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jkj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 愛下-第一一八八章 縮短鍊鐵時間的辦法(二合一)-pocm1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青雀部落的河边站着包括韩成在内的不下十个人。
在河水之中,张着白帆的帆船在水面上航行。
只不过与之前的时候依靠风力进行航行不一样,这个时候帆船的航行,基本上跟船帆以及风没有什么关系。
站在帆船尾部的那个水手,双手抱着韩成等人做出来的‘船舵’来回左右一下一下的摇着。
随着他的摇动,帆船就开始往前前进。
同时,经过了这样一阵儿的熟悉之后,这人对这种新型工具的掌控,已经熟练了不少。
再加上有之前用船桨划船的经验在,所以用这‘船舵’也能够很好的控制船只的方向。
跛等人站在岸上,看着这样的一幕,笑的合不拢嘴。
他们觉得自己等人已经是将船舵给做了出来,成功的解决了帆船转向的大难题。
韩成脸上也带着一些笑容,不过与跛等人的笑容比起来,还是有着一些不同,显得有些牵强。
因为他知道,自己等人现在制造出来的这个东西不是船舵,而是叫做橹的工具。
橹虽然也能够控制着船只进行转向,但功能上面显然是比不上船舵的。
不然的话在后世的时候,人们在大船上面也就不会安装船舵进行转向,而是用橹了。
橹显然是不怎么适合安装在帆船上的。
现在看起来用它推动着帆船前行很是不错的样子,实际上现在的这个帆船只不过是一个模型、或者是一个迷你版的帆船而已。
船只小,橹自然是能够推动,但到时间船只大的时候,再用橹可就不成了。
不过,这个时候意外的发现橹也并不是一个坏事。
因为部落里除了帆船之外,还有其余的小船。
帆船上装橹不合适,并不代表着其余的小船上面装橹也不合适。
等等了就让人做出来一些橹,将之装在稍微改造一番的部落里船只之上。
这样以来,到时间部落里就不仅仅只有用船桨推动的船了,还会多出来用橹推动的船。
至于船舵……
韩成的目光再一次的转向了河水之中在橹的推动下往前跑的帆船,脸上露出来的了一些笑容。
经过了最开始船舵变成橹的懵圈之后,这个时候的韩成思路已经变得清晰了。
这种脱胎于鱼尾巴的装置,现在看来跟真的鱼尾一样,一共有两种功能。
一个就是推动着船只往前进,另外一个就是转弯。
大帆船上面,基本上是用不到第一个功能的。
因为那不知道需要多大的橹才能够做到推动着大帆船前进。
所以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现有的基础之上进一步的改进,将第一个功能去掉,只保持第二个转向的功能就可以了。
心里面这样想了一阵儿,仔细的捋捋思路,韩成觉得没有其余的问题了,看看跛等人,就开口将这些自己所考虑以及所知道的事情说给了他们听。
当然,在说这些的时候,所用的言辞这些,自然是有着一番考究的,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自然也就没有透露。
在听了韩大神子这一番的话之后,高兴不已的跛等人才知道,原来自己等人所做出来的并不是船舵,而是叫做橹,并且跟神子所想要达到的程度还有着很大的差别。
不过就算是这样,跛等人还是觉得很高兴。
因为通过这一番的忙碌,哪怕是他们没有得到预想之中的结果,但还是得到了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将会给部落带来不小的改变,带来不少的便利。
看着众人欢喜的样子,韩成的心情也变得舒畅,他倒是很是欣赏部落里众人这种心态……
遥远的锦官城这里,并没有开的如同锦团一般的木芙蓉,有的是诸多开着白花的葫芦架子。
葫芦是个好东西,不管是做成瓢还是掏空做成其余的容器,都很是不错。
并且,有些葫芦还是能够吃的。
在其还没有长老的时候,摘下来洗干净,不管是切成片熬煮菜汤,还是将之切成丝用开水淖一下,用凉水拔拔,然后凉调都非常的不错。
当然,前提是需要选对葫芦。
并不是所有的葫芦都适合吃。
有的葫芦因为品种的原因,嫩着的时候虽然能够咬的动,但却是奇苦无比,根本不适合吃。
只有那些味道不苦,或者是微苦的葫芦才可以吃。
将之进行区分,并不怎么好进行。
不过这样的事情,并不能够难住对吃有着很强愿望的青雀部落人。
在一大群吃货面前,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事,那些看起来长得跟不苦的葫芦没有什么区别的葫芦,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锦官城周边,这个时候也是一片忙碌。
很多地里面的水稻都熟了,众人在这里忙碌着,对水稻进行收割。
与位于北方的主部落等地方收割谷子的时候贴着根部进行收割不同,锦官城这里的人,收割成熟的水稻的时候,则只对着稻穗下手。
众人一手握着稻穗,另外一手握着镰刀在稻穗底部不远的地方一拉,就轻易的将稻穗给割掉了。
叶子还青着的稻穗主体则安稳的留在这里。
在收割以及行走的过程里,众人显得比较小心,尽可能的做到少伤害水稻的主体。
这是因为这些空了的水稻,再过上一段儿时间,还能够再一次的长出稻穗,并结出果实。
长腿将手中的一大把水稻穗子放下,顺势直起了腰,稍作休息,周边劳作的场景,也随之映入眼帘。
挥舞的镰刀、饱满金黄的稻穗……
这样的情景令的他心旷神怡。
只是想起神子没有在这里的这个事情之后,他的心里面总是忍不住觉得有些不踏实。
他站在这里稍稍的歇息了一会儿,便再一次的弯腰快速的收割了起来。
神子不在这里,并将大任交给了自己,那自己不论如何都需要将事情做的漂漂亮亮!
……
铁山居住区这里,总是充满了烟火味。
黑漆漆的煤堆积在那里,在阳光下有些地方似乎还闪耀着一些光辉。
有人用铁锨铲在显得巨大的煤堆边上,不断的铲起煤石,将之往一个早已经被浸染的看不出来原来颜色的小推车上面往装煤石,随后推着往一个冒着烟的炉子那里走去……
“哐当!”
“哐当!”
算不得清脆、或者是可以称之为沉闷的声响,不住的响起。
硕大的铁锤,不断的砸在一块被烧红了的铁块之上。
有火星随着敲打而朝着周围飞溅。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双手握着大锤、精赤着上身的二师兄才住手。
边上用铁钳夹着铁块的人,赶紧将已经变得黑了的铁块重新放到着火的炉子那里,用火继续加热。
握着锤子的二师兄将手中大铁锤放下,一手在额头之上擦擦汗,另外一只手握着锤柄站在那里看着炉子之中燃烧着的煤炭在风箱的推动下,冒出炙热的火光。
二师兄本身就强壮,并且部落里的第一件铁器,就是他跟神子一起用铁砂弄出来的,所以对冶铁以及制作铁制品很是兴趣。
韩成让他前来掌管铁山居住区,倒也很是符合他的心意。
当然,在这里也不能够总是打铁,他每天都要抽出不少的时间来处理其余的事情。
作为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在部落之中担当重任的人,他对处理这些事情并不觉得有多棘手。
与锦官城那个农业为主的地方不同,定位为工业居住地的铁山居住区这里,看起来要更加的红火与热闹。
也是,单单是看看那诸多冒着烟的炉子,以及火红的铁水还有被烧的火红的铁块就能够让人感受的到这样的红火。
在一些显得比较热闹的声音之中,一个冶铁的炉子被打开,火红的铁水从里面流淌而出……
二师兄站在这里看了一会儿,随后转头见到自己面前打铁炉子上面的那块铁块再一次的变红了之后,便不再朝那边看,而是开始在边上拿铁钳的那人的配合下,再一次的抡起铁锤,对着面前的铁块,开始新一轮的捶打……
事情不会因为二师兄的不关注而据不会继续发生。
就跟在一个人有限的目光之外,还有无穷无尽的事情,在不断的发生着一样。
冶铁炉子那里,暗红色的铁水已经流淌干净。
炉子的边上有着模子,里面的槽子已经被凝固了的铁水充满。
几个人在这里忙碌着。
有一个人则蹲在边上,手中拿着一根树枝在那里写写画画。
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走到边上将手清洗干净,而后抱出来一个木头匣子。
将木头匣子小心的打开,伸手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本子,然后将之打开,并往后翻了几页。
这人认认真真的看着,并不时会用树枝在边上的地上写下一些数字。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他得到了一个新的数字,并用笔将这个数字给工工整整的写在了本子上。
他目光盯着这数字看了一会儿,随后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熔炼一炉铁水的时间,并没有什么进步。
哪怕是在这个过程之中,自己已经尽可能多的做出来了诸多的改变,所起到的成效还是极为的有限。
人总是想要得到更好的东西。
一开始的时候,自己部落得到了煤,开始用煤来冶铁,那时候自己等人觉得,这煤用起来比木炭要好用的太多。
但时间长了,渐渐的自己居然是觉得煤炭不怎么好用了,想要在现有的基础之上,让冶铁变得更快,更好……
坐在这里愣愣的想了一阵儿,韩有礼将目光从本子上面收回,重新显得小心而又珍贵的将本子放回到了匣子里面,把匣子放好之后,便参与到了劳动之中。
只不过在进行劳动的过程里,他还是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不断的想着这个事情。
“有礼!赶紧干活!别发愣了!”
与他一起干活的人,见他总是走神,当即便忍不住的出声提醒。
按照以往时候的经验来看,只要这样一喊,韩有礼立刻就会赶紧好好干活,哪怕是过上一阵儿之后,就会再一次的忍不住的走神。
不过这一次却有些不一样了,被人提醒了之后,韩有礼不仅仅不像之前那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相反脸上还一下子就露出来了满是激动的神情。
“我、我想起了一个能够缩短冶铁时间的办法!”
他显得激动的对身边的同伴这样说道。
听到他这样说了之后,边上的人不由的为之一愣,旋即都是不由的乐了。
“这样的办法你都想起来很多了,结果现在咱们冶铁的速度跟之前的时候比起来,也没有快多少,还是差不多……”
有人忍不住的这样出声说道。
边上的人闻言也是忍不住的笑。
“这、这一次不一样……”
被泼了一些冷水的韩有礼这样为自己争辩道。
“这样的话,你也说了很多了。”
之前开口的人,再一次笑着说道。
其余人也都跟在继续笑,气氛显得欢乐。
至少是这些笑着的人觉得欢乐。
“这次真的不一样……”
韩有礼黝黑的面色有些泛红。
他继续为自己争辩,只是声音与之前的时候比起来要小的多,显得没有底气。
“还是赶紧干活吧,干活要紧,抓紧时间多冶炼出一些铁,比其余的什么都强!”
与韩有礼等人一起干活中的一个人这样开口说道。
其余人也都纷纷应和。
韩有礼虽然现在就想要将自己的想法进行验证,但看着现在的一幕,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是忍住心中的急切,耐着性子干活,准备等到晚上或者是其余有点空闲的时候再抽空验证自己的想法。
“你想到办法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道别样的声音传来。
韩有礼回头,看到了走过来的二师兄。
看着二师兄,再听着二师兄的询问,韩有礼显得很是犹豫,但最终还是重重的点下了头。
“那你就放手去做吧,这里的事情,我会安排其余人代替你做。”
出乎意料,二师兄不仅仅没有怪他,还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这让韩有礼不自觉低下的头,一下子就扬了起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