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一夢歸真

6cs7c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第一百八十章:你醒了?相伴-7q2er

小說推薦 –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文帝天还未亮的时候就被人叫醒了,他这些天十分的疲惫,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很想骂人,可一听是抓到伤害安平的凶手了登时又清醒了几分。 顾不得头疼和疲惫,几乎立刻就起身,穿好衣服就冲出了门。 大殿外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候。 文帝立刻全部召见了他们。 不多时整个大殿里站满了人。 一一扫视,看到其下站着的人心中微微安定。 “怎么样,案件破了?” 唯我武神 梦无言 言婚不言爱 十四妃 他首先看着三皇子发问。 三皇子一步上前行礼道:“父皇,儿臣于昨夜抓到了疑凶 经过连夜审问,已经将事情供认不讳,另外昨夜珍和郡主抓到一名企图行刺公主的宫女,此二人的证词不谋而合。我与武王,万大人连夜会面整理案件,仔细分析之后,确定了最终的凶手。” 文帝神情凝重,看了在场的武王,万大人等人一眼,然后沉声问道:“是谁?” “回父皇,凶手乃是皇后身边的一名太监,假扮禁卫军所为。整个案件犯人交代都是受了皇后,安康公主的指使,这是证词,父皇请过目。” 说着呈上了两份证词。 文帝接过太监递上来的口供看了一遍,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哼,朕就知道果然是她们,难道朕之前给他们的惩罚还不够吗?是朕太仁慈了,真看在太后的面子上才对她手下留情的。” 文帝大发雷霆,一时间整个大殿里除了文帝发怒的声音,没有别的动静。 直到文帝平静下来,坐在顺了几口气,才开口道:“她们可认罪了?” 三皇子遗憾的摇了摇头:“没有,皇后和珍和郡主以及太子正等在殿外见皇上。” “叫他们滚进来。” 文帝一声怒吼,不多时殿外传来哭天抢地的呼喊声。 “皇上,臣妾冤枉啊,臣妾冤枉,有人要害臣妾……” 皇后第一个哭着扑倒在大殿中央,她声嘶力竭满脸不甘和委屈。 “皇上你要相信臣妾啊。” 苏环和太子也紧跟着跪在皇后的身边,二人也是一脸的焦急。 “哦?是吗?你倒是跟朕说说,是谁?要害你啊?” 皇后一脸惊慌的抬起头,那一张脸上失去了往日精致的妆容,不过是在冷宫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她的一张脸就如同经历了十年,苍白无血色的脸上带着难掩的疲惫和凄凉。 让人看了不免唏嘘。 她的目光呆滞,神情有些恍惚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忽然咧嘴露出一个疯狂的笑意:“是他。” 她伸手指向了三皇子祁雍,这倒是让人惊讶的看了过去。 三皇子却云淡风轻的看了她一眼,并没偶任何的反应。 接着,皇后的手指方向一转:“还有他。” 她指向了武王,武王的眸光一缩,紧接着皇后将大殿里的人全部指了一遍,最后看向皇上,目光森然道:“还有你,皇上,是你害了我,是你,是你……” 这一嗓子喊出让她身边呆滞的太子和苏环顿时清醒过来,连忙拉住了皇后,拼命的阻止她再说出违逆的话。 “父皇,父皇息怒,母后受了刺激,神智不清,父皇,母后不是故意的父皇,还有父皇,这件事不是母后做的,是有人栽赃陷害,母后都已经进入冷宫了,苏家也倒了,她怎么还会做这种事情呢,她也没有能力做啊。” 太子拼命的解释着。 “哼,这个疯女人,朕真后悔没有早点杀了她。她虽然在冷宫,可是你和安康,不在冷宫啊?” 说着文帝的目光如寒刀一般落在了二人的身上。 苏环身子一晃。 此刻的苏环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当中,她这是被人骗了吗? 不由得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她们苏家跌落的那一刻,苏环有多么的痛恨,恨自己不能早早的杀了云朵朵。 她抢走了自己最爱的男人,还令她们苏家一落千丈,连皇后都被打入了冷宫。 受了太后的庇佑和太子的照拂将将将自己保住,可是以后,自己在宫中更加的寸步难行了。 她只能蛰伏,并将所有的希望都倾注到太子身上。 太子对自己还是有情有义的,只不过这个男人太没心没肺,简直就是没有脑子。 眼看着朝堂中,武王的地位越来越重,他作为唯一的继承人太子,还屡次与武王走的那么近,根本毫无防备。 于是苏环开始不断的给他吹耳边风,让他警惕武王,警惕武王身边所有的人。 让他开始筹谋夺取兵权。 […]

d5m6r都市小说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第一百七十八章:大膽賊人熱推-opsnm

小說推薦 –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可恶的旧社会害死多少人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没有人看过她的身体,还守着什么礼法规矩。 仅凭着把脉,难道就什么都能查出来吗? 云朵朵当即冲到安平的床边,之前的输血刚刚结束,云朵朵将这种方式交给了在场的太医们,他们接受能力倒是也很强。 只是思想还是太落伍了。 云朵朵掀开被子,将安平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很快她的腹部前,胸等部位就裸漏在自己面前。 云朵朵仔细一看,在她的右下 胸腔部位,果然有一块骇人的青紫色。 云朵朵将手放在上面按压了几下,一直毫无反应的安平却突然皱了皱眉,云朵朵登时一愣,再仔细查看,隐隐觉得里面有肿胀的痕迹。 看起来真正受伤的部位不是头部啊,真的是伤了内脏,而这个位置,凭借自己的生物学知识,那里是肝脏的位置,肝脏受损,所以才会吐血。 而头部?虽然当时看起来流了很多的血,也很严重的样子,但是事实上并不一定很严重。 头部的情况暂且不知,但是显然这肝脏受损的伤势是最严重的。 云朵朵登时就松了一口气,立刻着急了太医将情况重新说了一遍。 然后让太医们一起商量开了一副修复内伤的方子。 太医们也没有办法,公主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云朵朵的话虽不知道有没有道理,但是总归是要试一试。 虽然把脉的时候他们没有察觉公主的内脏有问题,但是现在治疗头部的药实在没有效果,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一回了。 所以很快药方换了。 这下云朵朵便死死守在安平的身边,就连晚上都不离开,安平殿里的宫女,云朵朵早就不信了。之前那死了两个安平最信任的宫女,而那个率先发现情况的小宫女又莫名其妙的死了。 云朵朵就觉得安平宫一定是不干净了。 武王这几日没有来看他,但是他留下的暗卫时时刻刻的守护着云朵朵。 云朵朵几乎是亲自熬药亲自喂药,连着三天三夜没有合眼。 抹茶 曲 奇 小說 最后终于支撑不住了趴在安平的床头上就睡着了。 而武王那边派出去的暗卫暗中潜入皇宫,企图将真正的凶手揪出来。 可一连几夜都没有结果。 而福宁宫里,太后阴沉着一张脸,对跪在自己面前的苏环 冷冷的哼了一声:“苏环,还不将所有的事情都跟哀家说清楚?” “太后,环儿真的没做什么,没……” “好不快说,你想急死哀家啊……” 随着哐啷一声茶盏碎裂的声音,原本需要继续说话的苏环声音猛地缩了回去,同时自己的身子也重重的一抖。 “说……” 太后的嗓门已经奇高,她一双无神的眼睛此时正死死的盯着苏环,让她忽然之间就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太后环儿只是不甘心,那个云朵朵,她害我们苏家害的太惨了,我必须要报仇。” “你都做了什么?” 太后几乎已经失去了耐心再一次沉声问道。 “太后,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关我的事,如何查也查不到我头上的,是有人想要收拾她,哈哈哈,贱人自有天收,一收还是一双呢,太后您知道吗?他们活该。是真的灭龙组织,是他们联系到我,是他们要对付云朵朵和安平的。” 太后死死的睁大了双眼:“你说什么?那些人真的混入了宫中?” “他们在不在宫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次的机会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有人想要对付她们,只需要我稍微从中出一点力就行,我就只是听了他们的吩咐,当天带走云朵朵,不让她与安平碰面,然后买通一个宫女,让她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然后就成功的引火烧身了,烧了那个贱人的身。” 苏环越说越激动:“太后您不知道,这一次,他们不知道得罪的是什么人,不是我们找的那个灭龙组织,一定是别的人,有可能是肖家人。毕竟此次栽了大跟头的不只是苏家还有肖家啊,所以这件案子,不管是将云朵朵和安平拉下水,还是将肖家拉下水,于我们而言不都是渔翁得利吗?” 太后却冷冷一哼:“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那些人如此有手段能在皇宫中神出鬼没,却对安平失手了?其实不用你提醒,哀家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那个安平据说搜集了大量的证据企图为自己的母妃报仇,指认杀母仇人,哼,不过,她也是没那个命,我们还没有出手就有人出手了,可是这件事总让人不放心。” “太后,您尽管放心,虽然说安平侥幸不死,但是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据说这几天云朵朵为了救她耗费了不少的心血,但是收效甚微。环儿觉得,她也活不过几天的时候了。” 说着她扬起下巴,冷冷一笑。 “可是,你不觉得,这几天宫里太静了吗?明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却……” “太后放心,现在太子对我的话死心塌地的相信,这个宫里看起来平和,实则暗潮涌动,太子所安排的人手早就发现了,武王的暗卫不但夜夜潜入皇宫,并且还发现了武王府豢养死士,这个把柄落在了太子的手里,武王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了。现在就连军权都被收走了,只要这些军权落在了太子的手里……” “那个三皇子,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他手里不是有禁卫军吗?” 他怀了那个渣攻的包子 太后冷声打断了她。 “不过是禁卫军,他也不过是暂时统领,皇上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兵权交到他手上呢。太后,只要太子翻身,掌握了兵权,到时候,我与他大婚,生下一男半女的,皇上那边再一松口,皇后也就还有翻身的机会,还有我们苏家,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

gcmxn超棒的都市异能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第一百七十五章:拿匕首來熱推-bitdp

小說推薦 –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武王这才将事情一一道来。 “我在皇宫中搜寻了很久,丝毫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也没有发现凌空的下落,后来想起你说用磁石的方式,我命人找来磁石四处探索,终于发现一处隐秘的花丛中有异常。 我还特意找人守着周围,想要看一看情况,却没想到刚一打开草丛,凌空的身体瞬间出现的时候,皇上突然带领着禁卫军闯了过来,并且刚好看到这一幕。” 武王叹了口气:“这一幕对他的刺激太深了,一直以来那个神秘的杀手组织,都是被称为神出鬼没的,所以他前沿看到了凌空现身,对他是那个组织的人深信不疑,所以才立刻确定他就是伤害安平的凶手,我虽然极力解释,但皇上根本就听不进去了。” 云朵朵静静的听着,她将武王的表情语气神态一一看在眼里基本却定他没有撒谎。 “可是是谁能够伤了隐身的小k呢?” 云朵朵皱眉。 “难道不是他自己出了什么意外?你不是以前说过,他有时候没有能量了就会突然陷入沉睡吗?” “可是现在他不可能没有能量啊,我也没下达过任何催眠的指令。” “别担心,虽然他被关入了天牢,但是本王已经上下打点过了,一旦他醒来立刻会有人通知我们。” 云朵朵满脸担忧的点了点头。 “朵朵。” 武王犹豫着开了口。 “嗯?” “你是不是?” 云朵朵抬眼看他。 “怀疑过本王的忠诚?” 云朵朵一顿,确实,一看到小k出事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武王出卖了自己,将小k不知怎么给弄晕了。 云朵朵垂下眼眸:“嗯,对不起,我……” 武王一把拉过云朵朵的手,有些委屈的道:“你,对本王不信任吗?本王愿意为了你去死你信不信?” 云朵朵瞬间回过神来:“好了好了,说什么死不死的,呸呸呸不吉利,我信你还不行吗?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怀疑你。” 迷途之红颜 赵向龙 哄了半天,这家伙才终于放缓了神情,将人拥入怀中,两人相拥半晌。 武王的声音有些低沉。 “我担心你,这次的事情可能有些棘手,你能治好安平吗?” 云朵朵沉默了,她靠着武王的胸口,听得到内力的心脏咚咚咚的跳的厉害。 “有几分的把握?” “额,两分吧,如果小k在或许能高一点。” 武王瞬间垮了脸:“朵朵,本王带你走吧。虽然他把本王的兵权暂时收走了,但是,本王想要指挥那些人,还不是一挥手的事,他以为拿走了兵符就没事了?如果他敢动你一根头发,本王绝对和整个大金势不两立。” 云朵朵抬起头看了看武王认真的神情,突然像是有什么灵光一闪。 “王爷为了我竟然要与整个朝廷作对?” 云朵朵也没想到,祁翰会这样想,他不是跟皇帝是亲兄弟吗? 他们不是互相很是信任吗? 淡淡的煙火如此如醉 “你不信吗?根本没有什么永恒的信任,就像这次的事情,因为我信你,皇上可能就在心里已经对我不信任了,要不然也不会突然收走我的兵符。” 他冷笑一声:“哼,自古皇家薄情,兔死狗烹,本王一直知道自己也不过会是一个惨淡的下场,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若是放在以前,本王不以为意,大不了一走了之,从此浪迹天涯笑傲江湖 ,可是现在本王有了你,便不能任人欺负了。” 云朵朵看了看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要被自己抓住了。 “皇上似乎对太子也有些不满对吗?” 武王想了想:“应该是当日看他替苏环求情吧,苏家毕竟当年也犯下大错,虽然皇后没有承认别的皇子夭折是他所为但是皇上自然也将那些事情算在了苏家的头上。而不知为何,太后和太子联手保下了苏环,尤其是太子,迫切的想要娶苏环过门。” “安平最近有什么异常吗?她在皇宫中 最大的仇家就是太后和苏环了,若果这件事是她们做的,她们又是如何做的呢?为何能够嫁祸给小k呢?她们绝对不可能知道他的存在啊。” 云朵朵嘟囔着。 “除非……” “除非什么?” 霸爱:冷王贵婿 月亮蛋挞 武王问道,只是云朵朵还没来得及回答,及听到外面有人疾呼一声:“不好了安平公主吐血了。” 云朵朵登时一惊,连忙与武王一起起身往外跑去。 刚一来到安平的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血液的味道,太医们忙忙碌碌的围绕着安平把脉的把脉,施针的施针。 当初那个联合太后坑自己的太医早就不在了,也不知道是被太后处理了还是怎么,现在的太医基本都很安分,见他们进来也打了个招呼。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