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紹宋討論-第四十二章 旨意分享

紹宋
小說推薦紹宋绍宋
建炎九年九月十八,距离赵官家再出东京城不过十八日,这日傍晚,东平府阳谷县吾山大营内,赵官家高坐首位,吕颐浩与王彦二人分文武左右而坐,下方无数文臣武将、近侍甲士罗列,却只是人人严肃以待,满堂沉默无声。
所有人都在等岳飞的消息。
而岳飞也没有让这些人多等,大约便是日落时分,这位御营前军都统便直接入堂,拱手汇报。
“如此说来,居然是真的了?”听到一半,吕颐浩便忍不住上起身前询问。
“不能说是真的,”岳飞眯着眼睛,还是保持了严谨姿态。“只是说金国三太子、晋王完颜讹里朵的死讯已经传遍了对岸,自大名府至聊城,乡野、市集,人尽皆知,且都说是马上发了急痈,折腾了两三日死在了清河。”
“你是说讹里朵尚有可能是诈死?”吕颐浩追问不及。
“荒谬。”王彦忽然起身出言呵斥。“万里大国的执政大王之一,前线大帅,焉能诈死?有何必要?根本就是得不偿失。”
“不错。”岳飞丝毫不恼,反而坦然应声。“下官也以为虽然一时不好直言真伪,但此人确无诈死必要。何况,于大局而言,眼下情势,即便是诈死也与真死无二了。”
王彦一时怔住,原本要转身对赵官家说些什么的吕颐浩也猛地回头相顾岳飞,继而若有所思。
而等到这位吕相公将目光从岳飞身上抽回,与赵官家相对时,后者却明显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
且说,在场之人,相信不止是赵玖、吕颐浩、王彦、岳飞这四人,大部分人其实都已经相信了那个聊城知县儿子的言语……这不仅仅是因为女真那些开国大将、名王这些年根本就是不停的死,更重要的一点是,正如王彦所说,讹里朵身份特殊,他是大金国执政三王之一,是眼下的金军前线临时总指挥,这种人物为了一点图谋就诈死是很可笑的,是得不偿失的!
这是国战!
是几十万对几十万,牵扯几千里战线的国战,女真人得疯成什么样子才会让自家执政大王公开诈死?
它怎么不举国公开诈降呢?
而岳飞的意思却又更进一步,他干脆挑明,这种人即便是诈死,那也是公开诈死,而诈死的讯息也会造成严重的政治、军事动荡,然后给宋军以可乘良机。
岳鹏举在暗示……或者说是在明示赵官家,不要耽误战机!
故此,赵玖花了好几个呼吸才让心情平稳下来,然后目光从堂中三名真正有话语权的大员身上一一扫过。
“陛下。”
吕颐浩见到这般,毫不迟疑,直接拱手以对。“太祖昔日取天下,精兵不过十万,前二十年,虽有女真骤起,立万户二十,横行无忌,以至成靖康之祸,可建炎后,官家励精图治,亦养御营大军三十万矣……仗三十万兵,何事不能为?况且,御营诸将,韩世忠、李彦仙、岳飞、王彦、张俊、张荣、吴玠、曲端、王德、郦琼、李宝,自上月起,皆连番上书求战。如今又逢北方名王遭天诛,所谓兵精粮足,人有战心,而当此天赐良机,不取反得悔祸。愿官家睿断早定,决策北向,莫做迟疑。”
这便是宰执出面,公开提出正式北伐了,但赵玖依然一声不吭,复又看向了王彦。
王彦心中明悟,立即起身到吕颐浩身后,拱手做答:“官家,御营、枢密院、武学早有预案种种,此时进军自然也有备案。何况,究其根本,黄河枯水未至、冰期未临,其实并无军事大害。便是有,也比不上这个天赐良机。官家……按照规制,那金国三太子、四太子分明是例行左右分掌河东、河北的,如今讹里朵死在清河,咱们说不得跟燕京一般快知道消息,而趁机良机进军,虽只是一人之死,却足以让女真东西战略失衡!就不要犹豫了!”
“所以,朕还是按照原计划去陕洛,都督关西诸路出河东,并以御营前军、右军出大名府?”赵玖直接将不算秘密的军事机密说出了口。
“是。”王彦斩钉截铁。
赵玖口干舌燥,复又看向了岳飞,很显然,他还是需要一个军事上的定心丸,或者说一个军事上的判断依据。
岳飞眯着大小眼,也主动立到吕颐浩侧后,却也是拱手出言:“官家勿忧,臣有一策,可以验出那金国三太子是真死还是假死,或者说是验出河北是否为之震动失措。”
“怎么说?”赵玖精神一振。
“遣两名统制官率五千兵过河,依着那聊城知县的意思去轻袭聊城,单看眼下局面,不管那三太子真死假死,都必能速速得手。”岳飞不慌不忙。“而得聊城之后,咱们且缓发兵推荐,只引大军在河南不动,看大名府反应,若是大名府反应迅速,即刻遣金国精锐迅速合围聊城,官家便不要犹豫,即刻许臣发御营前军、右军、水军全军进发河北。而若大名府措手不及,支援缓慢混乱,则此事或许还有说法,官家稍缓进发或许也可。”
赵玖一时怔住。
非只如此,原本许多随行近臣、本地御营前军军官都已经蠢蠢欲动了,听到这话反而怔住,其中很多不知兵的几乎以为岳飞说反了。
但是,其中不乏聪慧敏锐之辈,却是稍作思索,即刻醒悟。
“就这么办!”赵玖不等群臣讨论开来,直接咬牙下旨。“鹏举自做军事准备,王彦再去整备全盘筹谋,吕相公、范学士等人速速准备好旨意,只待北面结果!”
旨意既下,吕相公也明显支持,众人轰然一声,便各自散开,然后忙碌起来。
当日晚间,吾山大营几乎全体出动,除去部分留守之外,却是一分为二,一部五千人,由御营前军统制官马羽、王刚二人分领,直接了当乘夜渡河,往正对面的聊城而去。
而剩下的之前集合在吾山的御营前军、中军兵马,外加随驾御前班直,足足两万之众,却是连夜打起火把,沿黄河大堤逆流而上。
与此同时,数不清的信使、哨骑直接在河上、岸上往来不断。
这一日,时间尚未过晚秋中旬,月亮虽不圆,却也足以光辉照人,何况这般动静根本不能隐瞒……故此,对面金军哨骑、卫所,根本就是亲眼见到一条巨大火龙沿河进发,河中船只接应不断,甚至清楚看到赵宋官家的龙纛与御营前军都统岳飞的四字大纛前后相连,也在其中,却是早已经如临大敌,同样哨骑、烽火不断。
这不是疑兵之策,而是堂堂正正的进发,赵玖与岳飞,还有吕颐浩、王彦,俱在军中。大军前后不断,于翌日早间便抵达了东平府与濮州交界处的御营水军军港子路埽。
此时,得到旨意和军令的更多御营前军部队,外加部分御营水军也汇集于此,却是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军事集结点,而更多的御营前军、水军部队却还在接到军令往各处预定地点汇集的路上。
这日上午,河上先传来讯息,马羽、王刚夺得聊城。
初战告捷,虽说有内应,但上下依然颇为振奋。
不过,闻得前线讯息,真正的决策高层却无人有任何喜色……还是那句话,这种大规模战事,一城一地之得失,一战一斗之胜负,基本上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至于说到最关心的问题,也就是金国三太子的突然死去,当然会给宋军一个巨大的战机,但这个战机只会体现在金国传统东西两路大军的战略不协调上,而不可能会体现在什么大名府下属一个军镇的得失上。
甚至正如岳飞想表达的那样,三太子讹里朵如果是九月十五那日便死在了距离大名府不院的清河,那此时的金国大名府行军司反而会因为他的死提前进入全面战备状态,反而会在面对宋军的偷袭时显得反应迅速果断……尤其是大名府行军司的高景山并非是废物,而且大名府周边集结的数万金军中并不乏知兵宿将与精锐部队。
而如果是诈死,那肯定是要寻求诱敌深入,聚歼大量有生力量的,就会显得反应迟钝。
所以,宋军高层还在等待,等待一个前线失利被困的消息。
这种等待是煎熬的,期间赵玖和其余高层一度犹豫,要不要继续向上游进发,汇合张荣,继续给对面的大名府以压力。
但是很快,这日傍晚前,一个绝对是战术上的坏消息,但也绝对是战略上的好消息便传来了——九月二十当天白日,面对紧急调度来援的金军,统制官王刚不遵军令,放弃了城下渡口阵地,主动在旷野迎击,结果遭遇远超想象数量的金国精锐骑兵迭进突击,当场溃败。
随即,王刚狼狈率部逃回聊城,部分溃兵措手不及下只能直接登上了渡口负责接应的水军船只。而水军侦查部队也在随后侦查清楚,最少不下近万的金国骑兵包围了聊城,金国宿将、老牌万户阿里的旗帜赫然在其中。
这一战,固然有王刚不听指挥,为了功绩而损兵折将的意外,但这也不耽搁最终局势基本上验证了岳飞的预判。
讹里朵怕是的确真的发急病死掉了。
夕阳煌煌,映照大河。
一身棉布戎装,但未披甲的赵玖立在子路埽的大堤之上,仰头扶剑,对着黄河北岸长呼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不能在犹豫了……军事上的事情,本来就是六成胜算,便可全军压下,以图决战,何况,眼下讹里朵不管是真死还假死,他的死亡效应都已经体现出来了,军事、舆情都已经按照他已经死亡这条路线发展了,没必要再深究什么真假了。
换言之,该决断了。
“传旨。”
片刻后,已经缓过气来的赵官家忽然回头,却是面色坦然而严肃,直接对着身后河堤下密密麻麻的文武官员、近臣甲士下令。“诏御营前军都统岳飞、御营右军都统张俊、御营水军张荣、御营海军副都统李宝,合四军九万整为河北方面军,加御营前军都统岳飞为少保、河北元帅,节制洛阳以东战线,统一进发河北。”
这是原本就定好的计划,但此时赵官家平静说来,周围却俱皆凛然起来,便是岳飞也晃了一晃,方才要上前拱手谢恩,准备遵旨听令。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但立在河堤上的赵官家一言既出,如释重负,却是不等在场众人反应过来,继续下旨不停:
无敌从天赋加点开始
“诏御营中军左副都统王德、右副都统郦琼,御营骑军都统曲端,旨意既到,即刻发本部全军八万依次向西,曲端先发,王德次之、郦琼随后,进发陕洛……告诉他们,朕马上随军赶上。”
“诏御营左军都统韩世忠、御营中军都统李彦仙、御营后军都统吴玠,合三路军十三万为河东方面军,以延安郡王韩世忠为河东元帅,统一进发河东。”
“诏御营中军都统李彦仙出中条山,旨意既到,即刻合围河中府,并联络太行义军,与马扩联兵。”
“诏御营左军都统韩世忠,即刻发全军四万渡河,进发河东,务必先取河中为前头。”
“诏御营后军都统吴玠,暂屯陕北,分兵叩吕梁、压河外,联络契丹、蒙古诸部。”
“诏陕西路经略使胡世将、宁夏路经略使胡闳休、秦凤路经略使赵开供给关西军资,征召民夫,务必保障前方军事通畅,再诏三人依前案发党项辅兵五万,统一听制于吴玠。”
“诏公相吕好问、都省首相赵鼎、副相刘汲、枢密使张浚、枢密副使陈规依旧制合秘阁、公阁总揽朝政。”
“诏枢密使张浚统揽东京以南,后方全国军资调度、转运。”
“枢密副使陈规领东京四壁防御大使,专心京畿防御。”
“诏工部尚书胡寅、兵部侍郎领都水监刘洪道依正副统揽前线军资调度、分配、转运、各地民夫征召。”
一气说下来,赵玖居高临下,平静询问下方密集群臣:“可还有遗漏?”
“万俟卨……”王彦立即提醒。“按照备案,京东西路为东路主要后勤转运,须让万俟宪台统揽京东两路后勤转运。”
“诏京东西路经略使万俟卨,统筹京东两路后勤转运,保障东路行军后勤……可还有吗?”
“臣……”吕颐浩向前一步。
“吕相公随朕进发洛阳,王都统也是,御前班直也尽发随驾。”赵玖平静打断对方。“可还有吗?”
“高丽、东蒙古……”刘晏难得俯首进言。“当速速专门遣使。”
“东蒙古最重,让宁夏经略使胡闳休、陕西路经略使胡世将先行酌情统筹,高丽那里,发旨意严斥,告诉金富轼,以今日建炎九年九月二十算起,晚一日出兵,高丽便要偿军资万贯!”赵玖肃然相对。“可还有吗?”
上下面面相觑,俱皆无言。
“诸位既无话,朕还有话。”
夕阳下,赵玖缓缓以对,却是伸手将原本就离得相当近的岳飞牵住,然后试图将对方拽到河堤上。
岳飞身板当然不会被赵官家这般拽动,但这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立身不动,却是赶紧随之上了河堤,然后拱手行礼待令。
“鹏举,朕将西行洛阳,洛阳以东,整个河北便交予你了。”待对方在自己身前立定,赵玖依旧单手扶着对方臂膀,平静出言,面色不变。
“臣受官家如此信恩,必将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岳飞俯首而对。
下方众人也无多余反应,因为这番交代实在是寻常至极,外加理所当然。
“不是这句话。”赵玖依然言语平静。“而是另外一句话……朕将西行,卿将渡河,届时分隔千百里,虽有军事预案安排,但战局变化不是人力可以预测的,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卿的军略,胜朕十倍?所以,但有决断,无须事事禀报,卿可自为之。”
“臣明白!”岳飞一时振奋。
而河堤下的文武也有些凛然之态了。
“卿不明白……”赵玖停了一停,方才继续按着对方臂膀缓缓言道。“朕的意思是,既渡河,虽大军进退卿犹可自决,虽有诏,犹可不闻……非说有什么最高的交代,那也只有一条……卿既发军,便当替朕与这个大宋,雪了靖康耻。”
言罢,赵官家不等对方言语,直接放下手来,走下河堤。河堤下众臣,以吕颐浩、王彦为首,范宗尹、杨沂中、刘晏、仁保忠、虞允文等等等等无数臣僚措手不及,匆匆跟上,却居然是随这位官家直接上马,然后不顾天色将晚,轰然围着龙纛向西而去。
大约走出十来里路,月上树梢之时,这位赵官家便已经将东线战场彻底扔到脑后,不再理会了。
PS:感谢新盟主平踪侠隐
给大家正式拜年了,祝大家新的一年……俗气一点,都发大财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