Tag: 飛越泡沫時代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飛越泡沫時代 線上看-729. 草率緣分

小說推薦 – 飛越泡沫時代 – 飞越泡沫时代 “我很想要一台自己的音箱,但母亲不同意买。刚好那时,常看的少女漫画在征集形象小姐,获胜的奖品就是一台音箱,所以就瞒着家里偷偷去报名了。” “我家的家教超~严格的!”浅香唯拉长声调。为了配合这句话,还特意皱起脸,做了个苦相。 这副模样,再加上一米五的小个子,活灵活现的一个小学生。 今天的录音进行过一轮,岩桥慎一夸奖坂本冬美状态找得好,三言两句,功劳落到慷慨分享了扮偶像经验的浅香唯头上。 休息的当儿,浅香唯话匣子一开,喋喋不休,聊起自己的入行契机。 “就说浅香唯这个名字吧,岩桥桑读到的时候没有觉得很奇怪吗?”浅香唯自己吐自己的槽。 她不说还好,一说,岩桥慎一心里默念两遍,忍俊不禁。 浅香唯的名字念“Asaka-Yui”,在日语里,痒念作“Kayui”,早上念作“Asa”,所以,浅香唯的名字如果读“Asa-Kayui”,意思就会变成“早晨(身上)痒”。 这个谐音梗还可以,一个类似“杜子腾”的名字。 自己吐槽自己的艺名——没错,她的本名叫做川崎亚纪,可见出道的时候,确实对当偶像这事不怎么走心。 “这其实是我参加选拔的那部少女漫画女主角的名字。”浅香唯解释。 说清楚了,又有点乐天派的告诉他,“所以,我是作为偶像出道了的漫画女主角哦!” 出身宫崎县乡下的浅香唯,刚上京的时候,连标准语都不会说,一张嘴就是宫崎方言,参加的节目播出后恶评如潮,被东京的观众骂作是粗野的乡下丫头。 过后,事务所派出专人,一点点纠正她的发音和语法,教会她说东京话。 这个一开始完全没有想过当偶像、误打误撞进了艺能界的女孩,除了好奇心,也许还有对家庭的逆反心理。浅香唯家教非常严,当星探上门时,全家一致反对她入行,反倒成全她义无反顾加入进来。 就这么着,从宫崎粗野的乡下丫头,摸索着成了第一线的偶像。 扮演的是“漫画女主角偶像”这个角色,这样的她,自然也有她展现偶像特质的窍门。 “之前商谈合作的时候,贵事务所还提到,浅香桑有转型制作摇滚风味的音乐。”岩桥慎一聊道。 浅香唯笑起来,“岩桥桑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她说,“被您用敬语,很不好意思。” “是吗?”岩桥慎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我是想要唱点有摇滚味的音乐……”她想了想,“就像ZARD桑那种程度就好。” 浅香唯看着岩桥慎一,大眼睛眨呀眨,“收到ZARD桑的制作人邀请,唱的歌还是ZARD桑提供,我超高兴的。” “过奖了。”岩桥慎一客气了一句。 偶像市场萎缩,有意识的偶像也都各做各的打算。入行时,浅香唯没想过当偶像,但还是小女孩时就从事这一行,现在也不可能再引退回家去当粉领族、过后结婚当主妇。 想转型、想摆脱偶像的标签,就要早做打算。 岩桥慎一这样又年轻、又有成绩的制作人,要接近他,难度低,回报高。事务所接下这次的合作时,浅香唯就在心里想过,趁此机会,跟他打好关系。 “我和阳子酱是同年同月歌手出道,”她跟岩桥慎一说些有的没的,热情聊天,“我比阳子酱早出道两天,不过,阳子酱红得更早。” 她大大咧咧,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边说,一边还去寻求南野阳子认同似的,看过去。 “啊。”浅香唯愣了一下,压低声音,“阳子酱睡着了。” 南野阳子支着一边的胳膊肘儿,正在打瞌睡。见她睡着,岩桥慎一也闭口不言。结果,室内安静下来,反倒让她醒了。 南野阳子眨了眨酸胀的眼睛,歉然一笑。 看这样子,多半又超负荷工作了。 “我们刚才正在说,阳子酱和我歌手出道的时间只差两天。”浅香唯若无其事,仿佛没有看到她狼狈的模样。 “嗯。”南野阳子微笑一下,“之后还演了同一个系列的电视剧。” “现在还一起制作同一首歌!”浅香唯元气满满,“所以,相当有缘分哦!” 这个“缘分”有够草率的。 可不管怎么说,有这个大大咧咧的浅香唯活跃气氛,南野阳子打瞌睡的事就被混过去了。从教坂本冬美怎么当偶像、再到给南野阳子打岔,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个子偶像,可不是真的傻乎乎。但也没有坏心眼。 休息时间结束,录音继续往下进行。 …… 十三号,中森明菜过生日。 一早,出门之前,她先和千惠子打电话。 电话拨通,中森明菜刚喊了一声“母亲”,先听到那一头千惠子热情的声音:“生日快乐哦!明菜酱!” 光是听声音,感觉到千惠子的身体状况和心情都不错。 “母亲!”中森明菜高高兴兴,向她道谢,“谢谢您在二十四年前的这天生了我哦!” 千惠子笑得爽朗,“是的,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过去二十四年了。那时,明菜酱还是个小小的、软绵绵的婴儿呢。” “我像明菜酱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大哥和大姐都已经出生了。”千惠子感慨。 中森家的六个孩子,现在只有明菜和明穗两个还没有结婚。一个是大明星,另一个据说还在当艺人,但也不知道都在做些什么,倒是常因为钱不够花去找父亲伸手。 中森明男个性不怎么样,但是拿明穗这个小女儿却没办法,时常周济她——不过,鉴于这个当父亲的一直从另一个女儿手里抠钱,不如说是中森明菜间接接济着妹妹。 中森明穗那么跟姐姐合不来,想要证明“自己是自己”,结果自始至终,从出道再到现在的沉寂,从未有过摆脱过这个姐姐的时候。 “明菜酱出生时,我二十八岁。” […]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飛越泡沫時代 起點-726. 中森露餡分享

小說推薦 – 飛越泡沫時代 – 飞越泡沫时代 通过石桥时,中森明菜走到一半,停下脚步,蹲在边上往下看。 石桥又短又笨,没有围栏。 “好深~”她探头探脑。 桃浦斯达好奇心旺盛,岩桥慎一就站在她旁边等着。中森明菜看够了,把手往他手里一递,拉着他的手站起来。 “晕乎乎的。”她苦着脸抱怨。 要是蹲得再久一点,还会更头晕呢。 不过,这点小烦恼转瞬即逝,她开始绘声绘色,描述自己看到了什么。中森明菜似乎是有种错觉,错认为岩桥慎一是因为恐高,所以不敢和她一起往下看。 她高高兴兴大说特说,岩桥慎一就听着,顺便先把她从桥上拉下来。 雨后的空气清新湿润,山里荡漾着草木的清香。阴沉中透着明亮的天空,衬得被雨水充分浸润过的植物格外青翠鲜亮。 山里虫鸣阵阵,博多织腰带上挂着的鸣虫笼子,和它们相互应和。 过了石桥,走出去没多远,中森明菜又在灌木丛前蹲下来,伸出手指,捏住一朵小花,“这是什么花?” 岩桥慎一摇头,她都不认识,自己更不可能认识。 不过,有没有答案也不重要。她好奇的手指在灌木丛里翻弄,手指上岩桥慎一送她的戒指,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灌木丛里同样不知名的一朵小花。 “戒指你一直戴着呢。”岩桥慎一看着她指间那一朵自己知晓名字的小花。 中森明菜理所当然的点头。 “上节目也戴吗?”他好奇。 “偶尔。”中森明菜站起来,把手举到岩桥慎一眼前,“戴的时候,还在别的手指上戴几个别的,那样就不会被特别注意了。” 她向岩桥慎一分享自己的小窍门。 岩桥慎一瞧着她这副又像是没心没肺、又似是无可奈何的天真模样。 “我很喜欢这戒指哦。”中森明菜高高兴兴,“而且……” “而且?”岩桥慎一好奇。 她笑眯眯的看着他,开始久违的迫害猫环节,“现在先不告诉你。” “唉。”岩桥慎一叹气,“说一半留一半,这种事最让人觉得难受了。” 中森明菜不吃他这一套,打定了主意,不把那句话给说出来。把他留在原地,自己迈步向前,走了几步,远远看见一个大大的积水洼,先往旁边迈一步,做好避开的准备。 要是一脚踩下去,溅起来的水准得把袜子跟和服的下摆都给弄得湿答答的。 可是,等真的走近过去,看到积水里倒影出的天空与树木,她又停住匆忙忙的脚步,站在那儿弯下腰,看得津津有味。 穿和服的走不快,岩桥慎一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 “水里还有我。”岩桥慎一刚走过去,中森明菜就指着水洼里的倒影,笑着和他说。 他听了,也跟着她学,弯下腰,端详这个大水洼。 两个人的倒影,在水中叠成一个。 中森明菜哈哈大笑。笑够了,伸个懒腰,深呼吸一下,“走吧、走吧~” 走走停停,时不时被沿途的什么给吸引,一段不长的路,足足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离开了东京,在这里,中森明菜似乎对能见到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充满好奇心。 而对岩桥慎一来说,更为新鲜的,是这个孩子一样跑跑停停、为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发现也停下脚步的中森明菜。 斗 羅 大陸 外傳 …… 晚饭是在外面吃,伊东有山有海,时令物不少,席间颇为丰盛。可惜岩桥慎一还要当车夫,不能好好喝一杯。 他不喝,中森明菜也不愿意喝。明明是为了陪着他,就这样,嘴上还要赚点便宜,故意揶揄他,“当着制作人的面喝酒,可是会被骂的。” 真够记仇的。岩桥慎一失笑。略一考虑,不紧不慢,反过来回敬她一句,“阳奉阴违,只当着制作人的面好好表现,这样更不行。” “……” 中森明菜说不过他,“嘁”了一声,冲他皱起鼻子,“你还真摆制作人的架子啊。” “毕竟真的是‘制作人桑’。”岩桥慎一说。 制作人和即将被制作的歌手同游。感觉还行。 听他这振振有词的,中森明菜直发笑。拿起茶杯,从位子上起来,伸过去碰了碰他的茶杯,“知道了、知道了。制作人桑。” 过来度假之前,定计划的时候,岩桥慎一就提前打听好,预约了餐馆。 今天晚上,就他们两个在这儿。 跟个桃浦斯达谈恋爱,就算时不时被她招待一碗又软又香的饭,自己的荷包不够鼓也行不通。 两个人待在和室里,敞开的拉门,外面就是日式的庭院。 […]

6lv7s精品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712. 只差一步分享-jjl7t

小說推薦 – 飛越泡沫時代“动员约五万五千人,DREAMS COME TRUE野外巡演福冈站圆满结束!!” “女子乐队史上首次!PRINCESS PRINCESS武道馆三日公演决定!!” 星期一,报纸娱乐版面,不止有DREAMS COME TRUE的户外巡演第一场顺利完成的消息,还有PRINCESS PRINCESS七月份将在武道馆连续开三天演唱会的新闻。 上次,这两支乐队同时出现在同一天的报纸里,还是在两个多月之前,双方轮流占领单曲榜单第一名,联手把当红偶像和顶级偶像打到无力还手的时候。 这一次,一支刚完成了大型演唱会,另一支则准备冲击属于自己的记录:史上第一支在武道馆开演唱会的女子乐队。 一般来说,记录前面加的限定词越多,记录就越是不值钱。 武道馆这地方,先是有披头士在这里演出镀过金,滚石乐队也一度预定在此演出,对曰本的摇滚乐队来说意义特殊。 而在东京巨蛋投入商业使用之前,曰本最大的室内场馆就是曰本武道馆,因此,对歌手来说,在武道馆开演唱会,就成了跻身一线的证明。 从披头士最先在这里开演唱会起,二十三年间,国内国外无数歌手偶像乐队在这里演出,连续开十天的也大有人在。 但是,全女子阵容的乐队,确确实实只有PRINCESS PRINCESS这一支。 以岩桥慎一当初做女子摇滚音乐节的捉襟见肘,就知道一支人气女子乐队在曰本有多么的稀罕。 这个记录放在歌手们当中不怎么值钱,但对于女子乐队这一形式来说,却意义非凡。有在武道馆连开三天的底气,也就意味着有了跻身一线的人气与商业价值。 只要这三天的武道馆能圆满结束,PRINCESS PRINCESS的一线地位就稳了。 这和岩桥慎一让DREAMS COME TRUE开大型户外巡演来展示实力、人气、地位,基本上如出一辙。 只不过,他选的是实现自己跟美和酱的约定,而索尼那边选择了意义特殊的武道馆。 说到底,今年既是DREAMS COME TRUE爆红的一年,也是PRINCESS PRINCESS进入爆发期的一年。 而往更深处说,这两支乐队先是在单曲榜上携手痛殴偶像,现在又双双开大型演出宣告乐队热潮的到来。 对普通大众来说,不会去细分什么全女子乐队、女性为中心的乐队。在他们看来,首先是乐队、然后是女主唱的乐队。 異世自由行 良寬 人类的本质是咕咕、跟风、柠檬精。 东京的各家唱片公司们,面对这两支今年势头最猛的乐队,一边暗地里羡慕嫉妒索尼在乐队时代再度领跑一局,占得先机。一边决定减少、取消偶像的出道计划。 然后,准备跟在这两支乐队后面,抓紧制作乐队企划、加入战局。 …… “长户桑,到了。” 司机提醒了一句,长户大幸把注意力从手里的报纸上面挪开,转过头看了看车窗外,合上报纸。 接下了《樱桃小丸子》主题曲的制作权以后,最近这段时间,长户大幸一直围着那支计划中的限定组合努力。 被岩桥慎一给摆了一道,这件事固然令他气愤。但过后,长户大幸决意顺水推舟,反过来拿这支限定组合和这次的合作当饵,来为自己计划中的唱片公司铺路。 借着制作这支限定组合的幌子,他成功得到星辰事务所背后投资方的支持,介绍了星辰事务所的社长,并商谈决定,为选拔限定组合的三个和声女官,在模特们之间开个面试选拔。 今天,是约定好到星辰事务所这边来,进行一次小型面试的日子。 为了节约时间、直奔主题,星辰事务所那边,先进行了一次意向选拔。但出乎意料,有意参加组合的女孩比想象当中的还要多。 本来以为面试阶段有个十二人就不少,没想到,通过经纪人转达有意参加面试的模特竟有二十三人之多。 似乎是蒲池幸子和宇德敬子接二连三被唱片公司的制作人挑走,蒲池幸子还作为乐队主唱走红,那两件事给这些模特们带来了许多对于成为歌手的憧憬。 反正是去尝试一下,没有走红还能回去继续当模特,如果红了…… 专辑热卖,登上了时尚杂志、并且得到了一个专题的蒲池幸子,她的“走运”鼓动着女孩子们。 长户大幸尽管被岩桥慎一给摆了一道,但却也托他的福,平白多了十一个人的选择。 托他的福……才怪。 当长户大幸在跟星辰事务所的负责人接洽,得知蒲池幸子原本是星辰事务所的模特、现在经纪约也还是在星辰的时候,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那个蒲池幸子,相貌无可挑剔,长户大幸去听ZARD的唱片,她包揽了全部的作词,读她写的歌词,就知道她在用词遣句上,有着相当的天赋和独树一帜的风格。 和他期望当中的那个以女主唱为中心的乐队女主角形象完美贴合,但是,又和他构想的乐队的风格不一样。 […]

tn6e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txt-705. 計劃變化看書-l39bt

小說推薦 – 飛越泡沫時代“我说了奇怪的话吗?”岩桥慎一看她的反应,摸不着头脑。 看他迷迷糊糊的,中森明菜就越是觉得有意思,笑得更厉害。一边笑,一边引诱他,“你刚才说什么?” “什么?” 岩桥慎一被她牵着鼻子走,“说‘今天谢谢你’啊。” 中森明菜把他不明所以的表情看在眼里,憋着笑,“下一句、下一句。” “啊。” 岩桥慎一回过神来,叫了一声,“明菜桑。”但还是猜不着她在做什么。 “哈哈!”中森明菜笑得更厉害。 仿佛,此时此刻,她的笑点就长在这个“明菜桑”上面似的。中森明菜一边笑,一边想着上次岩桥慎一去母亲千惠子那里吃饭时,为那声“明菜桑”而笑的母亲。 今天是岩桥慎一的二十三岁生日。 平时总是那么稳重可靠,似乎比她还要年长个好几岁。但只有在生日这天,是真真正正的“年下君”。 “慎一君‘明菜桑、明菜桑’这么叫的时候,可有年下的样子了。”中森明菜边笑边说。 岩桥慎一无奈,提醒她,“我本来就比你小一岁吧。” “嗯、嗯!”中森明菜胳膊肘儿支着桌子,连连点头,选择性忽略了她这个年上的姐姐一点年上的样子都没有的事实,笑眯眯的看着他。 虽然知道自己也就只能在这一会儿,摆一摆年上姐姐的架子…… 但摆架子这种事,就是能摆一会儿就多摆一会儿。 “谢谢你的招待。”虽然被自认为年上姐姐的人摆了架子,岩桥慎一还是把话说完,“为我做了这么多,还都这么好吃。” “这么客气。”中森明菜用眼睛瞄他,忍俊不禁。 她托着下巴,盯着他看,“好吃吗?” 岩桥慎一点头,“可好吃了,不论哪一样都好吃。”他那一份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已经给出了答案。 得到这么个回答,中森明菜露出笑容。 “下个生日,还做给你吃。” 她在心里想了想,但又像是怕惊扰了这份幸福似的,选择把这句话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 吃完了饭,中森明菜把碗碟撤下去。岩桥慎一要帮忙,被她用胳膊肘轻轻推开。她一副要大显身手的样子,岩桥慎一也就老实退到一边去。 虽说如此,到底还是帮忙把桌子给擦干净了。他笨手笨脚拿起插着玫瑰花的水瓶,抱在怀里。擦干净桌子,又放回去。 这时,想起还放在玄关那里的Flower Rock,走过去,把盒子拿进来。在餐桌上拆开。中森明菜不知何时凑过来,看他拿出盒子里的东西,哈哈大笑。 “这是慎一君吗?”她精准无比,发现了长颈鹿的秘密。 而像是要回应她的发现似的,三个Flower Rock化的卡通小人儿开始晃来晃去。 岩桥慎一逗她,“你刚才也笑得太大声了。” “因为我就是这么的俗气又粗鲁。”中森明菜大大方方的,拿出她商店街孩子不怕喝热水的派头。 只要她不怕羞,岩桥慎一就拿她没办法,唯有照单全收而已。 三个卡通小人儿晃了一会儿,停下来。 中森明菜指了指咧嘴大笑的女孩,“这是吉田桑。” “嗯。”岩桥慎一点头,“会这么笑的人,除她之外可没第二个了。” 他嘴上挖苦吉田美和,但一听就知道他们两个关系好。 中森明菜好奇打量三个卡通小人儿,“吉田桑送了这个给你吗?”一边看一边笑,“吉田桑人真有趣。” 送定制的Flower Rock当生日礼物,不仅如此,在选择自己的卡通形象时,还选了一个咧着大嘴、全无形象只有笑得开心的女孩。 中森明菜从吉田美和挑选礼物的眼光当中,仿佛看到她那“被爱”的光环下,有着多么可爱的个性。 她心里小小羡慕了一下这样的吉田美和。 不过,坚决不气馁。拍拍岩桥慎一的肩膀,又进了厨房。刚才看到他拿着吉田美和送的礼物过来,心里好奇。热闹凑完了,到底不能忘记正事—— 岩桥慎一看她轻车熟路的进厨房,而自己在这儿坐着。仿佛厨房是她的地盘似的。 稍一等,中森明菜出来,手里捧着个小蛋糕,放到桌上。 比碟子大不了多少的一个小蛋糕,看着就像岩桥慎一刚才笨手笨脚拿起插花的水瓶那样,充满了新手制作、但却并没有翻车的痕迹。 直白一点,就是“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别的。但越是看着没什么特别的,反倒说明它是特别的…… “这个也是自己做的吗?”岩桥慎一看看这个有点笨拙的蛋糕,再看看她。 怪不得刚才不让他进厨房呢。 中森明菜小幅度的点点头,露出个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太笨了,做得不够漂亮。” “我倒是觉得挺不错的。” 岩桥慎一真心实意。看看她,问,“有带蜡烛过来吗?”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