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正德崛起

精华玄幻小說 正德崛起笔趣-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美人計?相伴

小說推薦 – 正德崛起 – 正德崛起 可是就这般不以为意的刘瑾。 在他的目光正在那里四处乱扫的时候。 忽然看到了一道感觉有些熟悉的身影。 没想到能在此地见到相熟之人的刘瑾。 顿时收起了自己四处乱看的目光,定睛朝着来人望去。 当他的目光在看清楚来人的样貌后,神情变得惊诧不说,眉宇之间更是遍布激动。 接着更是猛的一夹马腹,驱使坐下的骏马,快速朝着对面策马行来的一队人马奔去。 刘瑾快速向着城门疾驰,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跟在一旁的孙指挥使,更是在眺目的瞬间,认出了城门处纵马赶来的身影 魏国公! 居然是魏国公! 没想到魏国公会亲自出城迎接的在孙指挥使,顿时也瞪大了眼睛,眉宇之间更是布满了惊诧和惊喜。 接着在稍稍呆滞之后,一边让手下兵丁告知车队众人,一边一扬马鞭,快速的朝着魏国公的方向奔驰过去。 最先发现魏国公身影的刘瑾,此刻已经到达了魏国公的近前,因为双方都在马上,再加上刘瑾身为太子殿下内侍,身份地位也非一般寻常太监所能及的缘故,刘瑾并未翻身下马,而是在马上拱手躬身对着魏国公行礼道: “刘瑾参见国公大人!” 魏国公自是认得刘瑾,眉宇之间遍布笑意的同时,话语爽朗的答道: “刘公公客气了,让本公没有想到的是,太子殿下竟然舍得将刘公公你派出来。 仅此一举,就可看出太子殿下对于这高丽一事的重视啊!” 刘瑾听闻此言,面上顿时一喜,心中窃喜不已的他,笑呵呵的说道: “国公大人谬赞了,太子殿下对于高丽一事重视是不假,但是却和咱家前来没什么瓜葛,咱家只是太子殿下手下的一个奴婢,他老人家怎么吩咐,咱家这身为奴婢的就怎么做就得了,所以国公大人这般谬赞,咱家实在是不敢接受啊!” 魏国公听闻到刘瑾这般说辞,哈哈一笑之后,直接说道: “殿下身边的常侍,刘公公谷公公,此乃满朝文武人尽皆知的事情,刘公公就不要太过自谦了。” 刘瑾听到魏国公这般一说,心情开始变得越发愉悦起来,嘿嘿一笑之后倒是也并未继续多言下去。 而在两人这般客套的时候,孙指挥使也已经纵马赶到了近前,他可不敢像刘瑾那般,快马奔驰到了魏国公近前的他,根本没有耽搁,直接翻身下马,跪倒在了魏国公的马前,开口高呼道: “卑职辽东都司指挥使孙大伟,见过国公大人!” 相对于在看见刘瑾时的笑面以对,魏国公在看到孙指挥使的时候,神情虽然还算温和,但是却已经变得威严了许多,见到孙指挥使行礼的他,先是朝着刘瑾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之后,方才转过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孙指挥使,开口说道: “孙指挥使护送辛苦,快快请起就是!” 孙指挥使听闻到魏国公的话语,高呼‘谢过国公大人’的同时。 也慢慢的站起的身形,接着站立一旁,等待着魏国公的指示。 魏国公的目光从孙指挥使身上移开,转身冲着身后的一名将官呼喝道: “孙文斌,你领着孙指挥使前去落脚之地休憩!” 韩娱之暴风天团 “末将遵命!” 伴随着魏国公的命令下达,在其身后顿时就是一声呼喝传来。 接着孙文斌就上前,示意孙指挥使等一众车队,朝着城中的方向行去。 而与此同时,后面得到消息的东宫讲师和一众教坊司众女,也纷纷听到了魏国公前来迎接的消息。 这般情形之下,无人敢再继续坐在马车之中,所有人全部下车的同时,更是顺着前行的车队,步行朝着魏国公的所在行来。 魏国公在最初的时候,看到马车之上的众人纷纷走下马车,也只是随意一瞥罢了,根本就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自己的身份地位在这里放着,马车之上的人下车前来拜见,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但就是在这随意的一瞥之中,魏国公突然露出了惊诧的神情,因为他忽然发现,在这后续下车的众人当中,居然还有半数的女子! 而且看那些女子花枝招展鲜衣靓丽的模样,顿时就让魏国公联想到了某个地方的女子,见到这一幕的魏国公,神情开始变得疑惑,在呆愣了几息之后,干脆转头看向一旁的刘瑾,开口问询道: “刘公公,那些女子……” 魏国公的话语说到这里突然中断,一脸疑惑看向刘瑾的他,等待着他能将自己还未说完的话语继续下去。 骑马陪在一旁的刘瑾,听闻到魏国公的问询之后,顿时就露出了一个愕然的神色,未回答魏国公问询的他,而是出言反问道: “敢问国公大人,太子殿下在之前没有给您下什么密旨,解释这其间的种种吗?” 魏国公听闻此言,神情顿时开始变得疑惑,直接回答道: “太子殿下之前送来旨意,将本宫配合吾等行动,同时以军户的制度,管控整个高丽的上下百姓,说刘公公您将率领一支缉查行伍在各处缉查,至于那些东宫讲师是开堂授学,后面还说会有一支宣传大明官话的队伍。” 说到这里的魏国公,突然瞪大了眼睛,眉宇之间遍布惊诧不说,转头冲着刘瑾哭笑不得的问询道: “刘公公,该不会她们这些女子,就是那支宣传大明官话的队伍吧?” 刘瑾嘿嘿一笑,对着魏国公拱了拱手之后,笑颜道: “国公大人分析没错,这些女子就是那支用来宣传大明官话的队伍。” 魏国公听闻此言,惊诧的神情没有丝毫缓解不说,反而开始变得越发疑惑起来。 […]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正德崛起 何氣生財-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分批出城!相伴

小說推薦 – 正德崛起 – 正德崛起 赵忠档头三步并作两步。 快步跑到了轿子面前。 见到轿子旁边小太监那卑躬屈已的模样后。 干脆不再疑他,到了近前就直接跪倒在地,冲着萧敬行起礼来: “卑职赵忠,见过萧公公,卑职来的迟了,还请公公责罚!” 坐于马车之中的萧敬,听闻到外面传来的动静,轻轻动了一下轿帘的同时,对着轿子外面呼喝道: “其他人先给咱家躲到一边去,赵忠,你上前来!” 轿夫和一众东厂探子,在听闻到萧敬的话语之后,快速离开轿子周边的同时,更是将轿子远远的围在了中间的位置。 而跪在地上的赵忠,在听闻到萧敬的命令之后,顿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朝着左右看了看,见到其他一众轿夫探子已经退到了一边之后,赶紧躬身向前,快步走到了轿子门帘前,站定之后,冲着轿子轻声说道: “厂公大人,卑职赵忠来了。” 轿子之中的萧敬,听闻到外面的动静之后,对着站立在外面的赵忠档头开口吩咐道: “赵忠,你速速带人南下,去查探南直隶督察院左都御史李士实的所在,看他现在身在何方,可否去过天津卫!” “卑职遵命!” 赵忠当有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在听到萧敬的吩咐之后,还是赶紧躬身应是。 而在赵忠档头的话音刚落之后,萧敬的话语声,又开始在轿子之中响彻起来。 “另外尔等此去也要好好查查,这李士实和宁王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卑职遵命!” 赵忠档头听到这里,神情已经开始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不过纵使这般,赵忠档头却不敢露出丝毫犹豫和不愿的模样,乖乖应是之后,等待了片刻的他,见到轿子之中再无其他的声音传来后,试探着问询道: “厂公大人,可否还有其他的命令?” 轿子之中一阵沉默,萧敬也在沉思考虑,这件事情是如他现在决定的这般偷偷调查下去,还是禀明皇上,请示过后再做决断。 就当他思虑的时候,轿子外面突然传来了赵忠档头的问询声,萧敬眉头皱了一下之后,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的他,干脆最后还是决定,先行查探就是。 否则一旦此事被朝臣获知,自己号令东厂所属,在调查已经致仕的正二品大员,那些朝臣不群起而上奏才是怪事,一想到被满朝文武参奏的情景,萧敬还是决定暂且暗中调查一番,真若确定了心中所想之后,再广而告之也不迟。 有了这般打算的萧敬,在一阵沉吟之后,对着外面出言问询的赵忠档头开口说道: “没了,就这些事情,尔等速速去办就是!” “卑职遵命!” 躬身站立在轿子外面的赵忠档头,听闻到萧敬的话语之后,躬身应是之后,倒退着朝着后面走了几步,接着转身快步朝着自己的骏马走去,翻身上马之后,立刻朝着正阳门的方向奔驰而去。 原本躲在一旁的小太监,见到赵忠档头已然离开之后,一路小跑着跑回到了轿子的旁边,躬身奏报道: “启禀萧公公,赵档头已经率人离开了!” “咱家听到了,我们也回宫吧!” “奴婢遵命!” 小太监躬身应了一声之后,直起腰身的他,对着站立在远处的一众轿夫和东厂探子挥了挥手。 众人在得到小太监的指示之后,顿时各归其位,原本停在路中间的轿子,又开始启程朝着皇城的方向行去。 …… 永定门前。 注定一生只爱你 忆梦灵 赵忠档头率领着手下探子,快马加鞭开始朝着南方奔驰而去。 而在京师之中,一众东厂探子的搜寻,还依旧没有停止的架势,在经历萧敬的怒火之后,原本还是在街道之上走访的东厂探子,也开始挨家挨户的砸门辨认起来。 东厂的一应变化。 自是被盯梢的李士实手下看个清楚。 当李士实听闻到手下传来消息的时候,长长叹了一口气的他,冲着一旁满面伤痕的王立东看了一眼,目光在其脸上的伤痕处停留了片刻之后,出言问询道: “王立东,那些破相的手下,如今是什么情况,他们的康复进度,和你相比可有差异?若是现在让他们分批混出城门的话,有可能吗?” 站立一旁的王立东,听闻到李士实的问询之后,神情微微有些黯然,不过这般模样,也只是转瞬即逝而已,很快恢复正常的他,快速的回答道: “禀告大人,剩下的那些兄弟,大部分都和卑职的这般情况无二,基本已经恢复正常并且看不出本来的容貌,但是在这其间,还是有些人的伤口一直溃烂不好,到现在也没有彻底康复。 至于您让他们分批出城的话,其他的人应该都没有问题,唯独那些伤势一直未痊愈的,到最后可能会麻烦一些。” 李士实听闻到王立东的话语,没有顿时一皱,在一阵沉思过后,冲着王立东安排道: “不管那么多了,能出城的就想办法分批出城吧,要不然这东厂的探子一旦察觉到京师之中破相之人太多的话,少不得也要起了疑心。 万一那帮家伙不管不顾,将这些破相之人全部走进东厂诏狱的话,到时候弟兄们的痛苦,岂不是白受了?” 王立东听闻到李士实的话语,躬身应是的同时,出言答道: “卑职马上就去安排。” […]

精品言情小說 正德崛起笔趣-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小四,你來吧!鑒賞

小說推薦 – 正德崛起 – 正德崛起 徐宁心有余悸。 要知道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 他就已经累成了眼前那般模样。 若是继续这般持续下去的话,后面的训练如何,徐宁虽然还没有经历,但是其困难程度,徐宁却已然可以猜测到了一些。 此刻的他,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就要面对更为困难、更为苛刻的训练后,心中暗暗叫苦的同时,对于方才那个问题,也越发想得到姜三总兵的回答起来。 姜三总兵听到徐宁的问询,眉宇之间瞬间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曾经过往所经历的一切,又开始渐渐浮现在眼中。 几息之后,姜三总兵在深吸一口气后,方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还在等着自己答案的徐宁,缓缓开口说道: “我们当年和你们一般,不过相对而言的话,本将还是认为,当年我们所经历的,要比你们眼下更为苛刻,更为辛苦一些。 都市之王 再加上当年这些东西对于我们而言,全部都是从未见过的缘故,说出一件事情也不怕你笑话。” 姜三总兵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眉宇之间出现笑意的同时,冲着面前的徐宁继续说道: “当年的殿下,也是颇好军伍,在他训练我们之前,你知道我们在和太子殿下干什么吗?” 徐宁听闻到姜三总兵的问询,眉宇之间顿时露出了诧异的神情,讪讪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姜三总兵拱手说道: “姜三总兵,这问题末将怎么可能答的出呢?” “你随意猜,往不可能的方向猜!” 姜三总兵似乎是想到了乐事一般,也有意缓和一下他和徐宁关系的姜三总兵,根本未停下这个话题,就着徐宁所言,继续出言催促。 站立一旁的谭小四,在听到姜三总兵的话语之后,也陷入到了过往的回忆之中,那时候的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兵丁,可是谁曾想到这么短的时间过去,他已然成为了一个万人之上的副总兵。 想到这里的谭小四,心中感慨万千之余,也将目光转到了面前的徐宁身上,看看他到底能才想到什么。 秀色可餐 夫君 請 笑納 站在另一边的徐宁,原本是八卦之举,可是谁料到姜三总兵居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三界逍遥神 秋风揽月 而且居然还发展到了不回答不行的地步,甚至就连一旁的谭副总兵,此刻也是将目光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见到这般情形的徐宁,眉头微微皱起的同时,更是在心中快速琢磨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 就这般纠结了几息之后,徐宁看着面前还在等着自己答案的两人,有些心虚的笑了一下之后,试探着问询道: “太子殿下在和你们讨论军伍之事?” “不是!” “太子殿下在检阅你们训练的成果?” 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 “不是!”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姜三总兵,末将实在是猜不出来了,你就直接告诉我答案就是。” 姜三总兵听闻到徐宁的问询,嘿嘿一笑之后,一脸感怀的他,刚想将实话说出,可是真正到了这时,姜三总兵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要是将和太子殿下一起玩竹马的事情说出,届时一旦传扬出去,坠了太子殿下的声威,这…… 想到这里的姜三总兵,眉头一皱之余,在看向徐宁的目光,顿时开始变得尴尬起来,讪笑了两声之后,姜三总兵还是决定这个话题就这般终止为妙。 “那个……徐大人,你今天的训练如何啊?可有什么收获?” 徐宁正在等待着姜三总兵的答案,哪想到他直接话题一转,跑题跑到了训练和收获一事上面,听闻到这句话语,徐宁的神情在愕然之后,虽然还是想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但是面对姜三总兵的问询,他还是乖乖答复道: “禀告大人,今天若说是收获的话,那末将感觉,还是在指令和纪律上面,现在对于指令和纪律的掌控,和我们之前训练所需,已经根本不是同日而语的东西。” 徐宁说到这里,原本想就此结尾的他,忽的看到对面的姜三总兵和谭副总兵都在认真的听着,想了想的他,干脆在稍稍停歇之后,又开始继续说了下去。 “之前的我们,更加强调的是团体,因为我们要行军布阵,所有的军伍都是听着鼓声或者信号旗行动,在这期间之中,团体的纪律性更大于个人的。 说的简单点就是得到命令的这支行伍,在完成指令的过程中,中间队形整齐与否,是否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些都不那么重要,只要这支行伍在按着指令到达指定的地方,这就算是合格的表现。” 蔷薇之歌第一季 J.King 徐宁滔滔不绝,看到对面两人听的不断点头之后,索性就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现在则是另外一个情况,眼下虽然同样也是在要求指令和纪律,但是如今的侧重点,已经全部放在了个人身上,所有的兵丁在训练的过程中,都必须全神贯注,认真听好教官所下达的指令,继而完成相应的动作。 在不过这里面有一点末将不明白,两军相交,个人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主要还是要看行伍的实力如何。 可若是这般来说的话,那眼下这般单独训练兵丁的做法,不是有些浪费吗?我们有这个时间,还不若直接去训练这一支行伍,那不是更好吗?” 徐宁一脸疑惑,侃侃而谈的他,在自己话语的末尾,终究还是借着回答的机会,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姜三总兵听闻到徐宁的问询,话语还没待出口,就先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未解释缘由,直接否定道: […]

pwp3w玄幻小說 正德崛起-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拍錯馬屁鑒賞-1s1vk

小說推薦 – 正德崛起 – 正德崛起 孙指挥使满面严肃。 看向刘瑾的眼神,突然变得肃穆了许多。 现在的他,隐隐约约已然开始有些明白过来。 方才刘瑾所言的那‘令行禁止’,到底是什么意思。 坐于马上的刘瑾,见到孙指挥使这般神情变化之后,知晓他已经理会到了这四个字的含义,在稍稍沉吟过后,继续说道: “正是因为西苑千户所的一众兵丁,将令行禁止这四个字做到了极致。 所以方才能这般与众不同,这般出类拔萃,庖丁解牛是因为手熟。 但是他们,却已经可以将诸般动作,做到完全是下意识的程度。 这般情形之下,你还认为这句令行禁止,仅仅只是一个全天下军伍都会的事情吗?” 官像 竑霖 刘瑾出言发问,跪在地上的孙指挥使,却是忍不住摇头,要是这般一对比的话,他之前所认为的令行禁止,在刘瑾的这般形容之下,就仿若成了儿戏一般的存在。 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的孙指挥使,突然沉默不语起来,眉宇之间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刘瑾见到对方这般模样,知晓对方已经从自己方才所言之中有所领悟,所以刘瑾也并未出言打扰,驻马静静坐在一旁,即没有离开,也没有出言召唤,似乎生怕打扰了孙指挥使的思索一般。 时间慢慢流逝。 孙指挥使的神情,渐渐从迷茫之中回过神来。 似是想通了什么的他,面上带着喜色的同时,更是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而与此同时,因为跪了许久的缘故,孙指挥使感觉膝盖处冰凉一片不说,酸麻的感觉也瞬间传了过来,顿时让孙指挥使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想明白了?” 嗯? 孙指挥使稍稍一愣,接着快速反应过来的他,抬头朝着对面的刘瑾望去。 见到刘瑾在一脸笑意朝着自己张望后,孙指挥使面露感激之色的同时,赶紧抱拳对着刘瑾呼喝道: “末将谢刘公公提点,刘公公大恩大德,末将永生不忘!” “嘿嘿!” 回到古代当剑仙 我爱平刘海 刘瑾听到孙指挥使这般言语,嘿嘿一笑的同时,接着冲他说道: “还跪着干什么,快起来吧!” 这一回的孙指挥使没有拒绝,在听到刘瑾的话语之后,神情严肃的行了一礼的他,靠着双手撑地的力道,方才站立起来。 花都狂兵 可是虽然是站起来了,但是双腿酸麻的感觉,不仅没有散去,反而却开始变得越发厉害起来。 刘瑾看着他静静站于原地,稍稍一想就明白了缘由,目光朝着孙指挥使双腿上看了一眼的他,开口问询道: “腿麻了吧?” 孙指挥使尴尬的笑了一下,点头应是。 刘瑾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冲着面前的孙指挥使,一脸调侃的说道: “孙大人啊,论行军打仗,咱家肯定是不如你,但是若论这些事情,你们可是比咱家这差远了,想当年刚刚进宫的时候,也是天天不习惯啊,那时还干过偷偷往膝盖那里絮棉花的事情。 不过后来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如此一来,又应了咱家方才所言的庖丁解牛唯手熟尔一句!” 对面的孙指挥使,听闻到刘瑾这般自圆其说的话语,神情愕然之余,细细琢磨之下,倒是也觉得颇有道理。 所以在稍稍呆愣之后,竟然也一脸认可的点了点头。 坐于马上的刘瑾,倒是没注意到孙指挥使的举动,此刻的他,正在眺目朝着远方望去。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原本的车队,如今都已然开始变得渐渐模糊起来,估计要是再耽搁一段时间的话,没准连对方的踪影,都该看不清了。 意识到离开队伍有些太远的刘瑾,眺目朝着四周望了一眼,见到附近除了远处还有十来名兵丁护卫在旁后,再也未见其他人影。 刘瑾收回目光的同时,又将目光落回到了面前的孙指挥使身上,这么会的功夫过去,孙指挥使已经开始在原地轻轻活动起来。 刘瑾见到这一幕,直接开口问询道: “孙大人,你现在可否能骑马吗?如若可以的话,吾等还是先行追上车队吧,要不然在这般继续耽搁下去的话,吾等就要连车队的踪影都看不见了。” 孙指挥使听闻到刘瑾的话语,转头朝着远处车队离去方向看了一眼,答应了一声之后,直接翻身上马。 刘瑾见状,双腿一夹马腹,接着挥舞马鞭的他,顿时就快速朝着前方的车队奔驰起来。 而稍稍落后一步的孙指挥使,赶紧紧随其后,一边追赶一边冲着远处护卫的兵丁挥舞了一下手臂。 格鬥 […]

jb0ym都市言情 正德崛起 何氣生財-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令行禁止閲讀-ipv5m

小說推薦 – 正德崛起 – 正德崛起 刘瑾见到孙指挥使这般模样。 因为姜三千户等人刚刚离去的他。 到是也想找个事情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所以此刻当他看到孙指挥使点头确认之后,眉毛一挑的他,更是随意的和索道: “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原本正欲离去的孙指挥使,忽然得到刘瑾的允许,神情变得激动之余,一时之间更是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了。 腹黑总裁的小逃妻 就这般稍稍沉吟了片刻之后,紧皱眉头的孙指挥使,干脆也没再遮掩,躬身对着刘瑾施了一礼之后,虚心请教道: “末将有一事不明,还望刘公公能帮忙解惑。” “说!” 刘瑾话语干脆,在听闻到孙指挥使的话语之后,直接说道。 驻马站于旁边的孙指挥使,面上的神情顿时变得一喜,对着刘瑾又拱手施了一礼的他,有些好奇的问询道: “敢问刘公公,方才那些西苑千户所的众人,称呼您为‘教官’?他们是您训练出来了?” 孙指挥使说完这句话语之后,一脸期颐的看向刘瑾,静静的等待着他的答复。 而这边的刘瑾,在听闻到孙指挥使的问询,眉头稍稍一皱,神情怪异的朝着孙指挥使看了一眼之后,没想到他问出这个问题的刘瑾,当即否定道: 大明 之 雄霸 海外 “不是!” 吾家有郎初养成 夏染雪 说完这句话语的刘瑾,看到对面孙指挥使那瞬间变得失落的神情,想了想后又补充道: “整个西苑千户所的训练计划,甚至是训练方式,全部都是太子殿下提出并制定的,咱家一个奴婢,所做的也只是在旁监督他们的实施罢了。 最开始的时候,一些动作的走法和例子,是由咱家来做,所以这帮家伙一来二去就开始称呼咱家教官。 不过说实话,对于这层身份,咱家是一直不认可的,咱家一直认为,他们真正的教官是太子殿下,若是没有太子殿下的悉心传授,他们又怎么会有现在这般成就。 没准还是像以前那般,老老实实的在皇城之中充当宫中护卫呢。” 站立对面的孙指挥使,在听到刘瑾话语说完之后,知晓了这里面缘由的他,一副恍然大悟神色的同时,看向刘瑾的目光,更是仿若在放光一般。 按着刘瑾刚才所言,西苑千户所的士卒之所以称呼他为教官,就是因为刘瑾曾在他们的训练中,负责将太子殿下所教授的动作传授给他们。 这般说来的话,岂不是说整个西苑千户所训练的种种方法,面前的这个刘公公全部都会! 想到这里的孙指挥使,神情开始变得兴奋不说,更是越发激动起来,一脸热忱盯着刘瑾的他,忍不住开口确认道: “若是按着刘公公这般来说的话,岂不是说西苑千户所训练之时的种种,刘公公全部如数家珍!” 刘瑾听闻此言,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是当然!” 刘瑾此言一出,对面的孙指挥使顿时变得更加激动起来,快速跳下骏马的同时,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抱拳对着刘瑾开口说道: “末将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刘公公成全!” 正坐在马上回忆过往的刘瑾,见到孙指挥使的这般动作之后,神情猛的就是一惊,再加上听到他方才出口的话语,刘瑾心中微转之下,就已经大概猜测到了端倪。 所以他在见到孙指挥使跪伏于地之后,一时之间并未言语,就这般静静的看着地上的孙指挥使。 孙指挥使跪在地上,双手抱拳的他,在说完话语之后,久久不见刘瑾回答,以为是方才自己所言太过急促,对面的刘公公没有听清楚,他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作势就要继续将方才的话语大声重复一遍。 可是他的话语还没待出口,静静坐于马上的刘瑾,突然轻咳了一声,生生打断了孙指挥使的话语不说,轻轻的话语声,更是随后而至。 “孙大人,你是不是想求咱家,让咱家将那训练西苑千户所的办法告知给你?” 跪伏在地上的孙指挥使,正欲开口的他,忽的听闻到刘瑾的话语,脸上的神情在一滞之后,顿时就将头点的仿若捣蒜一般,满面期待的神情,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刘瑾,期望得到他的传授。 对面坐于马上的刘瑾,在见到孙指挥使这般举动之后,顿时就是一抹苦笑,没有回答孙指挥使问题的他,而是对着他开口反问道: “咱家问你,这教授的方式方法,全部都是太子殿下提出并制定,你认为咱家一个服侍殿下的奴婢,有多大的胆子,敢私自将殿下所传授的东西外传?” “呃……” 孙指挥使原本兴奋激动的神情,在听闻到刘瑾此言之后,瞬间变得愕然呆滞起来。 大脑快速转动了一下的他,神情在呆滞过后,又开始变得苦涩起来,事实就如方才刘瑾所言,这可是太子殿下所教授的东西,没有太子殿下的旨意到达,谁敢外传? 想到这里的孙指挥使,神情开始变得沮丧起来。 骑马站于一旁的刘瑾,见到孙指挥使这般神情,深吸了一口气的他,看着还傻傻跪在地上的孙指挥使,在叹息了一口之后,看着孙指挥使轻声说道: “别跪在地上了,起来吧,虽然那些东西不能教你,但是有句话,咱家倒是还可以说的。”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