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花嘎

好看的都市小说 緣定你 花嘎-第二百三十章 帶你離開相伴

小說推薦 – 緣定你 – 缘定你 门开,一股怪异而又呛人的气味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连续服用了五天、八颗臭药丸的司华悦,鼻子仿佛都带有过滤功能了,对一切的刺鼻气味免疫。 但身后的武警可受不了,他可不像姜所长有防护服遮挡,这气味直灌进他鼻腔。 他猛烈地咳嗽了两声,然后退守到门旁,没有随司华悦进入房间。 司华悦巴不得他退回地面。 室内光线充足,迎门是一面宽大的LCD液晶拼接墙,上面是一个个监控分屏画面。 司华悦诧异地看着这个监控屏,居然在里面找到了他们那一层,隐约还能看到仲安妮和李石敏的身影在移动。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这里的规模如此宏大,这些天她一直以为只有他们那一层。 都市 最強 仙 帝 原来这里跟地面的楼层一样,分隔出好几层。 查理理的房间地面上摆放了很多机械零部件和电路板等物品。 外行人乍一看感觉凌乱,而实则是按照型号大小井然有序地摆放着。 零件之间有空隙,但仅够查理理那样的小码脚踩进去,像司华悦这样的大脚板根本无处落脚。 查理理此刻坐在室中央,屁股下垫着一个棉蒲团,身周堆满了零件和电路板,还有一些司华悦根本就看不明白的机器设备。 类风湿和钙流失,导致他的手指骨变形,但却并不影响他的手速。 他手里拿着一个类似于焊把手一样的东西,正在焊接两块薄薄的金属板。 室内的气味就是这样形成的,换气系统换走的是烟雾,气味却萦绕在室内,一时半会儿散不尽。 查理理不时停下来,歪着他那硕大的光头思索一下,翻转检视一番手中正在制作的东西。 他全神贯注于手头上的制作,根本没有发觉到门开,更加没有留意到驻足在门口已经快两分钟的司华悦。 一个苍老怪异的儿童,散乱一地的机器零件,一面大大的监控屏,还有墙角堆放的一堆坏掉的机器人。 眼前这副画面很奇特,也很美,不过是一种色彩单调而又冰冷的美,有一种科幻的既视感。 司华悦的到来,给这科幻的画面注入了柔和的温度,增加了美感和立体感。 如果不是因为姜所长只给了她十分钟的探视时间,她会一直这样看下去,直到查理理自发地发现她的到来。 她慢慢蹲下身,尽量让自己的高度与坐在地上的查理理没那么大的差异。 “查理理!”她放轻声音,怕惊吓到专注的查理理。 谁知,查理理已经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中,压根没听见司华悦的声音。 门外的武警要么是受不了臭味,要么是不想司华悦的声音被其他犯人听到。 他扭头对司华悦说:“你可以关上门说话,一会儿我会通知你离开。” 这正中司华悦的意,她忙不迭地起身并反手关上门。 “嗨,朋友,我来了!”再次蹲下身,司华悦稍稍抬高音量,冲查理理喊了声。 侧对着她坐在地上的查理理手上的动作一滞,扭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瞅了眼。 他以为是自己太累,又或者是缺乏睡眠而出现了幻觉,低头继续他的制作。 来送饭的人从来都是将饭菜放到门口便离开,不会跟他多说一句话。 即便他上一顿忘记了吃,让他们几次三番地来回用热饭换冷饭端回去。 每天他能听到的人声只有来送药的医生,也只有两个字:“吃药。”甚至连一个动态助词都不愿意多说。 这里的人都这样,每个人都埋首于自己各不相同的研究。 他们的脑细胞都倾注在研究上,而非聊天、应酬或者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的谋略上。 久而久之,他们的社交能力都在原始化。 但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研究出一种领航世界医学界前端的新药,或者攻克某一种全球无解的疑难杂症。 “喂!查理理,你不认识我了?”司华悦再次将音量抬高,她很确信他刚才抬头时,已经看到她了。 可他也仅仅是看了她一眼,没有打招呼,没有起身,继续他原来的姿势、原来的动作。 刚从地面捡起一个镀镍梯形螺纹,听到司华悦的声音。 叮的一声,他手里的小螺丝从指间滑落。 他泛着红血丝的眼睛慢慢瞪大,脖颈像落枕了似的僵硬地转动。 直到他的视线与司华悦的对上。 啊—— 他像活见鬼了似的大叫。 […]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緣定你 花嘎-第二百二十七章 命不久矣推薦

小說推薦 – 緣定你 – 缘定你 查理理今年十三岁,申国刑法对刑事责任年龄的界定是已满十四周岁,也就是说,他现在处于免于负刑事责任的年龄段。 “我听我哥说,你今年刚十三岁。”司华悦说。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查理理的聪明尽在眼神中流露,太聪明的孩子都很敏感,尤其是像他这样的。 “我的情况特殊,所以……” 话还没说完,一阵嘀嘀响从他的衣服下传出,查理理单手伸入脖颈,掏出一条锁骨链。 链子上挂着一枚一块钱钢镚大小的金属牌,声音就是从这牌子里发出的。 “我必须得马上离开,不然我就出不去了。”查理理慌忙道别往外走。 司华悦和仲安妮紧跟其后,“你什么时候能再来?” 查理理个子矮腿也短,行走的步速自然没有个高腿长的两个女人快。 “我……不知道,回去后,我看一下他们有没有给我安排任务,如果有的话……” 对司华悦的这个问题,查理理有些难于回答。 “怎么?他们不仅关押你,还要剥削你的劳动力?” 司华悦有些恼火,这不仅是个孩子,还是个身体有疾病的孩子啊。 “没有,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是我自己要求做的,我不能在这里白吃白住。”查理理说。 司华悦看了眼仅到她肩膀位置的苍老小男孩,他懂事得让人心疼。 送到第二道门,查理理忙喊停,展示了下他的金属牌,说:“别送了,回头你们进不来这道门的。” 司华悦这才惊觉,原来他那金属牌的主要功用不仅仅是提示时间,而是用于进出这一道道的门。 看来,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样,这里的人对他还挺信任和宽容的。 看了眼仲安妮,查理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问:“我能握下你的手吗?” 仲安妮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请求,忙向他伸出右手。 查理理却并没有握住她的手,而是伸出食指,在她的手背肌肤上摩挲了两下,极轻,极认真。 司华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隐约发现查理理苍白瘦削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丝血色。 “你的手没有你的眼睛好看。”查理理说完,逃也似的走进第二道门。 身后传来司华悦的声音,“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下次再来,不要这么拘束!” 仲安妮有些蒙圈,翻转了下自己的右手,像是问司华悦,又像是自问地来了句:“是吗?我怎么觉得挺好看的。” 查理理没有要求看司华悦的手,这让司华悦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嫉妒和吃醋的滋味,很奇妙。 听到仲安妮这么问,她直接打击道:“你的手跟重体力劳动的爷们似的,看看你的拳茧,硬得像石头。” 仲安妮一听不乐意了,抓起司华悦的手与她的手凑到一起比对,“你也没好到哪儿去!”她哼了声。 已经走远的查理理扭头看到这一幕,虽然不知道她们俩握着手干嘛,但司华悦刚才那句话,让他的眼神亮晶晶的。 朋友?于他而言,是一个多么陌生而又遥不可及的存在! 虽然台阶两侧的墙上有壁灯照明,但他依然习惯数着台阶往上走,这样感觉不那么累,这样感觉距离自己的“监室”没那么远。 只因为他腿短,加之骨质疏松,路走多了,第二天就会下不来床。 除了从地面到第一层的台阶是46层外,其他层之间的台阶数均为三十级一层。 一共六层,每一层里都住着等级不同、职业不同的人。 他们都是不能见光的人,他们都是身份高贵的死囚。 御天神帝 有的是从别的地方送来的,有的是虹路的已决犯。 他们曾经都是风光无限,前途无量的高级知识分子。 他们都是辜负了大家和小家精心栽培的人。 他们的余生就是将毕生所学贡献出来。 他们在这里的待遇很好,除了没有自由。 每一层的人都以为只有他们这一层,他们并不知道这里还有等级和职业的划分。 越往下,等级越高,头脑越发达,研究的项目越机密。 所以,住在一百零六级台阶那一层的监室里的查理理,属于中层人士。 他跟所有人不同,其他人都是住在钢化玻璃的透明监室里,只有他是住在一间像极了宿舍的监室。 据说这里当初是准备做监控室用的,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监控室改到了别的地方。 别惹爷儿 下 这里就被他捡了个漏,成了他一个人的小型科研室。 整个地下实验基地,除了顾子健、姜结实、巡逻武警和查理理外,没人知道这里一共有多少层,都分别是研究什么项目的。 查理理来这里已经四年多了,从进来的那一天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余生将在这儿度过。 […]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緣定你笔趣-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是犯人

小說推薦 – 緣定你 – 缘定你 枪扛着,不是端着,虽是一个夤夜造访的不速之客,但从他的肢体动作上能看出,他并非是带着恶意而来。 就算他有恶意,凭目前的姿势和距离,司华悦有十足的把握在他作出射击动作以前将他制伏并把枪抢过来。 因为她已经猜出这个老人的身份——查理理,司华诚让她想办法找到的人。 一个病人,随时会死的病人,身高不足一米五,看身形,体重不会超过二十公斤。 仲安妮被司华悦挡在床里面,隔壁李石敏的警觉性也非常高,此刻已然下床走过来,隔着玻璃墙一脸戒备地看着一身黑衣的查理理。 “你还真敢来?”司华悦想起白天对卡卡龙说的话,说要跟他比试拆装.枪的速度,凌晨这家伙居然就扛着枪如约前来。 “你是司华诚的妹妹。”查理理的声音苍老得让人听了心头忍不住涌起一股哀伤。 许是受这声音感染,司华悦没有因为他的不答反问而有任何的不满,“是。”她说。 查理理脚步移动,坐到白天司华悦输液时坐的那把椅子里,将枪横置在大腿上。 “他好么?”微垂首,他哑着嗓子问。 从司华悦的角度看过去,感觉像是谁脱了件黑衣服随手丢在椅子里,根本看不出是个人坐在那儿。 趁他转身之际,司华悦抬起手腕,将腕表的时针调到十二,在心里默数着时间。 查理理的声音是哀伤的,浑身散发着一种沉沉的孤独感,让人忍不住想去安慰他,给他一份人类该有的温暖。 “不太好。”司华悦沉吟良久才如实回答。 回答他的问题的同时,她已经将时针调回原位。 自从知道刘笑语是他的亲生母亲,司华诚就仿佛刻意在疏远曾经的家人。 三十四岁了,结婚四年多了,却依然过着丁克生活。 褚美琴是一个豪门贵妇,但也是一个宗族社会的俗约还滞后在脑袋里的普通妇女。 在她的眼里,丁克就是背德,她接受不了司家无后。 所以,司华悦就被推到了繁衍后代的前沿,招婿便被正式提上了日程。 那天在电话里,司华悦跟司华诚提起“卖身契”的话题时,她明显听出了司华诚语气中的落寞。 她的家很大,成员却很少;故事很多,司华悦了解得却并不多。 她只是凭直觉认为司华诚过得并不开心,以前没人向她提问过这个问题,而今细细想来,司华诚身上似乎还隐藏着很多秘密。 “我……想他了。”查理理往椅子里缩了缩,这句话说得很艰难。 司华悦想起司华诚跟她提起过,这人曾是一个自闭症患者。 眼下看来,他的病症似乎并不严重,只能算是一个不善交流的内向性格的人。 手机在盒子里振动,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 司华悦抬眼看向查理理,问:“我哥的电话,你方便接吗?” “不能……不方便。”查理理倏然抬头,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渴盼,但却拒绝了。 光线充足,距离又很近,他这一抬头,司华悦和仲安妮俱皆一愣。 阔而突的前额上散乱着几缕粗厚的黑色发丝,稀疏的眉,塌陷的鼻梁,平瘪的嘴唇紧抿。 面颊凹陷,肤色苍白毫无光泽,脸上的褶皱如沟壑交错。 但那双凹陷在皮包骨的脸上的眼睛却清澈得像一泊湖水,这湖水中有孤独、有渴盼、有害怕,有各种无法言状的情绪纠结在一起。 “那好,我接,但我知道他不是找我,我应该怎么跟他说?”司华悦起身走到桌边,从盒子里拿出手机。 “你……就说我刚离开了。”查理理殷切地看着司华悦手里的电话,说出口的话却落寞而又坚定。 他的神情和语气让司华悦陡然一凛,有生以来第一次,她的情绪被一个陌生人感染到。 电话马上就要响到底了司华悦才接,“他刚走。”她直接说。 沉默了会儿,司华诚低声问了句:“他好么?”竟然是一样的问题。 “他……”司华悦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司华诚的电话来的不是时候,她还没有正式与查理理展开谈话,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看着坐在椅子里在认真听她通话的查理理,司华悦动容道:“他很孤独。” “知道了。”司华诚说完这三个字,便挂掉了电话。 查理理那张苍老的脸与司华悦放下手机的同一时间,再次隐藏到兜帽里。 “我不知道你是……司家的人,对不起,我不该……让我的机器人伤害你……” 他的话说得很不连贯,应是从未有过道歉经验,又或者太久没有与人正常交流。 真人 “该我向你道歉才对,你的机器人都被我给毁了。”司华悦很坦承,一堆机器人,她本不该下手那么重。 “没、没事,你不用道歉,那、那些都是小玩意儿。” 查理理受宠若惊地抬头看了眼司华悦,然后又迅速低头,他与众不同的容颜曾吓哭过路边小孩,他不想吓着司华悦。 “你怎么进来的?那些武警都不管你么?”司华悦将话题导向正轨。 “他们?”查理理抬眼看了眼外面的武警,说:“这里没人管我,他们知道我不会泄露机密,更不会毁坏这里的任何设备。” […]

gsbko火熱都市小說 緣定你 ptt-第一百九十章 尿牀-7fzrh

小說推薦 – 緣定你 – 缘定你 李石敏憋得呼吸都变得短促,司华悦和仲安妮没来以前,他还能拼力坚持着,可这见到人了,那股劲儿一过,只觉得下身一热,遗尿了。 开了闸的水,那可不是说关就能关得严的,痛并快乐着说的就是此刻的李石敏。痛的是膀胱,快乐的也是膀胱。 这泡尿在膀胱里发酵得时间有点长,气味很重,仲安妮和司华悦甫一进门就嗅到了。 司华悦没有立即掏出手机定位热感来源,因为返回单位的借口是手机落在病房,她得先把之前故意放在床头柜上的老手机拿起来做做样子。 “哎呀,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又尿床了?!”司华悦看到已经湿透的被褥和李石敏湿哒哒的裤子,故意扬声说了句。 李石敏欲哭无泪,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都半夜了。 “我去找衣服,李石敏,你赶紧把仲安妮抱洗手间去。”司华悦吩咐,她可不想去碰一身尿骚味的李石敏。 得亏仲安妮是个练家子,不然依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哪里能抱得动一个大男人? 李石敏窝在仲安妮的怀里,整张脸红得如同熟透的赤甲红。 进入洗手间以后,他忙睁开眼,还没等他说话,仲安妮笑着小声开解他:“你这泡尿尿得挺是时候,不然还真没借口进入洗手间掉包。” 李石敏讪然一笑,想解释,却又不知该怎么张口。 司华悦走了进来,将衣服丢给仲安妮,让他们俩快点清理干净彼此,然后调换过来。 她则拿出手机查看热源位置。 初始只有一个红点,距离她非常近,应该就是在特护病房区。 将地图一点点放大,终于,在护士站,她找到了那个人的位置,正在移动,看方向,是朝他们这里来。 “有人来了,速度!”司华悦没有回头,但余光却发现仲安妮正在帮李石敏调水温。 司华悦有些吃惊,虽然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发展得很快,可这,怎么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想想也是,当初仲安妮昏迷期间,清理身体,清理排泄物,只要李石敏在,这些活多数情况下都是他在帮忙干。 仲安妮这是趁机找平衡呢? 得,让他们俩互相看去吧,司华悦索性也不催促他们俩,紧盯着手机上移动中的红点。 病房门关着,但没有反锁,这里的门既不需要刷眼,更不需要刷指纹,拧一下门把手就开了。 笑天狼在病房里守着,本打算让它去走廊待着,担心那样会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随着手机上红点的靠近,洗手间外传来笑天狼呜呜的低嗥声。 经过上一次在重症区叫醒仲安妮,引来一大群医护围观的事件以后,笑天狼现在变得很懂规矩,轻易不叫,跟头哑巴狼似的。 现在能发出这种声音,表示那个红点给它带来了危机感。 这狼比热蚂蚁厉害,起码能分辨出敌友来,唯一不足的就是发现敌情的时间比热蚂蚁晚。 “诶,安妮,你醒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又变成植物人了呢!” 司华悦依旧背对着洗手间,冲着门的方向喊出这句话。 “我怎么了?”身后的仲安妮附言接腔,声音刻意伪装出一种疲惫感来。 “你先是晕过去了,接着就开始尿床,反复尿,这已经是第二泡了!幸亏有李石敏在,不然我能让你折腾死。” 先前伪装成仲安妮,李石敏外面穿的都是她的衣服,内里均是他自己的,包括内裤。 现在都尿湿了,只能先穿着仲安妮的。 全能 學生 而仲安妮在强忍着笑,是因为她给他穿的是一条蕾丝边低腰的,犹抱琵琶半遮面。 衣服是司华悦给找的,仲安妮怀疑司华悦是不是因为李石敏尿床而恶搞他。 “送你了。”见他想脱下来,仲安妮小声说。 李石敏脸上的温度刚恢复些,被她这一句带有挑逗意味的话一逗,再度变身赤甲红,周身皮肤都透着一层红晕,可见他是羞得不轻。 “速度,人已经在门外了,都啥时候了?还挑挑拣拣的,没让你光着屁股出去就不错了!”司华悦小声呵斥了句。 怎么听,怎么觉着她语气里透着幸灾乐祸。 李石敏无奈,只得快速将仲安妮给他的裤子穿上,两个人终于回归本来身份,不用那么辛苦伪装了。 而仲安妮则将该藏起来的衣裤都藏到事先准备好的垃圾袋里,该亮给人看的都散乱地丢在地上。 司华悦和李石敏一边一个,将仲安妮从洗手间搀出来。 而门,就在这时打开。 看清来人的脸,司华悦不免一愣,郑护士。 仲安妮被瘦猴男闷成植物人那天,林护士随之失踪,而眼前的郑护士急于找到林护士,被司华悦给忽悠打开了仲安妮的病房门。 当时她们都穿着防护服,郑护士根本就不知道忽悠她的人就是保安队长司华悦。 但司华悦却知道她,因为她那会儿戴着工作卡。 特护病房和重症区病房的医护各司其职,除非遇到紧急情况人手不够用才会互相借调,平时他们不允许串区。 郑护士一身护士服,这里不需要穿防护服,所以,她单手操兜很自然地走进了仲安妮的病房。 […]

2vylv都市异能小說 緣定你討論-第一百八十八章 專家推薦-x56ns

小說推薦 – 緣定你 – 缘定你 边杰和妇产科方主任都有自己的休息室,他们的休息室原本是一间单人病房,只不过里面的布置比冷肃的病房看起来要暖一些。 房间面积也就六七个平米大,此刻包括顾颐在内一共有三个人分坐在室内。 顾颐坐在床上,另外两个人一人一把椅子,分坐在桌前和床旁。 一 分 地 他们的坐姿都带着一份沉稳和内敛,分明是受过严谨训练的自律的人。 尤其是坐在床旁的人,浑身散发着冷严的气势,犀利的目光中透着慧黠与坚毅。 而坐在桌边的男人气势收敛得非常好,看起来沉静安然,但他眉间的两条皱褶,即便眉心舒展,也如沟壑般明显。 这是皱眉的表情出现得次数太多造成的,有人管这叫思考纹,也有人管这叫愁苦纹。 室内很安静,他们三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都在等——八点的到来。 贴心守护 顾颐的腕表摆放在床上,他瞥了眼,还有十分钟就到八点了。 402女生寝室 约定的时间是晚八点,这时,塞在耳朵里的无线蓝牙耳麦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来了,四个人。” “四个人?”顾颐疑惑地问了句。 “该来的三个都来了,有一个不认识,尾随在她们身后。” “男的还是女的?” “看不出来。” 顾颐看向坐在桌边的皱纹男,将床上的笔记本打开,调出医院的监控。 皱纹男凑上前,“咦”了声,习惯性地皱紧眉头眯起眼,良久才用不怎么确定的语气说:“应该是个男的。” 顾颐将那人的影像截下来,发送到一个邮箱,同时发出一句话:“查查这人是谁。” 一阵钥匙开门声过后,边杰当先走了进来,与他同时现身的,分别是仲安妮、褚美琴和司华悦,并没有那个尾随的人。 美 漫 之 黑手 遮 天 褚美琴的神情中带着明显的不满,并非是她不愿意协助警方破案,而是这带她来的人,和这个地方让她心情不爽。 再有就是这一身扮相。 她是一身贵族妇人的打扮,有些像是老上海百乐门里的歌女,一头烫染的假发,一身黑底黄花的旗袍。 脸上被顾颐派去的化妆师给化得像遗容,大白大红。 也得亏她身材保养得好,高贵的气质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模仿得出来的,不然这一身扮相扮不成歌女,会扮成个庸俗的妈咪。 她若不开口说话,与她同床共枕了三十多年的司文俊都认不出她是谁。 妆化完以后,她也没认出镜子里的人,自己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抱怨那个化妆师不给她好好化。 化妆师告诉她说,只有三个角色,是她自己选择的婆婆。 与亿万总裁同枕:早安,小逃妻 满树桃花 是的,三个角色,一个不正经的婆婆,一个不着调的儿子,还有一个病恹恹的孕妇,也是儿媳。 巅峰黑客 莫水 如果她要饰演儿媳,那仲安妮就是婆婆,司华悦饰演男人比真男人都像,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虽明知是为了隐藏身份才如此扮相,她也不愿屈了身份演个小辈。 仲安妮本就身体不怎么好,瘦津津的,肚皮上塞进个假体后,还真挺像一个临盆的病孕妇。 司华悦的扮相真叫一个难看,她身高在那,短发被焗成了黄色,她那妆化得真是一言难尽。 好在,她们三个人怎么看都不是本人。 化妆的过程中,她们仨了解到,原来这化妆师曾在《行尸走肉》里化过一季的妆,难怪把她们给化得像活死人。 幸亏不是《西游记》里的化妆师,不然她们仨此刻有可能就是狐狸精、白骨精和兕大王了。 “顾队长,你这是怀孕了?”褚美琴扭摆着腰身走进来,看到床上一身病号服的顾颐,没好气地揶揄了声。 […]

x9z0n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緣定你 愛下-第一百八十一章 請律師展示-g1pgo

小說推薦 – 緣定你在疾控中心的病床上躺了两天,回到家,司华悦被褚美琴强制性按在床上又躺了两天。 四天下来,该补的觉也补回来了,该补的营养也补全乎了,再躺下去,她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要转化成脂肪了。 再说了,还有一堆的人和事等着她去处理呢,哪里躺得住? 李石敏每天都要给司华悦至少打两遍电话汇报疾控中心那边的情况。 陈哥怕丢了工作,出院当天就赶回大昀了,临走前,跟司华悦通了个电话。 其实他是遭了无妄之灾,那晚他本不想进入别墅的,怕鬼。 可高师傅他们进去的时间太长,他担心会出事,就壮着胆进去看看,结果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司华悦觉得这人虽然跟高师傅一样胆小怕鬼,但人不坏,可交,便加了他的微信,顶着营养费的名义给他转了三千块钱过去。 好说歹说,陈哥才感激地收下。 而鲁佳佳却死活赖在疾控中心不走,非要见司华悦一面,确定她健康无虞才肯离开。 高师傅就更不用说了,他并不计较自己这次遇难是受司华悦连累,他只记得自己的命是司华悦救回来的。 哪怕耽误挣再多的钱,他也坚持留下来见上司华悦一面再回去。 由于他们俩被转到了外面的特护病房,高师傅的爱人也从大昀赶来了,还带了一大包她娘家当地的土特产。 司文俊听说这事儿后,吩咐武松亲自开车去疾控中心将这三个人拉到大豪。 大豪那晚被毒袭事件过去没多久,就有人开始陆续搬离。 真正体现了越有钱越怕死的精神。 房价依然在下跌,通过房产中介的协商,司文俊抄底以九千万的价格买下了与他家距离最近的两栋别墅。 司文俊家在大豪属于楼王的位置,与他家毗邻的两家各方面条件自然也不差。 司文俊之所以同时买下两栋,一栋是给司华悦将来当嫁妆备下的。 而另外那一栋,本想着给司华诚的,结果司华诚不搬,他年纪轻轻却很念旧,不想从自小长大的别墅里搬离。 这样一来,那别墅就闲了下来,司文俊和褚美琴一商量,干脆当员工宿舍用。 武松自然不可能与司文俊夫妻分开,搬进新买的别墅里的分别是唐老爷子一家和范阿姨。 本来想把李自成给留下当自家人的,可他更喜欢跟范阿姨和唐晓婉在一起,便也就随他去了。 肥田仁医傻包子 袁禾依然跟司华悦同住在三楼,一楼又闲置了下来。 高师傅和鲁佳佳与司华悦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一直以来,司华悦从未在他们面前摆过有大小姐的架子,很随和,也很平民。 跟司华悦在一起他们很随意,言行举止没有任何拘束。首富之女跟司华悦的名字一样,于他们而言没什么深刻的概念。 可进了大豪别墅区以后,尤其是进了司文俊这个富丽堂皇得几可媲美皇宫一般的家以后,他们才真正领悟到那句话——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 无论司华悦重复多少遍“随意些,就当自个儿家一样”,他们三个人依然放不开手脚,人生头一次感觉两只眼珠子不够使的。 他们哪里知道,能动用武松亲自接的人,在奉舜扒拉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司文俊邀约他们来,自然是对他们各自的底细了解得非常清楚。 高师傅这一生就跟在白纸上画好了几条粗细不等的线段一样,规矩而又大众化。 他小时候是在车里长大的,他的父亲是国企里的司机,早些年他曾作为接班人,进了那家国企,可体制改革后,那单位被并购了。 九十年代开始,出租车行业非常火,他借钱买了辆二手出租,挣了些钱。 高师傅别看外表老实本分,却是一个车技高超的老司机了,武松的车技怕是都在他之下。 豪门热婚 他这一生没别的爱好,就是车,各种车的性能他几乎都了解,因为他还有一个弟弟在车行工作。 冰冷公主的櫻唇之戀 再来说他的爱人,江华灵,她早些年也是在那个国企里工作,是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下岗后,自己经营过小卖店、餐饮店,也摆过地摊卖过衣服。 大军阀 现在在家政公司挂职,谁家有需要钟点工、保姆、清洁工啥的,她被安排到了就去干,有时候人手打不开点的时候,她还替过医院陪护。 他们唯一的儿子明年就大学毕业了,夫妻二人目前的负担还比较重,因为不光要供儿子上学,双方还有老人需要养。 有钱人的世界穷人不懂,穷人的困苦,有钱人也未必能懂。尤其是像司文俊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三代。 都说富不过三代,眼下看来,司文俊家不会应了这魔咒。 再来说说鲁佳佳,之前有提过他的家世,一个被命运打倒的悲剧人物代表,一阕不振、自甘堕落。 如果说他有什么特长,那就是耍嘴皮子、耍心眼子、耍女孩子。 这人头脑不是一般的灵活,可惜没用在正途。 生活所迫,他对钱有着高到变态的热情,他一生不忠于党、不忠于国家和任何一个人,只对钱忠心耿耿。 他并非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他缺的是机遇,为了钱,他能吃苦,能耐劳,能突破任何做人的底线。 司文俊家最不缺的就是钱,最缺的就是对钱忠心的人。 司文俊之所以将他们三人请来家,主要的一个原因是——鲁佳佳和高师傅身上有司华悦的血。 “你们可以考虑下我的安排,傍晚六点以前给我答复,如果还是坚持要回大昀,我会派人送你们走。” 网游之黑夜传奇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