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4e1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分身強無敵 三時三秒-806分享-877y1

我的分身強無敵
小說推薦我的分身強無敵
虽然说不应该“歧视”,但是对于不少人而言,以及源自于过去的“历史”,让这些人在心里其实还是有着“排外”的心理,只不过平时不会表现出来。
而一旦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情,在某种情况的诱导下,他们在面对外来的敌人时,就会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而变得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所以,在这个时候,这片城市里的许多人,在听说了煤港路发生的事情后,知道了有两个“外国人”正在残杀同胞,他们顿时都义愤填膺。
随着伤害权限的解放,聚集在煤港路街道上的人们,开始了对罗兰德和维克多两人的反击。
这个情况让罗兰德和维克多都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因为这些人的等级装备都不强,他们的攻击打在罗兰德和维克多的身上,所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
尽管如此,一旦数量多了起来,单凭众多的攻击频率,依然对罗兰德和维克多造成了威胁。
“大意了……”罗兰德不禁露出无奈的神色,“我们忽略了人心。”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维克多也跟着小声询问道。
“看来我们这次的‘任务’要失败了。”罗兰德无奈的叹了口气。
受到这些人的阻拦,罗兰德和维克多逐渐追不上逃离的刘成仁了,只能看着刘成仁的身影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虽然他们两人依然可以通过小地图的指引,再次找到刘成仁,但是现在,罗兰德和维克多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从这些义愤填膺的人海之中逃出去。
而且,他们两人把这次的事情搞砸了,已经在这个城市中引起了众怒。
就算能够顺利的从这个城市里逃走,可是,一旦他们的目标人物刘成仁一直躲在这个城市里,那么罗兰德和维克多就有些无可奈何了。
因为罗兰德和维克多已经在这个城市中“暴露”了身份,引起了众怒,一旦再次进入这个城市里,那么肯定会引来这里的人们群起而攻之。这也就相当于是变相的保护了刘成仁。
至于说,要让罗兰德和维克多把自己的目的说明解释给这些人,那显然也是无济于事的了。
因为他们两人在刚才“滥杀无辜”是铁一般的事实,百口莫辩,而这种解释显然是苍白无力,无法服众,所以根本不可能指望这种解释就能平息这里的人们的怒火,反而很有可能会让这里的人们更想要保护刘成仁,避免刘成仁受到罗兰德和维克多这两个“外国人”的侵害。
罗兰德很快就想通了这一点,所以他觉得自己两人这次的任务是彻底的“失败”了。
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
“唉……”
在留下一声叹息之后,罗兰德和维克多两人就在愤怒的人海攻势下,被这些人的群体攻击杀死。
实际上,他们两人也是在最后选择放弃了抵抗。
姑且就当做是对自己之前所作所为的“代价”吧。
随着罗兰德和维克多的死亡,这次的骚乱也在随后逐渐平息了下来。
确认了那两个外国人已经死去之后,这个城市的“管理者”便在随后赶紧重新把“攻击保护”的机制重新开启,避免安全区里出现更大的混乱。
但是,因为之前开放的伤害权限,已经让这个安全区里的别的地方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有的人就趁着刚才的那段时间里,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
……
罗兰德和维克多的死亡,并不意味着这次的事件就这样结束了。
只不过是罗兰德和维克多两人不会再来到这里,而会交给其他人再次进入到这个地方来对付刘成仁。
罗兰德和维克多两人重新回到了那个“游戏空间”里后,就把自己在那个世界中的一些遭遇告诉了别人,同时也直接透露了目标人物的身份和名字。
这样就可以方便下一次进入这个世界的人可以直接找到目标人物刘成仁。
再次进入的间隔并不长,没过多久就有了新的队伍进入了这个世界。
……
刘成仁从煤港路顺利逃离之后,他没有立刻离开这个城市。
因为在这个时候,随着伤害权限的开启,这条街道上的人们都开始对那两个“外国人”进行了攻击。
发现了这一点后,刘成仁就躲到了一边,静观其变。
至少这两个人暂时是威胁不到他。
他们为了应付这个城市里的人们就已经焦头烂额了。
直到确认了这两个“外国人”的死亡,煤港路上义愤填膺的人们逐渐消了火、纷纷散去之后,刘成仁这才能够确定自己暂时是安全了。
不过,虽然这次袭击了自己的这两个“外国人”都已经死去,但是刘成仁的心中依然有些忧心忡忡。
因为不清楚罗兰德和维克多这两个人袭击自己的目的和原因,所以刘成仁无法确认是否还会再出现其它的袭击者。
(那么,就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吧,这次的袭击事件并不是结束,我有可能还会再次遇到其它的袭击者。)
从这方面来考虑的话,刘成仁想要能够应对有可能会再次出现的危机,那么就得要继续去提升实力,拥有足够自保、甚至反击的力量。
于是,刘成仁就不再继续留在这个城市里,而是很快就找到了传送阵,再次前往了荒野之中,开始了新的杀怪练级、任务探险的生活。
然后,随着新的“敌人”的到来,刘成仁的这个生活很快就结束了。
而且是真的结束了。
……
罗兰德和维克多两人回到了“游戏空间”里之后,就把自己在刚才的那个世界中的一些遭遇告诉了别人。
由于他们两人的“任务失败”,接下来就会交给其他人前往那个世界继续去完成未完的“任务”。
接替了这项任务的,是罗兰德和维克多认识的人。
“早就跟你们说了啊,和我们一起组队不是很好么。”为首的男子向罗兰德说道。
他在得知了这件事情后,露出有些无奈的神色。
“是我们大意了,下次一定注意,而且,我们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啊,不想一直依赖别人的帮助。”罗兰德回道,他对此很是无语。
不管是自己的失败,还是这个人的“关心”。
“你们要小心了,那个人的成长速度很快,如果不尽快找到并解决他,恐怕你们也会失败的。”维克多提醒道。
“你也太小看我们了,根据你们之前的描述,就算他再怎么成长,只要上限在那里,就不是我们的对手。这次就交给我们了,你们去下一个世界吧。”他说完之后,就带着自己的队友一起进入了这次的任务世界。
罗兰德和维克多对视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后,开始搜索接下来的任务。
不过,还没有等他们两人进入下一个世界。
没过长时间,刚才进去任务世界的那一队人,又再次出现在了罗兰德和维克多两人的面前。
“不是吧?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不成是失败了吗?”维克多惊讶的问道。
“都跟你说不要小看我们了啊。根据你们之前提供的准确情报,我们进入这个世界后,很快就找到了目标人物,然后一鼓作气的就解决了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难度。”他显得很轻松愉快的样子。
“草。”维克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
“唉?你不用这么激动嘛。毕竟人与人之间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我一个滑铲就能秒了他,而你就算是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也恐怕解决不了这件事情吧。”他露出一副微笑,很自然的回道。
“虽然知道你们很厉害,但是这也太效率了吧。”罗兰德则是有些无奈的样子。
他在为双方之间的差距而深感无奈。
(不愧是在短时间内就解决了至少三十个目标的队伍啊。)
“也不是那么说嘛,我们能够这么快就解决了目标,主要还是你们提供了准确的目标情报,让我们省去了确认目标任务的时间,可以在进入这个世界后直接确定目标人物,然后直接动手就行了。
不然的话,我们就会像你们之前一样,得要等到探索系统给出了准确的定位情报之后,才能确认目标人物。
如果不想等待这些时间,那就只能干脆就毁灭整个世界,把所有的人都杀了,那么肯定会在我们杀光所有人之前,先把目标人物找到并解决了吧。”
“虽然这么说,但是‘上面’并不推崇做这么极端的事情吧。”
“那是当然,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不会真的这么做嘛。”
“我当然相信你们这一点。”
“很可惜,有的人却不一定会那么好心了。”
“你说的也是。”
……
这里又是一个新的世界。
……
映入眼前的画面,是让十六夜感觉到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
这里是一个书房。
他正趴坐在书桌前,因为刚刚醒来而抬起了头,看向了面前打开的窗户。
他似乎是在刚才睡着了。
(这里是?)
十六夜一念及此,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另一段记忆。
那是名为“布兰多”的少年的记忆,也是他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名字。
(我这是穿越了?而且还是魂穿?偶摩西罗伊。)
对于自己此时的遭遇,十六夜不但没有感觉到惊慌失措,反而是露出一副像是见到了有趣的事情时的微笑。
他确实是对于自己现在的遭遇感觉到有趣。
(虽然我的实力‘平平无奇’,但也不至于突然间就魂穿到了异世界吧。而且这个家伙似乎也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不至于突然暴毙,让我趁虚而入啊。)
但不管怎么样,十六夜魂穿至此,成为了这里的名为“布兰多”的少年是可以确定的事实。
(好吧,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也算是一次难得的新鲜体验,我就姑且借用了你的名字和身份,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吧。希望这里不是那么无聊,至少能给我一点乐子。)
确认了这一点后,十六夜便不再纠结于魂穿的问题,而是开始着眼于当下。
从布兰多的记忆中,十六夜大致了解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这个世界是类似于欧洲近代工业革命时期的背景,有汽车、火车、飞机之类的交通工具,也有枪械火炮之类的热武器,只不过还没有发展出威力更强的大范围杀伤性武器比如核武器。
而布兰多是一位十六岁的少年,家世普通,他有一个妹妹,但不是亲妹妹。他的父母都是市内一家工厂的普通员工,而且他的父母是再婚的,布兰多是跟着他的父亲,而名叫罗莉的少女则是跟着她的母亲。
虽然是离异后再度结合的家庭,但至今为止,他们家庭和睦,相处融洽。
不过,其实还是出现了一点小问题。
为了能够让这两个孩子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他们的父母省吃俭用的把布兰多和罗莉送到了市里最好的高等贵族学校中读书。
但是很可惜,布兰多和罗莉两人在学习方面似乎并不怎么擅长,在学校班级里的成绩始终处在中流层次。而且,因为是贵族学校,所以周围的大部分学生的家世很好,非富即贵,出身平凡的布兰多和罗莉两人就因为周围的对比,而逐渐产生了自卑的情绪。
虽然学校里的那些学生,大部分人都很友善,并没有搞歧视什么的。
(嗨呀,看来这个世界很普通的样子,看样子会很无聊呢。)
回顾了一下布兰多的这些记忆后,十六夜不禁露出有些无聊的神色。
在布兰多的这部分记忆里,十六夜并未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而所谓的“特别之处”,应该可以说是“超凡之力”的存在吧。
(那么我的力量还在不在呢?)
十六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了床与桌子间的空地上,活动了一下身体,握了握拳感受了一番自己的力量。
(嗯……虽然还不完全,但我的力量还在,至少暂时无法完全发挥出全力。)
十六夜很快就确认了这一点。
然后,他又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低头看向了桌面上摆放着的这个课本。
这是布兰多正在学习的“语文”课本,上面勾勾画画的,看样子是做的笔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