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伏雨辰星

都市异能 洞螟 起點-第七百八十五節 解答與歸途相伴

小說推薦 – 洞螟 – 洞螟 眼见霍冬春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师弋自然不会再和对方客气。 “我想知道圣胎境修士的实力究竟有多强,还有心域究竟为何物。” 师弋可以预料到,只要那些打造了假秘境的圣胎境修士不死。 自己与他们之间,必然是形同水火一般。 那些人为了防患于未然,迟早会找上自己的。 除非自己一辈子龟缩在现世,永远也不进阶。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师弋走上道途的目的便是长生,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挡师弋前进的脚步。 既然自己与对方必有一战,那自然要更加全面的了解敌人才可以。 不过,师弋也留了个心眼。 霍冬春虽然显得与世无争,但他终究是假秘境缔造者的一员。 如果师弋直接问柯千龄等人的具体实力构成,霍冬春就算不当场翻脸,也大概率也不会回答师弋的问题。 与其让对方心存芥蒂,还不如这样笼统的问一问,圣胎境层次的共同特征。 而在现世之内,本体正在借用心协镜碎片暴力拆解假秘境。 之后两相印证,想要推测出敌人的具体能力,师弋相信也并非什么难事。 另一边,霍冬春听到师弋的问话,并没有马上回答。 只见霍冬春轻轻用手指扣了扣石质桌面,原本师弋茶碗当中只剩下半杯茶水。 竟然缓缓上升,凭空被重新填满了。 师弋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禁露出了惊讶之色。 将茶水填满,看似是一件小事。 但是,这其中却牵涉了规则之力,无中生有这绝不是人能掌握的手段。 霍冬春看到师弋脸上得惊讶,不禁笑着说道: “师道友问我,圣胎境修士究竟有多强,这个问题实在让我有些不好作答。 众所周知,我辈修真者追寻长生的道路,就是一条逆天之路。 想要跳出生老病死这样的自然规律,那自然会遭到天地的横加阻拦。 所以,修士一路进阶常常有劫难相伴左右。 从中阶的雷劫,再到高阶的天劫,最后则是圣胎境的万劫。 每一重劫难,都是天地为了打压我等所准备的。 闯不过去,那便意味着身死道消。 而一旦闯过这种难关,也意味着冲破规则束缚,实现自我超脱。 正因为如此,每一次成功度过劫难,修士的实力都会出现一次飞跃。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中阶、高阶如此,圣胎境亦是如此。 一名刚刚进阶,还没经历过万劫的圣胎境修士,和一名度过好几次万劫的老牌圣胎境修士。 这样的两个人虽然处在同一境界,但实力却会有着不小的差距。 所以,道友这第一个问题,我实在是无法回答。” 师弋闻言,不禁点了点头。 霍冬春的话简单概括起了就是,活的越久度过万劫的次数越多,圣胎境修士也会越强。 这种说法基本符合,师弋对于圣胎境的认知。 就在师弋沉吟之际,霍冬春又开口说道: “道友想必也知道,想要成为一名圣胎境修士,那就必须要度过天劫。 而在天劫这场试练当中,渡劫之人不但要保全自身。 而且,还要借助天劫的规则之力,将身体当中的阴魄拔除。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寿元的限制,实现最基础的超脱。 不过,这其中需要注意的是,神魂与阴魄本为一体。 在神魂尚存的前提下,就算阴魄被人为的灭掉,它也能如野草一般重新滋生。 为了避免阴魄去而复返,那就只能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手段。 而彻底占据阴魄原先的位置,不给它留有可以立足的环境。 就是一个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切的好办法。 而心域正是基于这则修真理念,从而诞生出的产物。” 师弋闻言,不禁点了点头。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討論-第七百七十四節 董乘龍與豢龍氏讀書

小說推薦 – 洞螟 – 洞螟 就这样,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沿着河流向着上游飞去。 大概飞行了一个时辰,两人终于发现了一处聚集地。 这聚集地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城镇,它依水而建,更像是一座水寨。 在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飞近时,那水寨塔楼之上的瞭望者也发现了二人。 看到两人之后,那瞭望者如临大敌,直接吹响了一种颇为刺耳的骨笛。 看到对方的行动,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反而松了一口气。 看对方如此谨慎,至少可以确定,他们是人而非妖物。 遭遇过蛊雕之后,能够遇上同类已经让师弋颇感亲切,哪怕对方带有些许敌意。 不过,当看到寨墙上手持武器的凡人越聚越多,师弋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开口说道: “诸位不要误会,我二人没有任何恶意。 只是初来此地,想要找人打听一些关于这里的情况而已。” 在没有利害关系的情况下,师弋一直都是一个比较随和的人。 虽然以当前境界,师弋想要灭掉眼前这些凡人,可能连手脚都不需要动。 但是,无故制造杀戮,这种事情师弋不屑去做。 对面水寨上的那些凡人,在听到师弋的话语之后,面面相窥相互交谈了一番。 看到这里,师弋不由得放下了心来。 至少双方在沟通方面,是没有什么障碍的。 如果相互之间语言不通,那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站在寨墙上,对师弋大声说道: “既然两位出现在此地只是为了问路,那不妨进入寨中详谈吧,你去让人把寨门打开。” 在那壮汉的吩咐下,水寨的大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见状,没有什么犹豫,就直接进入了寨中。 调香 当两人进入了寨中之后,兴许是像师弋和降府府主夫人这样的外人比较少见。 水寨当中有不少人,都朝两人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降府府主夫人没有去管这些,毕竟对于她而言,凡人连蝼蚁都算不上。 如果不是为了获得一些关于此地的信息,降府府主夫人都不会与这些人产生瓜葛。 所以,对她而言这里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而向来心思细腻的师弋却不一样,只要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师弋都会非常留心观察周围的情况。 通过观察周围的人群构成,师弋发现周围大都是青壮之人,亦或者尚未成年的幼童。 相比较而言,年轻女子的数量却十分稀少。 至于年纪稍大一些的老者,师弋更是一个都没看到。 对于一个人类聚落,这可以说是很反常的一种现象。 不过,这个发现虽然显得很异常。 但是师弋心中也只是奇怪而已,并没有太多的警惕。 毕竟,眼前这些人的身上连天地元气都没有。 妥妥的一群凡人,他们根本不可能对两人构成太大的威胁。 师弋虽然生性谨慎,但是却不会草木皆兵。 将威胁极低的目标,也纳入提防的范畴。 看到两人走入寨中,之前那发话放师弋他们进来的中年壮汉,笑着朝这里迎了过来。 “哈哈,还请二位海涵。 前些天,寨中刚刚经受了一次蛊雕袭击。 那一次我们损失了不少人手,使得手下人看到什么都会小题大做,现在看来先前都是误会。 既然两位到了我董家寨,那就是我的客人。 来人,准备一下,我要设宴款待两位贵客。”那中年壮汉大笑着说道。 对于此人的热情,降府府主夫人从头至尾,都表现出了一副淡漠的表情。 毕竟,降府府主夫人在修真界混的久了。 以实力为尊的思想,在她这里早就根深蒂固了。 她可以对师弋喜笑颜开轻声漫语,那是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师弋的对手。 […]

有口皆碑的小說 洞螟 起點-第七百四十五節 孤立與遭遇

小說推薦 – 洞螟 – 洞螟 而对于师弋,这场交易也完全是利好的。 毕竟,有鸩血能力在手。 鬼伞对于师弋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成本。 就这样,场上情况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隗鸿的突然倒戈,让陈抱一等人陷入了犹豫。 此时,他们才国一方的人手,虽然依旧占据了上风。 但是,在如今这限制人数的环境之下。 一旦打起来,稍有不慎就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这绝对不是陈抱一他们,想要看到的。 另一边,已经被寿元问题逼急眼的向云间,却不会考虑这么多。 向云间看到隗鸿站在了师弋一方,其人大声怒喝道: “哼,外人果然靠不住。 想阻挠我拿回心协镜,那就给我去死。” 说罢,向云间毫不留情的朝隗鸿打了过去。 面对这种情况,隗鸿一点也不怂,其人直接与向云间斗在了一起。 双方均为圆觉境修士,各自的手段相当凌冽。 只是几个回合的交锋,向云间和隗鸿身体之外的法华,就尽数破碎掉了。 此时,如果还在热狱当中的话。 没有法华的保护,两个人都会死的很难看。 幸运的是,热狱已经结束了。 如今所有人都身处,近边地狱的第一层。 通常,热狱的第八层也就是阿鼻地狱,可以被认为是地狱的最深处。 而近边地狱,则是阿鼻地狱的延伸。 只有无间罪业减轻之后,才能得以从根本地狱之中解脱,从而来到近边地狱。 如果将阿鼻地狱比为一座高山的顶点,那么近边地狱就是,下山而去的那一段路程。 换言之,近边地狱的难度,是比热狱要低一些的。 情况也正是如此,在失去了法华之后。 向云间和隗鸿的性命,暂时都没有受到威胁。 不过,众人皆知近边地狱的弱,也只是相对于热狱的。 如果长时间将肉身,暴露在周围的环境当中,那一定会产生相当大的损伤。 果然,不过片刻功夫。 向云间和隗鸿两人的身上,就出现了一块块类似烧焦的痕迹。 再继续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向云间略显焦躁的看着隗鸿。 同为圆觉境存在,并且隗鸿还是颇为少见的鬼道流派。 现代军阀 我是疯子 在神秘莫测的鬼道手段之下,向云间一时半刻根本拿不下对方,这让他很是恼火。 就在这个时候,向云间用余光扫到,陈抱一等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向云间见状,不由得心中一喜。 他以为陈抱一等人是来帮他的,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只见陈抱一走到向云间的身旁,开口对其人劝道: “向兄,我知你迫切想要解决生死存亡的问题。 身为同气连枝的才国势力,我们本应该义不容辞的,和向兄你站在一起。 然而,以现在的情形,实在让我们有些为难。 为了众人着想,所以还请向兄你停手吧。” 陈抱一此言一出,向云间的脸色变得更加阴郁了起来。 原本,向云间还想问问陈抱一,这是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意思。 然而,当向云间看到。 八景宫宫主和白龟窟府主两人,隐隐对他展开戒备姿态的时候。 […]

2ytd2精品玄幻小說 洞螟 伏雨辰星-第七百二十八節 收穫與抵達讀書-yoi2i

小說推薦 – 洞螟 – 洞螟 原来,师弋动用了神仓。 在对方打算自爆的瞬间,师弋直接将其人送入了神仓所形成的空间之内。 神仓这项能力,看似与储物口袋类似。 在不了解的人看来,这项能力所形成的空间,无非就是比储物口袋大一点而已。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我在部队的灵异事件 爱如风过7 储物口袋只能存放死物,而师弋已经不止一次动用神仓能力,将活人送入其中了。 百里骨生花 并且,神仓是一项血脉能力。 血脉能力与修真能力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血脉的强弱只与使用者自身的血脉纯化程度有关。 至于,修为、天地元气、流派等等因素,都无法影响到血脉能力的稳定性。 当然,也正是因为血脉能力有着这种略显孤僻的特性,使得血脉能力的后天可塑性变得极低。 以师弋自身为例,就能够看的很清楚了。 各氏族的血脉能力在师弋身上,往往是出道即巅峰,很少有能够进一步提升的。 而修真能力则因为合群的关系,无论是是提升修为。 亦或者是利用咒术、符箓、法器进行增幅,都能够让实力进一步提升。 当然,凡事有弊就有利,姑且不讨论两者之间的成长性。 正是因为血脉能力拥有着这样的惰性,使得外部影响被降到了最低。 而这就使得,神仓能力的稳定性,绝不是一般储物口袋可比的。 当年,鲧氏盗取息壤。 然后将之放入神仓之内,以此要挟尧帝以求活命。 尧帝不受要挟毅然决然的将其人杀死,可是面对神仓其人丝毫办法都没有。 最终尧帝到死,也没能把神仓之内的息壤给取出来。 直至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爆满的息壤才从内部将神仓给撑破。 由此可见,非主动打开神仓的方式,也只有从内部把它撑破。 而这名领头之人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么,很明显是不行的。 自爆的威力虽大,但是其人一身连骨带肉也不过百十斤而已。 单凭这个量想要将神仓装满并撑爆,当真是个笑话。 另外,血脉能力天生与天地元气不相融,这也是修真之人无法使用传承血珠的关键。 由此就能知道,神仓所塑造的空间之内,原本就是一个不存在天地元气的空寂环境。 这种环境之下,对方自爆的威力会被极大的压制,而这正是师弋的目的。 这个时候,师弋在感应到对方已经在神仓之内自爆而亡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等闲下来,可是需要将神仓好一番清理。 这一次师弋随机应变,将敌人挪移了出去,使敌人同归于尽的企图落空。 由此也能看出,能力的强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看使用者的临阵应变。 面对这样打算拖着自己一起去死的敌人,师弋果断的利用神仓能力进行规避。 然而,正常的对敌之中,师弋一次都没有动用过神仓。 因为师弋知道,许多流派的修士。 都拥有在短时间内,将神仓填满并撑爆的能力。 如果使用的不恰当,反而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冲突,以这伙器道高阶的团灭落下了帷幕。 师弋没有详细询问,对方为什么要袭击自己。 毕竟,师弋也不是没长眼睛。 从这伙人看心协镜的眼神,师弋也能够估摸出个大概来。 蛮荒娇妻远古种田忙 翦玥 总之,就是宝物动人心。 师弋自问已经很小心了,可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注意到了。 这个时候,师弋不禁怀念起与林傲同行的日子。 […]

rwfbv火熱言情小說 洞螟 txt-第七百二十七節 不器之器與受傷展示-p5s1r

小說推薦 – 洞螟 – 洞螟 但凡映入镜面的位置,皆可转瞬间传送过去。 并且,这个速度并不会比光道修士的光速慢多少。 以这样的速度,剩下这些妄图逃走的器道高阶,又如何能够逃得脱。 就这样,不过片刻功夫。 师弋就追上这些器道高阶,开始了一边倒的屠杀。 另一边,器道一方的领头者,看着人手一个一个的减少。 其人心知,再这么扎堆跑下去的话,可能一个也逃不掉。 于是,其人将心一横,开口说道: “分散,大家分散开来。” 有此一言,剩下的器道高阶连忙四散奔逃。 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原本,这一伙器道高阶人数在二十人上下。 在之前的对轰过程中,已经死掉了近一半的人手。 再加上师弋的衔尾追杀,如今他们的人数不足双十。 这样的数量,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心协镜的锁定。 面对这些分散逃亡的器道高阶修士,师弋的应对十分简单。 只需要优先处理,将要逃出镜面映照范围的敌人即可。 凭借心协镜形同瞬移一般的传送手段,师弋想要截住这些人,可以说是相当轻松的。 而这些器道高阶一旦被师弋近身,他们引以为豪的法器躯体,将变得毫无作用。 皆因为师弋的肉身,要比他们更强。 在师弋屠戮这些器道高阶的档口,这群人当中的领头之人,却不动声色的卸下了他自己的一条手臂。 只见那只断臂犹如活物,直接向着另外一个方面飞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那领头之人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其人却不敢耽搁,继续向着既定方向逃去。 器道流派的修士,都是一群对法器颇有研究之人。 哪怕是一件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法器,仅仅只看一眼,他们就能知道这件法器的大致能力。 心协镜身为心器,虽非寻常法器,但终究也不能完全跳出器物之列。 凭借丰富的炼器经验,这些器道高阶通过之前的攻击表现。 大致猜一下心协镜的能力限制,却还是能够做到的。 尤其是师弋本来也没有藏着掖着,全程将心协镜对准了他们一行人。 这种情况下,心协镜镜面限制,很轻易就暴露在了他们的眼中。 既然知晓了心协镜发动能力的前提,需要将目标映入镜中。 那么,这个时候不往镜面以外的位置逃,那才是真的蠢。 只有活腻的人才会做出这种选择,而这些器道高阶明显还没有活够。 不过,如果有心留意的话就会发现。 之前的那个领头之人,其人竟然一直在心协镜的范围之内。 难道其人没有注意到,心协镜这方面的限制么。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其人能作为这群器道高阶的首领。 那最基本的眼力肯定是要超过手下人的,否则的话如何可以服众。 我本少爷 情义叁哥 修真界虽然残酷,但正因为弱肉强食,所以这里也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地方。 有实力的人,可以在修真界活的很滋润。 重生之破烂王 锋临天下 如果没有实力之人,被硬抬上一个高位,那么等待他的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 既然这领头之人不是一个蠢货,那么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呢。 毕竟,在心协镜的镜面映射范围之内,怎么逃都是没有意义的。 果然,在师弋处理完那些,妄图摆脱心协镜的器道高阶修士之后。 场上活着的,只剩下这领头者一人而已了。 […]

er5v7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洞螟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節 豐將羽與艱難閲讀-xnu2j

小說推薦 – 洞螟正常情况下,这种碎裂攻击别说杀死圆觉境修士了。 便是一名中阶修士被这种攻击打中,都不见得能够一击毙命。 这种碎裂攻击的威力,早在很久以前,师弋就曾经检验过了。 这也是师弋从来没有,将之用在对敌之上的一个主要原因。 然而,这一次师弋一经动用,直接就杀掉了方剑戟这个圆觉境存在。 如果此时有耀罗宗等势力在此,他们必然会被这样的结果惊掉下巴。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魂魄躯壳在师弋手中,就是爆发出了这样令人惊叹的杀伤力。 不过,师弋所使用的魂魄躯壳并没原版,而是经过了溶血能力升级后的特殊产物。 经过融合升级,魂魄躯壳反射伤害的能力呈直线上升,威力甚至有超过镜世界镜面碎裂的势头。 镜世界当中环境碎裂反射出的伤害有多强,亲身经历过的师弋,那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肉身强度、防御法器、报身能力、甚至是法华,在这种碎裂攻击之下,全部都只是浮云而已。 并且,镜面反射伤害的速度极快。 当年,同样是光道修士的谭天。 在面对这种碎裂攻击时,即便开启了光道报身,用光速移动都无法躲避。 最终,还是被碎裂攻击将手臂给斩了下来。 这种攻击的可怕之处,在当年就已经显露无疑了。 正因为镜世界之内危险性极大,哪怕是高阶修士遇到碎裂攻击,都不见得能够活下来。 所以当年只看到耀罗宗等势力的中低阶修士,在镜世界当中活动,而不见高阶修士的身影。 而如今,师弋通过溶血能力。 月陽 可以将威力欠佳的魂魄躯壳,直接融合成与镜世界环境类似的产物。 也正是利用这升级之后的强大杀伤力,师弋才能将方剑戟杀死在逃跑的路上。 不过,凡事皆有利弊。 正是因为魂魄躯壳的碎裂伤害大增,所以通过主动击碎杀伤敌人的方式,已经不再适用了。 那样做稍有不慎,师弋自己就会反受其害。 这也是师弋将这杀手锏,当做陷阱布置的另外一重原因。 除此之外,动用溶血能力升级之后。 魂魄躯壳的碎裂伤害虽然威力大增,但是这也让师弋手上的魂魄躯壳缩水不少。 哪怕是为了这个目的,再入汲魂之地,师弋也势在必行。 当然,这些都只是后话。 一念及此,师弋摘下了方剑戟的储物口袋。 收拾完战利品之后,师弋直接御空飞离了此地。 而恰在此时,熔岩之海当中涌动的岩浆,也已经没过了范国北陆的大半。 相信要不了多久,这块从范国撕裂下来的陆地,就会彻底的沉入熔岩之海。 不过,双方的厮杀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哪怕是作为受害者的范国一方,也没有功夫来为此而哀叹了。 此战范国众人,已经被敌人逼入了死角。 在破釜沉舟之下,如果不能取得优势的话,大多数人都可能因此而死。 正是面对这样的压力,范国众人爆发出了极其强大的战斗力。 当师弋在杀掉方剑戟,打算赶来帮忙的时候。 师弋这才发现,似乎已经不需要自己动手了。 恋爱动物学校 一梦千年却轮回千载 己方战果斐然,总计十艘巨舟,已经被范国众高阶摧毁九艘了。 剩余一艘此时也已经残破不堪,随时都有被摧毁的可能。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 不止是高阶修士在舍命强攻,另一边范国的圆觉境存在,也同样拿出了拼命的架势。 雁柳两国所出动了圆觉境修士,虽然要比范国一方多。 但是,范国的圆觉境修士,却生生的将这些对手全部拖住了。 雁柳两国的圆觉境无暇抽身守护,这也是巨舟被破坏如此之快的原因之一。 面对悍不畏死的范国修士,即便敌人数量众多,也不免生出忌惮之心。 此前就曾经提过,修真界的战争与凡间不同。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