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fmo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起點-第兩百七十四章 英勇的燕王分享-l7sdf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诺大的院落里,处处都是匠人在敲敲打打的工作着。
大概是因为长期待在炉火边的缘故,这些匠人们看起来浑身都泛着一种赤红色,体格健壮,比赵括还要壮硕。赵括就站在这里,认真的看着匠人们忙碌着,这里的匠人都是秦墨,吕不韦将这座院落分给了槌,让槌召集了秦国各地杰出的秦墨,然后告诉他们最新的王令。
秦王的想法就是让他们脱离生产,一心一意的为秦国发展出更多实用的东西。
不过,槌能聚集起来的匠人,还是不多,他只是召集了四十多个人,这四十多个人,就是秦墨内的杰出弟子了,这些年里,秦墨所做的只是不断的培养出更多的匠人,他们并不能将这些匠人吸纳进来,因为墨者并不是一个匠人组织,这是一个学术派别,光是匠人还不足以成为墨者,更需要接受墨者的思想。
秦墨的学术成就早已没落,甚至连核心的那些弟子,都不认识文字,像这样的人,显然没有办法再来搞学术研究,而他们只能通过自己手里的技术来实现自己的理想,辅佐秦国来结束这没有看不到尽头的征战。他们在刚刚到达秦国的时候,还给秦国带来了很多先进的技术,可是秦国不允许技术私藏,墨者们只能选择教授其他人,还必须要教会他们。
当所有的技术都被泄露出去之后,墨者们就失去了可以用来保证自己地位的条件。
他们逐渐的沦为最底层的匠人,与其他匠人没有什么区别,若是一定要说出他们的不同,那大概就是他们在意的不是爵位,而是天下的百姓。这就是为什么其他两派的墨者都不太认可秦墨的原因,因为他们已经不太像是一个学术派别了。一群只懂得造工具的匠人,又怎么能称为学派呢?
受到秦国的影响,秦墨的追求也不再是研发出更多新奇的发明,而是倾向于改进农具与军械,如何更迅速的做出工具,如何能更加节省原料,这成为了墨者们所钻研的方向。而赵括就觉得,让一群发明家来做这些事情,是有些不合适的。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墨者都像墨子那样,能制作出那么多让人惊叹的发明。
槌在聚集了这些墨者后,就在院落里用心的钻研,吕不韦也是说到做到,无论槌需要什么,他都能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他的身边,槌索要了很多的木材,其中有各类的树木,他还要了些渔网,布帛,索要了二十位强壮的年轻人来帮助他。赵括在院落里看到了很多被丢弃的树皮,枝干,甚至是树叶。
他隐约记得,纸是通过树皮,渔网,布帛之类的东西做出来的,槌接受了他的建议,尝试着用这些东西来制造,他尝试了很多办法,包括捶打,火烤,泡水等,在不断的试验了各种的木材之后,槌盯上了一种植物,竹。他发现,用石灰水来侵泡这些竹,可以让竹变得松软,几乎呈现出一种泥一般的模样来。
大叛賊
他在想,若是将这东西烘干,是否就能形成纸?
他也的确是这样做了,可是到最后,这试验还是失败了,当他将竹子捣成泥,再烘干之后,这泥直接干裂碎开,别说是写字,就是拿起来都会弄碎它,槌想到,或许可以再添加其他的东西,来增加凝固程度,于是乎,他所要进行的试验也就越来越多了。赵括常常会来到这里,看看槌的进展。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被任免为丞相属吏,负责水利工程的郑国提议:秦国可以修建一处渠道,用这条渠道来灌溉秦国大片的耕地,根据他的估计,他觉得可以灌溉四万余顷的耕地。这句话,实在是秦王都给吓到了,四万顷??那这渠道该是多大的工程量?
秦王便询问吕不韦的想法。
吕不韦认为:对于这件事,可以询问蜀郡太守李冰,秦国之内,擅长水利的人只有他,他应该是知道其中利弊的。秦王便令郑国书写详细的计划书以及各方面所需的物资,郑国即刻离开了咸阳,赶往北山,泾阳,三原等地区,再次进行实地考察。郑国是一位很典型的古板工程师。
他的眼里大概就只有自己的工程,而动用的人力,物资等都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他所想要做的只是做好自己想要完成的工程,其他事情,都不在他的考虑中,他绝对不同意为了节省人力物力而略微的改变自己的计划,若是要动工,那就必须要做完,要做好,像他这样的人,只有秦国是可以接纳他的。
因为秦国本身也就是如此,不同阶级的人去做不同的事情,不是自己的本职就不要去插手,郑国这样的思维还是挺符合秦国价值观的,他在进行了长达五个月的实地考察之后,终于拿出了一本详细的策书,其中详细的标准了渠道所要流经的地区,所可以灌溉的地区,长度,耗费,以及更加详细的工程内容。
秦王便将这竹简送到了蜀郡,让李冰来查看。
绝对官场 骑猪
像这样的大工程,任何国家都是不会急着去动工的,除非是能验证其正确,能确定成效,才会去动手,在秦国,就更是如此,若是郑国随意拿出一个计划书来让秦国动工,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秦国也有擅长水利建设的人,以及长期从事水利的官吏,这些人是能看出计划的大致方向,以及其中的耗费。
若是耗费过大,却不能带来超过耗费的收益,那这样的工程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赵括隐约记得在历史上,韩王派遣郑国来为秦国修建水利,是要耗费秦国的实力,让秦国忙于徭役,没有办法对六国动手。赵括如今却觉得,韩王的这个举动实在是太愚蠢,如果要郑国拿出一个对秦国没有多少好处,只会耗费他国力的方案,那秦国根本就不会动手去修建。
因为秦人并不是傻子,天下会搞水利的也不只是一个郑国。
而如果郑国是拿出了可以让秦王暂时放下对六国的征讨,宁愿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也要去完成的工程,那这样的工程对秦国究竟有多大的好处?这是不言而喻的。
韩国这个国家,大概是风水不好,连续出了些不太聪明的君王。
…………
危情闊少別裝純 鹿鼎山伯爵
“大王,不可啊…大王…您可以派遣士卒来迎接赵国五地城池内的百姓,让这些百姓来到燕国,充实燕国的实力,这是可以的。因为这是赵国的百姓自愿的跑到了燕国来,就是赵王知道,也没有办法派人来攻打燕国,带走那些百姓,因为他们能跑一次,就能继续再跑,这是完全不合理的。”
“可若是您派士卒进驻这些城池,将这些城池变成燕国的土地,那赵王一定会派人来攻打燕国,臣听闻:与人互通关卡结成联盟,将五百金送给人家的君王来饮酒,使者刚刚返回就回头来撕毁盟约,进驻他们的城池,夺走他们的土地,这是不吉祥的,是不能取胜的!”
“我请您不要派人进驻赵国的城池,我们可以将百姓带走,将空的城池留给赵人…我听闻赵国内正在忙着变法,只是百姓叛逃,他们是不会攻打我们的,而有了这些百姓,对燕国也是天大的好处,我们可以将他们迁徙到辽东,给与他们耕地,让那里的胡人也尽快变成我们的子民…”,将渠跪坐在年轻的燕王面前,苦苦哀求道。
燕王喜看起来有些暴躁,他很生气,看着面前的将渠,指责道:“寡人的大父武成王派遣栗腹等人攻打赵国,用了几十万的士卒,耗费了几百万石的粮食,却没有能攻下一座城池,没有能为燕国带来任何的好处。而寡人登基之后,没有耗费兵力,就能凭空得到五座城池,十几万的赵人因为寡人的恩德而来投效寡人。”
“您怎么能劝说寡人放弃这些城池呢?”
“若是在平日里,寡人让您来攻打赵国,您可以为燕国攻下五座城池吗?”
分屍罪
将渠一愣,方才继续说道:“大王,燕国的实力并不强大,若是赵王派遣廉颇来攻打燕国,燕国该如何抵御他呢?您今天为了几座城池而与赵国交恶,若是赵人杀到了燕国,我们又该怎么办呢?”,燕王冷笑了起来,他摇着头,不屑的说道:“寡人听闻,马服君离开之后,赵国人心惶惶,士卒们没有战斗的意志,您怎么就断定燕国会失败呢?”
他又说道:“赵国如今是最虚弱的时候,若是赵王执意开战,寡人是不畏惧他的,何况,正如您所说的,赵国忙于变法,是没有力量来讨伐燕国的。”
武臨絕頂 短頭發
一旁的将军剧幸认真的说道:“大王,昔日乐间将军曾说:赵国是四面作战的国家,他的人民都熟悉军事,不可以交战。”,燕王听闻,就更加生气了,他说道:“您身为燕国的将军,怎么可以吹捧赵国呢?难道您也想要跟乐间那样背叛燕国吗?”
剧幸没有再说话,无奈的摇着头。
燕王冷冷的看着他们,方才说道:“寡人要亲自带着燕国的士卒进驻城池,若是廉颇敢出战,寡人就砍下他的头颅!”,说着,燕王就起身朝着宫门走去,将渠大惊,连忙上前,紧紧的拉着燕王腰间的印带,他急切的说道:“大王千万不要亲自前往,战事凶险,您的儿子又没有成年!”
燕王暴怒,一脚踹在了将渠的身上,将渠这么一个瘦弱的老者,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袭击,顿时就倒在了地上,不能呼吸,剧幸急忙上前,查看将渠的情况,燕王踹翻了将渠之后,眼里满是厌恶,不屑的说道:“懦弱的老贼!”,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而将渠喘着气,流着泪说道:“我不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大王啊。”
表弟 吉生
“大王,不要去啊…不要去啊。”
剧幸抓着将渠的手臂,将他扶了起来,将渠痛苦的喘着气,剧幸有些愤怒的说道:“就是乡野的庶民,也不会向比自己年长的人动手,您跟他的大父一样的年纪,他居然如此对待您…”,将渠急忙伸出手,拉着他,认真的说道:“请您前往赵地,做好迎战的准备,我实在是担心,廉颇会灭亡燕国啊…”
正如将渠所预料的,当赵王得知燕王带着军队赶到赵国,接受了那些向他投降的城池之后,勃然大怒,即刻令廉颇起兵,攻打燕国。
燕王听闻,以剧幸为将,自己带领燕国的偏师,迎战廉颇。
剧幸并没有出兵,在武遂等待着廉颇前来,而燕王却认为他的行为是惧怕廉颇,要求他即刻出兵,剧幸无奈,只好带着将士杀向赵国腹地,燕王带着偏师在他身后行军,在中人城,双方遭遇,廉颇亲自驾驶着战车冲进了燕国的中军,将燕国的主力一分为二,分别包抄,断绝联系。
皇後驚灩
而行军在后方的燕王,却因为惧怕,带着偏师急忙回军。
剧幸大败,带着残兵逃亡武遂,廉颇兴兵追击,燕国大军如受惊的羊群,不断的逃亡,廉颇紧追不舍。这场战争进行的很快,甚至都没有什么起伏,完全就是赵国单方面的碾压,赵国那些常年跟秦国动手的精锐,跟燕国交战的时候,即使没有了以往那样高亢的战斗意志,却还是将燕国临时从各地征召而来的军队打得抱头鼠窜。
而廉颇将军作战勇武,指挥得当,同样也不是剧幸所能拦得住的。
双方的战争,在接触的那一刻,燕国就失败了,廉颇只是用了一次冲锋,就杀的燕军阵形大乱,将士们丢下武器就跑,剧幸没有办法管的住他们,而剧幸的几个命令,将士也无法去执行,剧幸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军队一触即溃。至于后方的偏师,早已不见踪影。
邪派高手 倒来
就这样,廉颇驱赶着羊群,杀向了燕国的都城。
ps:燕王不听,自将偏军随之。将渠引王之绶,王以足蹴之。将渠泣曰:“臣非自为,为王也!”——资治通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