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j2sd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第十三章 得知‘真相’讀書-iuj0p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威信,自然是李杰故意发出去的,他现在都离职了,哪还有出差这档子事,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让钟晓芹回家住或者回父母家住。
剧中钟晓芹因为既不想回家面对‘陈屿’,又不敢回父母家害怕老人看出端倪,最后拖着个箱子赶去上班。
钟晓阳看到钟晓芹衣服也不换,立马察觉到钟晓芹的感情出现了危机,而后大献殷勤。
再之后得知钟晓芹离婚了,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虽然李杰已经决定收拾绿茶男,但是前期侦查、准备工作尚未就绪,期间起码需要两到三天的缓冲期。
而钟晓芹明天就要回城了,他可不想让绿茶男看出点什么。
正好他这几天准备搞事情,其中部分工作不适合在家里做,出去住酒店明显会方便很多。
翌日,李杰拖着一个空的行李箱走出了家门,他今天的装束和平时大不一样,头上带着帽子,脸上简单的画了点妆,就连自身的气质也跟着变了。
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只怕一时间还真认不出他来。
之前在暗网上订的东西到了,卖家昨天晚上便将取件码通过邮件发了过来。
这次交易全程无接触,姓名、电话、地址统统都是假的,交易货币用的也是比特币,根本查不到交易记录,卖家顶多知道取货地点是在魔都。
哪怕被人查到这些信息,李杰也不怕,魔都那么大,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出三无人员实在是太难了,何况谁规定了在魔都取货就一定住在魔都。
李杰这次买的东西有点多,老三样‘三件套’(身份证、银行卡、电话卡)是必备物品(用来住酒店),一套完整的化妆套件,其内包含部分仿真硅胶部件,这东西从普通渠道买起来太麻烦,还容易留下痕迹。
另外,还有几套定制的仿真制服以及各种小玩意,包括但不限于跟踪器、防监听监视设备等等。
这些东西零零总总加起来花了李杰两万多块,衣服和三件套的价格只是零头,大头主要是在那些设备上。
由于东西比较多,李杰一共分了两个地点存放。
虽然每个快递柜上都有监控,但是李杰带着一顶鸭舌帽,只要稍微注意一点,基本上不会留下影像。
耗时三个小时,李杰终于取到了包裹,最后一处存放地点附近恰好有一座商场。
取完东西之后,他直接奔着商场洗手间而去,包裹里的部分东西不太适合在公共场所检查。
这家商场比较老旧,平时的人流量就不大,工作日的上午人流就更小了,李杰进入隔间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
首先检查的就是三件套,他在购买身份证的时候特地选了一个轮廓差别的不大,易容的时候如果脸型差异太大,面部的填充物就会变得,到时候面部表情会显得非常僵硬。
检查完三件套,李杰又检查了一遍易容套件。
卖家还算实诚,寄来的东西都是‘正品’,虽然算不上顶级,但是用来敲闷棍完全足够用了。
就在李杰忙着化妆的时候,钟晓芹已经和王漫妮回到了市区,顾佳的车子是王漫妮开的。
经过一夜的思考,钟晓芹最终决定这几天回父母家里住,不过再回去之前她得先回家一趟,拿点换洗的衣物。
虹口花苑,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停在了楼下,王漫妮降下车窗对着提着箱子的钟晓芹问道。
“晓芹,要不还是我送你过去吧?”
钟晓芹勉强的笑了笑:“不用了,待会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王漫妮见状也不再多言,该说的路上已经说过去了,而后嘱咐道。
“那行,待会你到了家里给我发个威信。”
“嗯,拜拜,曼妮,待会你路上小心点。”
“嗯,拜拜,你上去吧,我走了。”
钟晓芹站在原地挥了挥手,直到车子消失在街角方才向着楼上走去。
虽然她这次只离开了两天,但是她却感觉好像离开了很久似得,明明之前看起来非常熟悉的景象,此刻却显得有点陌生。
她本来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经常追剧追到哭,这栋楼里有她太多的回忆。
第一次参观爱巢、第一次装修房子、第一次同居、第一次喂鱼、第一次做饭、第一次收拾房间、第一次吵架、第一次被呼噜声吵到失眠、第一次被气哭、第一次怀孕、第一次流产。
三年间,在这栋不起眼的老房子里,钟晓芹留下了太多太多的第一次,其中既有甜蜜的回忆,也有伤心的。
叮!
钟晓芹浑浑噩噩的拖着行李箱走出了电梯间,当她看到焕然一新的门锁时,不由得愣了愣神。
之前那把破锁老是打不开,为此她和‘陈屿’吵过好几次。
没想到,这婚离了,他倒是把锁给换了。
钟晓芹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念道。
‘陈屿啊,陈屿,现在知道换锁了。’
新锁是一把密码锁,李杰昨天晚上已经把密码发给了钟晓芹,密码用的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钟晓芹在输密码的时候,不禁回想起他们领证的那一天。
那一天,当他们满怀欣喜的拿着结婚证走出民政局,恰好看到交警正在给他们开罚单,倒是和离婚那一天一模一样。
进入家门,钟晓芹看到客厅里的鱼缸,第一个念头居然是。
‘出差一个礼拜,鱼要喂几次?’
随后,钟晓芹立马将这个念头甩出了脑海。
‘哼!婚都离了,鱼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钟晓芹忽然觉得这个家呆不下去了,家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他们俩个的专属回忆,越看心里越难受,她赶紧走进卧室,胡乱的拿了几件换洗衣服。
然后好像逃离似得,马不停蹄地逃出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家。
直到走出那道铁门,钟晓芹方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一些。
正在这时,满文建迎面走来,他看到钟晓芹提着箱子毫不意外,只当她是回娘家,而后随口问道。
“晓芹,陈屿在家吗?”
钟晓芹抬头一看,意外道:“满哥?陈屿不是出差了吗?”
满文建闻言面露难色,心里估摸着‘陈屿’没敢把停职的事情说出去,可是他觉得‘停职’这么大的事情,瞒着家里人总归不太好。
有些事情,夫妻应该一起分担。
一念及此,满文建主动袒露道。
“其实,晓芹,陈屿……他已经被停职了。”
“什么?”
“停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