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八十八章 十殿閻王,記小本本讀書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阴风阵阵,鬼气袭袭,鬼屋顾问皱眉打量。
白无常感觉头疼,这是弄啥嘞,要拆大人的故居吗?
“大人,还等着您呢。”
大剑之国术纵横
此时白无常真是怕了这个少年,一路走,一路训,到了最后,十殿阎王都被训的面红耳赤,就差跟他们打起来了。
黑暗时代刚过,死灵便已经超标。
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转轮王都忙得焦头烂额,繁重而艰险的任务,让他们本就火大的厉害,就差一把火点燃他们这群干柴。
偏偏瞌睡时候送枕头,这个时候的鬼屋顾问一一慰问了他们。
并且非常耐心的指出了他们的所有错误,并提出了改正的要求。
这一切都没什么问题,但关键就是这个顾问的态度太恶劣了,恶劣到即便是这是大人请来的客人,他们也忍不住想要揍一顿解气。
为此,他们统一口径,决定整死这个顾问,可奈何白无常一直在旁,不好下手。
但是,这能难道他们十殿阎王吗?
一个计划已经形成,悄然运转起来。
源尘转身,看了眼十位刚刚爆肝整理文件的十位少年,吐槽之心,连棺材板都有点压不住!
见源尘要吐槽,白无常立刻将这个小祖宗推了进去。
你可张点心吧,没见这十位都红了眼睛,等着你再开口就一拥而上,让你知道爆肝族的恐怖战力。
源尘临走之前,还是忍不住提醒:“各位大王,你们一定要按照我交代的完成,可不能偷工减料,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影响了效率,我可是会打你们的小屁屁哦。”
十殿阎王,十位少年,双眼都开始喷火,这小子是在找死吧,一定是吧。
源尘没有理会这群小鬼,在他眼里,这还真的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小毛孩。
教训几句,完全没问题。
可是十殿阎王不知道源尘的底细啊,他们只觉得自己遭到了莫大的羞辱。
“百鬼,这人什么来头?”一殿秦广王蒋子文咬牙切齿,如果不是理智这根弦还没断,他已经冲进去熔炼了那小子了。
义气水浒
神雷积蓄,风卷黑发,秦广王已经觉得实施B计划了,A计划太仁慈,不适合源尘。
白无常看到秦广王这鬼样,着急解释道:“秦广大王,您贵为东方天尊,专司人间生死,统管吉凶,何必和一个问题少年较劲呢,再者他还是大人请来的,是否为还顾问还未可知、”
“他不是顾问?竟然就敢指点我等,真是岂有此理!”
楚江王一听炸了,本来还犹豫不决,现在也肯定了秦广王的B计划,等那猖狂小子出来,一定得让他知道天空为啥这么黑,鬼屋为啥没点人。
“南方天尊,您一定要冷静,莫生气,莫生气,我已经将具体情况传音给了大人,等那厮出来,必有结果,您可别因为这点小事得罪了大人,再者活大地狱和剥衣亭寒冰地狱还等着您镇守呢,消消火,消消火。”
“既然此事大人已经知道了,我们就等他给我们做主,被一个小毛孩子如此戏耍,我们哥几个还是第一次,若是大人那边,让我等不满意,那我们可都去轮回转世,体悟红尘去了,假条我们都拟好了。”三殿宋帝王拿出一张黑纸白字,让白无常看清楚了。
白无常无语了,你们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要逃跑了,只是用这个事情当做借口啊。
一殿二殿三殿四殿……九殿都取出了写好的黑纸白字,唯有十殿转轮王薛礼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你们…要请假,为啥不叫上我!”
少年薛礼感觉自己被兄弟们抛弃了,别人家的弟弟都是用来疼的,为啥到了他身上,就不一样呢。
九位少年都看向别处,表示没听到弟弟的声音。
唯有白无常悄悄传音,道明真相:“轮回王啊,您若是轮回了,谁来负责地狱转生啊,就算你想转生,大人也不会同意的。”
轮回王突然就感觉兄弟情不可靠了,吹来的风都酸了。
当年说好的,要把最简单最轻松最霸气的任务交给我,结果却是我平时比你们忙,现在还不能请假,我起的比你们早,睡得比你们晚,你们都可以到人间历练,我却还要坚守在第一线的岗位上,你们是九九六,我是十十七啊。
轮回王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重生 都市 仙 尊
白无常看着轮回王状态不是很好,问道:“这样真的好吗?”
九王齐齐点头,各个兴奋无比:“没事,薛礼这家伙就喜欢工作,等我们走了,他还不知道多么开心呢。”
源尘进了黑色的殿宇,浑身绷紧,虽然他极力的拖延时间,却依然还是来到了这里。
“黑尊保佑,希望这个被称作‘大人’的人,我也认识,要不然可就糟糕了。”
力量被动压制,精神无法延伸,唯有手中的狗质可以给少年带来丝丝暖意。
幽深的长廊,唯有少年的脚步声清晰而响亮。
王妃在后院种瓜
尽头,终于有了光亮。
源尘看到了一扇青铜大门。
虽然见识过好多的青铜大门,但是此时源尘依然感觉有点发憷。
“源尘,你终于来了。”
巨大的身体翻了个身,打了个哈欠。
“卧佛?”
源尘吃惊后退,这圆圆的大肚皮,锃亮的大脑瓜,巨大床的四角发出咯吱咯吱的哀鸣,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断。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这个家伙要在青铜门外建造一个大床,然后躺在大床上等着我?
“谁是卧佛,卧佛你妹啊,你全家都是卧佛,老子还要娶妻生娃呢,你这乌鸦嘴可别定性啊,万一成了真,老子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源尘眼中的卧佛气的肚子上的肉乱颤,大床再也承受不住这个人的重量,直接在哀鸣之中蹦碎了。
虽然这家伙看上去不靠谱,不过好像认识自己,既然认识,那就好办了。
“还钱!源尘你这老小子,若是不把欠我的钱都还上,就甭想从我这里过。”
“是不是我若强闯,还要从你的尸体上踏过去。”
“呸呸呸。净瞎说。”
‘卧佛’气的不轻,呸了半天,直到地上出现一大滩口水后,才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一切安好后才有惊无险道:“不跟你开玩笑了,这门我一直给你守着呢,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么好的艳福,竟然连她都打动了,不过,我可警告你,到了未来,不许欺负我,否则我就……”
巨大胖子的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源尘都听不清楚了。
“你就怎么着?”
源尘觉得自己还是要问,不然自己贸然得罪了对方,反而被阴就不好了。
这个胖子,他是真的没印象,漫长的记忆中,也没有这么一号人啊。
“我我……我就画个圈圈诅咒你。”
源尘掏了掏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这家伙是在认怂吗?
果然是个认识我的人呢,不过你既然都这么威胁了,那无论欠了你多少钱,我可都不会还的了,毕竟欠我钱的都死了,我欠的钱也从来没有被要过。
“源尘,我叫蓝玉,别忘了。”
蓝玉走到大门前,经过几个小时的调试,然后有规律的踩着脚下的青铜砖,接着推开了门。
青铜门打开,源尘都看呆了,原来青铜门是这么用的吗?
竟然还需要微调,竟然还需要走位。
门开,一片光明。
耀眼的光,看不清门后的一切。
“源尘,进去吧,你的世界正在向你招手。”
蓝玉实在不想再见到源尘这家伙,他就知道对方不记得欠自己钱的事情了。
“我儿子还在外面,还有一个小可爱,我等他陪我去仙界呢。”
“你竟然还有儿子?不会是拐来的吧。”
蓝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已经晚了,因为源尘已经笑眯眯的取出一个小本子给记下来了。
这黑色小本子非常奇妙与诡异,刚一出现,饶是蓝玉都是心尖发毛,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了。
记在小本本上,不会忘记,以后该找谁报复。
当然了,能够上榜的都挺有名的,也都死的挺惨来的。
源尘写完后合上小本本,对着蓝玉笑了笑:“要不是你,我都快忘了这记仇本的存在了。”
蓝玉冷汗都冒出来了, 被这个可怕的存在盯上了,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急忙通知白无常将源尘的儿子和小男孩护送过来。
先紫仙尊第一次觉得血脉是个好东西,他本来都快和源尘的儿子死在眼珠子狂潮中了,男婴竟然散发出七彩伟力,横扫了方圆十米内的所有生物。
要不是先紫仙尊身上有源尘的气息,恐怕他也得化成灰了。
男婴很聪明,也很早熟,但是面对游乐场里的设施,他也沦陷了进去。
在一帮眼珠子、手指头、头的围攻下, 小男孩和男婴正在玩跷跷板。
一上一下,一下一上。
不亦乐乎,乐乎不已。
“我们不去找你爹吗?”先紫仙尊有点抓狂,这男婴也太淡定了,感觉两人的身份是不是调转了?
“急什么,真是小孩子心性,爹爹会派人来找我们的。”源狗蛋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强二代,是那种躺在床上可以混吃等死的类型。
毫无疑问,源狗蛋的血脉觉醒了,这是属于源尘的血脉。
“两位,大人有请。”
跷跷板中央,有白雾腾起,两人消失。
悬浮在半空中的白无常,两手都牵着娃。
他和蔼的转头看向小男孩问道:“您是源尘顾问的儿子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