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明尊 愛下-第五十二章滿座肅然不敢動讀書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钱晨再往铁谶岛主处看了一眼,遗憾道:“可惜此獠没什么脑子,到叫人不甚尽兴!”
铁谶岛主得他看了这么一眼,骇的嘴唇发紧,整个人都不由后仰,端是面无人色,随着赤獠岛主而来的还有几位弟子,众人只看着钱晨挑肥拣瘦似的拣选了一番,便拿着玉如意挨个敲死,把尸体像是小食一般收到了袖中藏了起来,然后饮着酒,不时寻摸出一根像手指头一样的棍状物体,仔细啃着吃。
把赤獠教主剩下的两个弟子,骇的苦胆都要吓破了,只是坐在旁边战战兢兢,看着那老魔头谈笑风生。
倒是何七郎袖中的风闲有些疑惑,轻咦了一声。
“这老魔头杀的那些人,身上都缠绕血怨之气,不是什么好人!留下的那两个倒是……”说着便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思索什么。
帐中众人看得那白鹿道人如此,端是战战兢兢,就连钱晨随意扫视的一眼,也被他们解读成了别有意味。
那目光在他们看来就像是看向一盘盘大餐,恨不得把他们统统敲死。
韩妃身边的那个老者都快吓瘫了,心中叫苦道:“我道龙太子为何来这里开宴,本以为是寻些野趣,没想到是先把我们喂饱了,再来填那魔头的肚子。我们才是宴会的食材啊!”
风评被害的龙太子如何能想到,他好心请钱晨赴宴,改善一下关系,钱晨却来他这里吃起了自助餐。
身后那帮人五人六的阴神妖王之流,顿时正襟危坐,不敢再对钱晨显露什么敌意,只道海象妖王是自己跌死了!
钱晨拿眼扫视了一眼,见得众人心中恐惧、害怕之念充盈,若是用来炼丹,恰可炼成一枚大恐怖魔丹,此丹可以寄托恐惧之念,犹如自己的灵蝶化身一般,可以寄托出游去坏人的道心。
他心中暗道:“南华派梦蝶之术可以游历大千,砥砺道心,有出尘飘渺之气,这我借此推演出来的恐惧、贪婪、嗔怒三大魔丹,却也可以遁入人心!却知这无数人心之中,也有另一番风景,若是通晓人心,见识过无数人心中的黑暗,对道心之益,未尝次于南华派的道术!此丹大有可为……”
“不对!梦蝶之术仙气肆意,逍遥出尘,端是仙家的风度,这三大魔丹操纵人心,玩弄人间七情六欲,简直是魔头的作风,怎配得上我这般太上嫡传?”
此念一生,钱晨才堪堪放弃了下方那群丹材,眼神稍稍纾解。
敖壬太子害怕钱晨真把这里当成了自助餐,战战兢兢劝了一句:“白鹿前辈可曾吃好了?若是想享用血食……”
下方的一众修士心端是彻底提了起来,韩妃便看到身边的那个老头者抖若筛糠,口中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龙太子招我等赴宴绝无好意,果是将我等请来,做了那老魔的食材……”
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以袖掩面抽泣道:“世上哪有骗食材沐浴更衣,洗净了自己送上门来的道理。他龙宫家大业大,就没有自家豢养的修士么?来打我们这些野食!再不济,不是还有那些海族大妖,肉身粗壮,血气强横,也是一番海味啊!”
闻言,三位阴神妖王皆是怒目而视,倒是让敖壬哭笑不得。
旁边另一位结丹修士木然道:“你可曾见得海象妖王去了哪里?”
老者微微一愣,继而哭得更惨了:“连自己属下都送出去给人吃,当真是没心肝的!”
钱晨施施然道:“吃了一番新鲜热辣的,这些人骇的苦胆都要破了,胆汁渗入了肉里,不好吃了!这几个我带回去,用料腌了!入了味再吃。不过还是谢过太子这番好意!”
信使
敖壬看着下方那群抖得跟鸡仔似的修士,心中无奈:“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想说帐外还养了一群牛羊,皆是用灵药喂养长大的,肉质肥而不腻……”
但看见众人已经如此误会,钱晨又声称自己不再吃人,他才略微放下心来。
无 上 神 王
酒过三巡,钱晨的神念便扫到龙宫方向,有一股庞大的威压横扫而来,心中暗道一声:“来了!”
不消多时,便见一个穿着龙鳞明光甲,头戴金盔的人影闯入帐中,大大咧咧道:“原来是老九在开宴!”他扫视了一眼帐中的修士,便把目光盯着韩妃一行人,身后又有两人进入帐中,一位方脸浓眉,神色肃杀,一位却是人间文士打扮,看到了韩妃神色带着一丝淡淡的忧虑,招呼道:“妃儿……”
韩妃连忙起身,恭敬道:“见过六太子,四太子!”
穿着明光铠的龙太子毫不客气,坐上了钱晨原本的位置,看了一眼帐中的修士,却在见到那只水精白鹿之时眼睛一亮,口中却道:“老九,你跟那些中土修士学到了什么?寿宴不在龙宫多请几个兄弟,却请来了这么一群臭鱼烂虾。”
说着,还和铁谶岛主打了一个招呼,道:“岛主却也是我的老朋友,何必与这些人物同列。”
铁谶岛主唯唯诺诺,不敢高声语,恐惊身边魔。
紅 泥 小 火爐
敖壬见他目光几次在白鹿身上停留,想起先前的恶教训,连忙介绍钱晨道:“这位白鹿前辈,乃是九幽魔道的高贤……”
“哈哈哈!”敖丁大笑道:“九幽魔道我也曾亲近,几位长老都还熟悉,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说罢,便瞪着钱晨冷笑道:“不知阁下是九幽道中哪位长老门下,又出身哪一脉啊?”
“我堂堂楼观道掌教,哪里知道九幽道中有什么臭鱼烂虾。”
钱晨心中也是烦躁,他拿着玄黄如意轻叩桌案,颇为不耐的样子,先前赤獠所言早已被他记在了心中,依他原来的性子,早就一如意打到他天灵盖上去了!
但是如今龙族来的人有点多,他并没有十成的把握取胜,还得布置一番才是,便按耐住杀心,平静道:“原来太子是怀疑我的身份,好在我与傅师兄有些相熟,临出门之前,借了他一件法器出来!”
说罢手中乌金魔光便是一凝,黑羽纷飞一只三足金乌显化,魔光交织成一条锁链,被钱晨挥手打出,卷了下方一个血怨之气较重的修士上来。
乌金的魔火燃烧,将他神魂精血都燃烧一空,滋养了这件法器。
敖丁神色顿时一变,大笑道:“原来是傅长老的故人,我与傅长老也是相熟,敬佩他十绝日魔道的魔功强横,道友这一手却有傅长老的几分精髓了!这条大日金乌火链,却还是傅长老借了我龙宫的两库地火乌金,方才炼成的。既是故人,小王先前却是冒昧了!不知傅长老可还安好?”
“不太好!”钱晨冷冷道,已经死在了我手上,你见到的便是他的遗物。
敖丁只以为是他得罪了此人,晒然一笑,不再提此事。
旁边担心敖丁得罪了这老魔头的敖壬凑到他耳旁,寥寥数语,便让敖丁注意到白鹿脚下的那具残尸,显然钱晨方才的所为,已经被敖丁尽数告知,熄了钱晨继续扮猪吃龙的打算。
敖丁看着赤獠教主的残尸,眼中焕发奇光,看着钱晨很是欣赏的摸样。
跟随他一起来的敖己不得不打断他们,转身对韩妃温柔道:“妃儿,你琼湶宗那面太阴宝镜,可肯给孤看一看?”
韩妃心中暗暗叫苦,但看到敖己身旁那神色肃杀,散发出极为强横的气息,朝她压来的男人,不得不从怀中掏出那面银镜,呈上给他。敖己接过那带着温度和香气的银镜,不由得心神一荡,将宝镜凑到身前,微微嗅探。
这番作态,让钱晨在旁边腹诽:“一看就知道是老色披了!”
韩妃更是脸色一红,羞怯的低下头去,此女心思玲珑,却想借此机会,掩饰自己身旁何七郎的异状。
“原来韩少掌门也有一块承露盘残片!”何七郎心中微微一惊,脸色便露了一些神色。
伪装者诚之媛也 shaikani
风闲子感叹一声:“这是鱼饵……看看龙宫上不上钩的,若是龙宫图谋此物,少清便有借口……”说到这里,又是叹息不言。
那黑脸大汉接过敖己手中的残片,法力微微一探,便摇头道:“之前与宫中那面残镜感应的并非此物……”说罢神色一凛,对韩妃并无半点客气道:“琼湶下宗的女子!先前与你太阴宝镜有联系的那物突然散发威能,你距离最近,必然知道些线索,此物可是落在了你手中?此乃我龙宫要的宝物,你若肯献出来,我便许你琼湶宗摆脱长明派的控制!”
世 嫁
“若是不肯,哼!”
黑脸大汉冷笑着将太阴宝镜放在了手边,并无还给韩妃的意思。
韩妃脸色骤变,没想到即便有少清剑派镇着,此人也敢打宝镜的主意,同时心中百般念头翻转,思忖道为了传说中的承露盘残片,与龙宫翻脸是否值得。
若是失去龙宫庇佑,她琼湶一脉在长明派的处境便会更加艰难,届时只怕连六太子也护不住她了!
大汉见得此女已经开始犹疑,心下便明白了许多,只是抱臂在一旁,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了帐中,在此人的威压之下,韩妃迟早撑不住要交代。
钱晨拿起象牙筷子,在一盘未动过的鱼脍上挑挑拣拣,他之所以按耐住不动手,便是因为此人——当是龙宫之中的老一辈强者,走的是新法化神之道,他这具化身,还真有些应付不过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