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l7qp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星門-第五百三十八章 李天君也崩潰了閲讀-gerhq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果然不愧是“偷窥之神”,随时随地,随心所欲……保持着偷听状态。
少女大巫大概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念及与大能有关的事情会引起注意她知道,但对方回答得这么快,这么利索就是她完全没想到的了。
因此在那愣了半晌,一身劫光明灭不定,闪耀个不停。
一张脸呆住,小嘴微张,看上去竟有着几分萌的感觉。
不过不管是少女大巫本身,还是正在偷窥的无相,都是没有这种感觉的。
无相继续愤怒的道:“不要什么脏水,都泼到本尊头上!”
少女大巫哼了一声:“原本还不敢确定是你,但现在,我已经可以确认,就是你,无相!从你的灰山滚出来,与我一战!”
少女身上的劫光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无量光,像是一轮煌煌天日,身上的威势,也提升到极致。
她很清楚,无相没那么好招惹,曾经也是横推一世的可怕大能。
如果不是因为受了刺激,从此躲进灰山不出,当世能够对付他的人,还真没几个。
但这几个人当中,恰恰就包含了她!
她可不像之前被老道士跟凌逸干掉的那些大巫,只擅长咒术,别的不怎么样。
她可是有其他本事的!
即便面对昔日的无相,她也丝毫不惧!
更别说是一个已经半废,躲在灰山不敢出来的无相。
陰婚詭嫁:妖孽鬼夫太囂張
尤其此刻,她内心深处充满愤懑,正急着杀人泄愤的时候。
“呵呵,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你算老几?”无相压根就不上当,操着稚嫩男孩的声音,冷笑着回应道:“我现在还是个孩子,欺负孩子你就这么心安理得?”
“……”
少女大巫没想到对方堂堂一代大能,竟然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还是个孩子?
怎么寻思说出这话的?
“行,无相,你这无胆匪类,不出来是吧,我今天就把你的灰山直接打个稀巴烂ꓹ 看你出不出来!”少女大巫也动了真怒,明知灰山那地方很特殊ꓹ 但她已经顾不上那些了。
整个群族都叫人给灭了,虽然罪魁祸首表面看上去是凌逸凌人皇,可实际在她看来ꓹ 罪魁祸首却是拯救了凌人皇的无相!
没有他多管闲事,凌逸早就被真正咒死了!
凌逸一死ꓹ 自己的群族怎么可能遭逢这种劫难?
所以,凌逸必须死ꓹ 但拯救他的无相ꓹ 更得死!
少女大巫直接动身,其他大巫随后跟上,一个个气势惊天的朝着灰山那边杀过去。
……
却说李天成回到自己道场之后,望着道场中那些满目疮痍的宝库,心态直接就炸了!
之前在那群大巫们面前,他还表现得挺正常,但在亲眼看过之后ꓹ 整个人都不好了。
摸到他的道场,毫无顾忌的直接搬空他所有宝库的大道物质……变成年轻人的凌人皇ꓹ 竟然这样无耻!
更让李天成心态爆炸的ꓹ 是他引以为傲的道场ꓹ 就像个筛子……哪怕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ꓹ 但那些徒子徒孙们的防御心态,跟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分别ꓹ 只要想潜入进来ꓹ 完全不需要费多少心机ꓹ 直接就可以。
他就是偷偷潜回来的!
就是想看看,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之后ꓹ 那群人能不能长点记性。
事实证明,没有。
把老李气得有种想吐血的感觉。
以他的身份地位和修养,自然是不可能当众大发雷霆口吐芬芳,于是把几个心腹弟子,包括瞿成在内的人叫到跟前,好一番大发雷霆口吐芬芳。
修养这玩意儿,其实就是一层纸。
所谓修养好,只是因为没被突破底线。
一旦底线被突破,再好修养的人,也会瞬间暴怒,化身大狮子。
李天成现在就成了一头暴怒的狮子。
他在自己的书房里,将几个成名多年的无上大能给骂得狗血淋头。
“你们是一群什么玩意儿?”
“我几乎从不出道场,偶尔出去这么一次,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关键是你们的心态!”
“整个道场,所有存储大道物质的宝库尽数遭劫,然后呢?然后你们依然无动于衷!”
“我根本没费什么力气,悄然归来,一路成功摸到这里,你们竟无一人察觉?”
“你们都在干什么?”
“忙着生孩子吗?”
李天成双目绽放灼热的神光,在众弟子身上一个个扫过。
那神光中的符文,在众人身上燃烧,一个个被烧得龇牙咧嘴却也不敢反抗。
一群人全都跪在李天成面前,连辩驳都不敢。
可越是这样,李天成越是有种“老子教了一群什么玩意儿”的感觉。
堂堂三十三层天,最顶级的无上大能,也是平日里被奉承最多的一位大佬,教出来一群连自己家都看不住,随随便便被人偷家的弟子……这传出去,他的一世英名怕是都要毁在这上。
骂了半天,也没人敢辩解一句,更别说辩驳了。
李天成也有些骂累了,坐在椅子上,眼神冰冷的看着跪在地上这群人。
尤其大弟子瞿成,更是叫他失望!
真是干啥啥不行,装逼第一名!
当初让他带着联军去攻打第九星门,在李天成看来,那纯粹就是一场为“少帅”镀金的战斗!
他期望着瞿成能够大胜归来,然后携着这种威势,直接进入三十三层天的顶级权利层。
毒医狂妃:腹黑三郡主
结果呢?
整个联军,在他的带领之下,被打的灰头土脸,几乎是被按在地上摩擦。
絕色寵妃 景小樓
当然,跟后面的石坦君比起来,损失算是小的。
可那有鸡毛用啊?
他要的是这个吗?
如果瞿成能直接豁出命去,哪怕死了,都比当时灰溜溜回来强!
现在倒好,对外外行,对内……也特么外行!
家都叫人给偷了,还被蒙在鼓里呢!
就在这时,跪在地上的众人当中,有人身上传来玉符波动。
但这人根本不敢接,哪怕知道一定是有要事发生,也不敢再给李天成发火的机会。
李天成呢,也不清楚这件事,玉符的波动,是体现在精神层面,并不会被外界感知。
契约情人,总裁被我玩坏了 随心
他一双眼在众人身上扫来扫去。
大弟子瞿成跪在最前面,低着头,但还是能感觉出他现在很惭愧。
嗯,情绪把控十分到位!
其实就是躺平任嘲嘛。
该悲伤的时候我就悲伤,需要惭愧我就惭愧,反正情绪肯定都对,你骂我我也不反驳,你说我我就嗯啊答应着……但我就是不行,没有那能力。
攻打第九星门之类的事情,不要找我。
欢喜冤家:校草同桌大坏蛋
我很废的。
就是这样。
再看其他人,一个个也都是低眉顺眼。
李天成突然有些疲惫的叹息一声,挥挥手:“都走吧。”
这时候,核心弟子当中,一名相对最年幼的弟子突然开口:“师尊……”
李天成微微一怔,看了一眼过去,他以为终于有人肯站出来承担一些什么了。
结果——
“这次弟子受到的损失最重,能不能,多补……”
“滚!”
李天成面无表情,只送了一个字给他。
最年幼的弟子被吓了一跳,顿时灰溜溜的跑了。
“瞿成,”李天成在瞿成即将也离开的时候,突然开口,“你留下。”
瞿成心里顿时感觉苦涩,早知这样,昔日挣什么大弟子呀?
好处没见有多少,但身上这担子,可是真重。
众人都出去之后,李天成看着瞿成,沉声道:“交给你一个任务。”
瞿成很是乖巧:“师父您讲。”
李天成看着他:“你去几位天君那里走一趟,去……借一些大道物质过来,记住,不要用为师的名义,用你的名义。”
瞿成瞬间想到原因,怕是师父答应了那群大巫,如今却没有能力兑现!
想想也真是挺神奇的,那凌逸前脚刚从这里放肆的抢完大道物质,后脚就被一群大巫生生咒死。然后呢,始作俑者的师父,却没有“酬金”付给那群大巫……
不过那凌逸如果真的已死,就算付出些代价,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点点头:“我明白了师父,还有其他事情要交代吗?”
别的不说,态度这块,瞿成这位大弟子从来都是做得很好的。
李天成摇摇头,道:“没有了,你只需要把这件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瞿成这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师父,那凌人皇……”
这也是李天成目前唯一比较欣慰和开心的事情了,那张宛若冰山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淡淡笑意:“死了!”
语气非常笃定,也透着轻松。
瞿成也是松了口气,喃喃道:“终于死了,总算死了!”
那张脸,那道身影,简直就是他的心头梦魇!
瞿成随后一脸恭敬的告辞离开。
他走后不久,就有一名李天成弟子,急急慌慌再次赶来求见。
看着去而复返的弟子,李天成一点笑容都欠奉,面无表情问道:“你又来作甚?”
那弟子道:“师父,刚刚得到消息,那群……那群人,在第九天得灰山……跟人打起来了!”
第九天……灰山?
李天成腾地一下站起身,整个人直接化成一道长虹,消失在这里。
第九天的灰山,那不是无相老祖的闭关地吗?
那群大巫,怎么可能跑去挑衅他?
还跟他打了起来?
不知为何,李天成心里突然隐隐的……生出一股特别不祥的念头来。
他感觉这里面,很可能是有问题的!
虽然不清楚无相跟昔日的凌人皇是否有旧,但那群大巫刚咒死凌逸,就跑去打无相,这太不合理了!
无尽岁月,那群大巫都能跟无相同在第九层天,互相不招惹,所以存在宿怨的可能微乎其微。
那么也只能是最近才结的仇。
最近……最近除了为干掉凌人皇而努力之外,还有什么事?
所以李天成心急如焚,他必须要第一时间,了解发生了什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