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2fv優秀言情小說 風起雙神討論-385突生變故分享-f9tbe

風起雙神
小說推薦風起雙神
斑鸠见二人都不服气,反正薪柴已经添上,这里的暗能场正在趋于稳定,就是真要出手教育一下他们几个的话,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好,这样把,你们随意出手,不过如果输了就给我都消停点滚回去,该干嘛干嘛。”
斑鸠显得不屑一顾,一副早打早收工的样子,这可把王有才和朱莉奥二人给气着了,人家也是要脸面的,王有才使使眼色,朱莉奥悄悄打开尤姆的限制,那巨人站了起来。
“诶哟,一把年纪还玩这手,你们不用偷偷摸摸,让这个尤姆也一起上,剩下的人听着,实力不够的全都给我退的远一点,一会儿打起来扛不住可别怪我没说哦。”斑鸠的态度漫不经心的让人郁闷。
刘月夕在一旁静静看着,罢了罢了,有这位‘配天’境的强者存在,想要谋取业火是没有半分可能了,只是这次回去不知道该如何和李煜交代,总不见的真去攀附麟麟邪的裙带吧还有月亮女神的任务,想着就闹心。
不过这样的顶级高手出招是非常难得的机会,按照麟麟邪的说法,斑鸠应该是一位偏向骑士的强者,王有才是顶级魔导大师,朱莉奥也是厉害的炼化大师,加上灵魂强度有如实质的尤姆,以一敌三,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战斗场景,刘月夕很是期待。
王有才非常愤怒,一如既往,一如既往,斑鸠还是高高在上,还是看不起他,“朱莉奥,给尤姆炼化一副铠甲,斑鸠的正面攻击谁都挡不住,尤姆体型太大,速度上肯定吃亏。”
朱莉奥炼化出一副红色铠甲,就如活物一般,慢慢布满尤姆全身,“枢密使,你难道是要使用那一招吗?”
王有才点点头,对付我们的斑鸠大人,除了那一招我想不到还有别的方式,助我,说完他单手一挥一个闪现躲到尤姆身后,然后半蹲下,双手紫色雷电插入大地,一个巨大的雷电大阵慢慢成型,巨人王尤姆彻底站了起来,他手里握着一把巨大的斧刀,火势赫赫,刘月夕从来没有见过暗能总量如此强大的人,就是用有色眼镜来看都是亮亮的一团,不过反观我们的斑鸠大人还是那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斑鸠到底使用什么武器。
“哟哟哟,有这么一点阳光大王的味道哟,不过也就是那么一丢丢啦,王有才,我早和你说过了,你在雷法上没有什么天赋的,灭世之雷固然厉害,可门槛极高,现如今真正能玩转此法的一个在炉子里烧着,还有一个嘛前几天我刚和他交过手,真心话,那是刻印在血脉里的天赋,学不像的,画虎不成反类猫的道理你不懂吗?”
王有才听了更生气了,讽刺道:“我资质平庸,不似议长大人你,一生下来就注定能走一条孤独的道路,不过这些年我也刻苦磨练了一些技艺,最近小有所成,还望大人看看,有没有几分猎龙战神的韵味。”
冲天雷芒从他身前直冲云霄,天地色变,借着核心区浓厚暗能使得整片天空全都是五色雷光闪耀,又有尤姆挡在王有才前面做肉盾,斑鸠探头看看天上的狂雷,摇摇头,“驳杂不精,盲目追求存粹强度,毫无意义,王有才啊王有才,其实你若是花些心思,将你的掌心雷好好提升一番,或许我还会认真几分,就这点三脚猫功夫,还是算了吧。”
王有才冷哼一声,“议长大人口气不小,那就请你接下我这招雷暴术吧。”
他大吼一声,‘雷暴·落雷’,空中的雷在那一刻全都汇聚到一起,那雷柱粗壮的连天空都要被它捅破一般,斑鸠还是老样子,只是呆在原地等着这一击,全无畏惧,难道他是要硬接下这一招吗?刘月夕不敢想象,他的雷毡脆也属于雷法,但是就算搞到反噬己身也无王有才此法十分之一的威力,这哪里还是人力所能接下的。
就在这时,斑鸠突然动了一下,随后整个浮岛也动了一下,他眉头紧皱,但是目光根本不是盯着那团恐怖的雷芒,“这小丫头,还真能给我整事情,这下麻烦大了。”
王有才的落雷正要倾泻而下,斑鸠却突然出现在尤姆脑袋这一边,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伸手拽住尤姆头上那顶灵魂控制器,一把捏碎,这下可遭了,一直是王有才负责控制尤姆,斑鸠这一下正中他的要害,魔导师最要不得的便是精神力反噬,他喷出一口鲜血,当场昏死过去,紧跟着,王有才施展的落雷彻底失控,不过斑鸠出手了,他手里出现一把细剑,天上几近失控的雷就如最乖巧的孩子,在斑鸠的指挥下,一道道打向斑鸠所希望的位置,刘月夕彻底看傻了,这可是一位顶级魔导大师所施展的失控的落雷,斑鸠大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好像学习一下啊,难道骑士的巅峰就是玩法归一,什么都是玩!!
但是斑鸠显然没有兴趣关心刘月夕的好奇心,他命令到:“崔斯利安,快去将我妹妹从法芯圣殿里绑出来,简直是胡闹,她把最后一道防御网打开了,主教,看看火魔女塔现在能不能使用,立刻瞄准核心区随时准备攻击,还有将所有外层防御网全部打开,让卡萨斯雇佣兵进城驻防,快,若是深渊恶魔们真的钻到城里,那这城里的市民就完蛋了。”
彼得知道事情大条,不敢有半分怠慢,斑鸠又让实力不足之人迅速离开核心区,只留下少数够资格的强者,他手里的细剑不停的挥舞,一道道雷就这样空打在地上,谁也不明白他在干什,刘月夕上去问,“斑鸠大人,最后一层防御网到底是什么啊。”
斑鸠确是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你们几个,还有你这个大个子,都别瞎问了,一会要是有什么阴影里跑出来什么鬼东西,不惜一切代价砍死它们,我可能顾及不上,快快。”
他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在场的朱莉奥包括波顿全都蒙圈了,议长大人这自我加戏的本事还真是绝了。突然阴影中还真就跑出来一头扭曲的怪物,就像长错方位的畸形娃,他的身后还冒着一团红色光点,众人一拥而上,但是怎么砍怎么轰都不起作用,急的斑鸠哇哇大叫,“傻呀,砍本体就是那个红色的点,但是众人都被他说的摸不着头脑,哪里有什么红点啊。”
不过刘月夕是看到的,他冲上去手起刀落,红点被他砍破消失不见,紧跟着畸形娃也消失了,“那是什么东西.”不明真相的几位惊恐的询问,因为就在刚才的短兵相交中,有一位留下来的佣兵战士被那怪物仅仅是摸到一下,手上便被划出一道黑色创口,如肉芽一般的黑色物质更从伤口处疯狂的长出来,幸好边上年长者眼疾手快,当场将他手上一大块肉切了下来,崔斯利安一把火将之烧尽,才免予异变,而且烧的更邪门,那块切下来的肉居然会嚎哭。
斑鸠面色严肃,手中细剑挥舞,就像一位雷电的指挥家一样,“你们不是都想去看看真正的深渊吗?这就是从深渊里跑出来的低级怪物,这叫孽帑,很难缠,只有斩击它的本体才能将他们完全击杀,都给我打起精神,崔斯利安让你的火狩第一队全都去火魔女塔坐镇,我这雷坚持不了多久的,决不能让深渊里头的怪物溢出去。现在我以罪都防卫军总司令的名义命令你,对圣殿所在建筑群进行无差别攻击,不得延误,此命令立即生效。”
崔斯利安愣住了,对圣殿建筑群无差别攻击,天啊,这里累计的资料财富可是罪业之都真正的家底啊。但是斑鸠的语气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崔斯利安,重复一遍我的命令。”
“是,总司令,我以下,火狩一队全员坐镇火魔女塔,对圣殿建筑群进行无差别攻击。”
这时所有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斑鸠叹了口气,又说:“波顿弗莱啊,枉你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若不是我所见之大恐怖实在不愿与诸君道之,我又何苦一人支撑这个秘密到现在,王有才逼我,朱里奥有野心,你们二位又是何必呢,若今日之事不可收场,诸位青社同仁都该以何面目面对生活在罪都的无辜百姓呢。”
波顿这时才意识到斑鸠议长是有自己的苦衷的,自己不该与王有才密谋,更不应该在罪火核心区动手脚。“大人,是我等。。”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过眼前这一关吧,你二人都擅长空间传送术,去西殿找清司衙门的人,这会儿石骑士应该都已经可以使用了,清司的人实力弱,就请你们二位将他们安全的送回上城区,拜托了。”原来斑鸠议长一直都有自己的安排。
随着火魔女塔的恢复正常功能,一道道火焰无差别攻击开始了,千年的建筑都炸毁不少,但是黑暗中的阴影怪物依旧漏出来几个,众人打起来非常的费劲,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先前敌对的双方紧密的团结在一起,他们共同击杀从深渊里冒出来的敌人,朱里奥给所有人炼化出铠甲,巨人王尤姆挥舞战刀一往无前,不过这个时候最厉害的倒是刘月夕,因为只有他能像斑鸠一样看到那团红光,那才是这些深渊生物的真正本体。
石骑士的加入稍稍缓解了一些压力,它们坚硬的身躯天生无惧那些深渊生物的感染,不过斑鸠议长依旧觉得事态严重,“不行了,不行了,这次够呛,连增殖怪都出来了,这样下去不行。”斑鸠很烦恼,彼得询问:“大人,业火已经恢复,为何迟迟不能压住深渊反噬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