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討論-第564章 在林海雪原佈下恐怖分享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罗斯人身披白袍,只要突然卧倒即可与林海雪原融为一体。
这身雪地迷彩的确只有掌握了大量白麻布的罗斯人可以拥有,而统一着装达到有些苛刻的程度,整个北欧世界也仅有罗斯人可以做到。
不少人在行动时拖拉着一个小雪橇,其上放着个人物品,无出意外的雪橇上也裹上白布。
经过了多日的行军与杀戮,阿里克和手下愈发逼近入侵者可能盘踞的巢穴。
这一路上他们啃食自带的干粮,去吃缴获的食物,也在旅途中果断打猎。
甚至是狡猾、机警的白狐都难以察觉不远处白乎乎的一坨雪是猎人的伪装。
箭矢嗖嗖声划破初春雪原的安静,狐狸在嘤嘤叫声中毙命。
狐狸皮是意外所得,肉被兄弟们分食。
前往旧灰松鼠山堡要一段曲折的旅途,他们一直沿着冰封奥卢河搜索着前进。
所有人的十字弓抵在肩头,瞧瞧他们的模样,这不像是端着十字弓,更像是端着猎枪!
留里克的十字弓从一开始就是模仿步枪,那木托就为人体工程学而设计。基于这一点,但凡是使用了它的战士,非常自然的摸索出如何更好的使用。
让弓臂长时间蓄力自然不好,为了避免遭遇战时的手忙脚乱,木臂十字弓的箭槽里一支按着一支箭卡在末端弹片中,待到射击时徒手上弦即可。唯有更沉重、威力更大的钢臂十字弓,暂时放在雪橇上被拉着走。
罗斯人的队伍看似松散,实则是阿里克为了突出自己武备的优势故意为之。
他颇为期待一场遭遇战,现在机会来了!
前方的冰封河道出现一群乱哄哄的身影!
沿着河畔雪地前进的罗斯人纷纷自发地趴下,亦或是背靠灰黑色的大树蹲下来。
有人窜到阿里克面前,带着满脸期待笑道:“老大,我猜这群人是来报复的。”
“报复?为两天前的事?”
“一定如此。这里已经没有朋友,来者全都是该死的敌人。兄弟们都渴望光荣。”
“那就战斗!”阿里克拍拍这位伙计的肩膀,随即要求全部的手下凑到自己面前。
许多战士去过哥特兰岛打过恶仗,即便大家人少,对付新的敌人也志在必得。
阿里克再好好审视左右,嘴角轻轻一瞥:“看你们这群家伙,是想着把他们赶尽杀绝,然后回去报告咱们兄弟解决了全部入侵者?”
说罢,大家嘿嘿直笑。
“够了,咱们用不着和这群入侵者堂堂正正的战斗。听我命令,伏击他们。用箭矢尽量射杀,绝对不暴露踪迹。都给我老实趴在雪堆里,自发窜出来去砍杀敌人,当心被其他兄弟射杀。”
他们开始行动,已然全部分散潜伏在河流的右岸,平均两人的间隔区区一米左右,实质形成一个颇为密集的埋伏阵地。
异界雄主
两种十字弓全部上弦,由于阵地长度有限,大家都能看清阿里克本人的动作。
是否攻击全看阿里克的命令,现在这位指挥者决定让猎物放心大胆地踏足埋伏圈。
与此同时,正踏步前往旧鲑鱼之主山堡打探情况的塔瓦斯提亚人,这二百人在首领瓦特亚拉的带领下,贪图冰河的坦途,故意在冰面上前进。无聊的行军加之人多势众,普通的战士逐渐忽略掉其中的威胁,殊不知他们正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步入罗斯人的埋伏地。
一切都在不言中,阿里克绷着脸趴在地上,他满是胡茬的脸颊贴在十字弓的木托上,准星三点一线随意瞄准一个敌人,轻轻扣动扳机。
近二百克重的弩箭飞射而去,震颤与后坐力让他虎躯一震,箭矢以一个低平的抛物线,伴随着轻柔的嗖嗖声砸中一名敌人的脸部。
仅这一箭就砸穿了敌人整个下颌骨,整个人为之倒下,虽没有速死,可在疯狂的喷血中,其身边的一众塔瓦斯提亚人都为这莫名其妙的袭击不知所措。
阿里克的射击只是一个信号,见状其他战士纷纷展开射击。
一轮齐射,箭矢轻柔地划破空气,颇为密集第击中敌人的群体。
这一击十多人当场倒地,许多人在哀嚎,冰面迅速被血染红。当然也有坚强的人,虽是中箭,仍拄着短矛忍痛站立。
塔瓦斯提亚人开始惊呼,瓦特亚拉根本没有搞清楚情况,只知道自己遭到了袭击。
“举起盾!有谁知道敌人的方向?!”
“先别管到底的兄弟!搭箭!反击!”
但世界恢复了安静,唯有倒地者一边握着淌血的伤口一边哀嚎。紧张的战士谨慎地看着积雪下的森林,愈发感觉那里的恐怖。
他们聚集在冰面上,整体是灰黑色的一大团,与整个灰白的世界格格不入,成了最愚蠢的众矢之的。
有些人估计到了袭击者藏匿的方向,他们朝着那里射箭,却没有人敢于脱离大部队的庇护。
箭矢从阿里克一众人的头上呼呼飞过,不是飞得太高,就是打在了树干上。
阿里克也不言语,躺着用健壮的大腿和胳膊,以浑身的肌肉力量强行给钢臂十字弓上弦。
而坐拥木十字弓的兄弟都已经上弦完毕,就等着自己的老大发动新一轮射击。
阿里克引领兄弟们再来一轮齐射,这回塔瓦斯提亚人看到了箭矢飞来的大抵方向,付出的又是十多人的中箭。
木盾的确挡住了少数箭矢的射击,可有些木盾硬是被砸开,箭簇砸穿了持盾者的胳膊!
在这种对塔瓦斯提亚人非常不利的情况下,仅仅是受伤都意味着致命。
突如其来的情况令瓦特亚拉头脑一团混乱,他连续吃了三顿箭矢攻击,虽看到了箭矢飞来之方向,敌人地方踪影在哪里?
他从未遭遇到这种敌人,地上已经躺了四十个兄弟,冰河都成了红色。
“兄弟们!给我向那里冲!敌人藏起来了,给我砍死他们!”
“喂!你们愣着干什么?都是胆小鬼?!”
“不要聚成一团,这是坐以待毙!”
可是,第四轮箭矢又来了。
虽说威力一般的木头十字弓有着更高的射击频率,它们的威力实在一般,对付披甲的敌人和持盾者,防御性的措施都能挡住箭矢。塔瓦斯提亚人的武备还是太弱了,面对在北欧世界砍出来的各路维京人,都只有被蹂躏的份儿!他们也就是欺负更弱小的科文人和一样半斤八两的卡累利阿人能讨得便宜。
塔瓦斯提亚人,这些引以为傲敢于合力猎熊的男人们,终于意识到离开自己的冰雪湖泽之故乡会面临难以匹敌的强敌。
就这,不过是罗斯人的一支武装侦察队而已。
见得手下的勇士成了一群懦夫,首次打了这样窝囊仗的瓦特亚拉暴怒。
他招呼十多个信得过的男人,他们以裹着狼皮的木盾抵在身前,右手拿着战斧和短矛,组织一个突击小队不偏不倚冲向阿里克。
“居然要冲我?!蠢货!”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现在阿里克已经不装了。
一个雪人拔地而起。不!那是一个敌人。
阿里克端着磨磨唧唧以绞盘上弦的十字弓,突然亮出自己的身子,依靠着一棵树对着一个冲锋的家伙就是一箭。
裹着狼皮的盾倒是有点用,箭矢没有砸穿盾,但箭矢形成跳弹了,砸得此人牙齿崩裂了一大堆,整个人也满嘴是血地倒下。
这十多人成了真正意义的众矢之的,冲锋者在撂下六名立毙、倒地哀嚎着纷纷后退。
也直到现在,瓦特亚拉才真正看到了第一个敌人。
阿里克已然整个白布斗篷套着身子,连带着脑袋也被白布覆盖。他听到耳畔有箭矢的飞过却不为所动,亮明正身后怒视那个暴怒的敌人,又藏匿到大树后面。
“混蛋!你给我出来!罗斯人!和我们决斗!”瓦特亚拉以他的语言叫骂,奈何罗斯人就是不出来。
虽说是听不懂,阿里克也能透过说话的气氛明白对手言语里的戾气。那人就是要求兄弟们出来和他们砍杀!
如果搁在以前他绝对会跳出来去砍杀四方,但在哥特兰岛被反击的敌人暴打得狼狈逃窜,那场失败的战斗的教训就以可怖的伤疤留在其左臂。他就是不出现,仍旧要求手下的战士继续射箭,至于所携带、缴获的箭矢越来越少,那也不碍事,打不了打完这场伏击战兄弟们撤了便是。终究兄弟们不过是一支斥候部队。
阿里克确实只有在箭矢快要耗尽的当下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担任斥候的任务。
瓦特亚拉被迫败走,他的木盾上插着多达五支箭,而他的兄弟们损失非常巨大,不少人干脆逃到了对面的林子里,亦有人赶忙向着来时的堡垒逃遁。
但罗斯人的箭矢仍在飞射,让塔瓦斯提亚人震撼的是,敌人似乎都是神射手。
乱军之中有人爬到瓦特亚拉身边:“我们快走吧,罗斯人大军就在林子里,我们回去仗着山堡还能坚守,现在留在这里大家全都要死!”
说瓦特亚拉不甘心撤退,考虑到现实真是不走不行。
本想着和罗斯人的主力来一场决战,自己立下赫赫战功后再来部落联盟里捞取声望以图大业,现在看来还是保命最重要。
他带着兄弟们赶紧撤离,这谈不上太可耻,因为很多人早就撒丫子跑了……
罗斯人看起来取得了胜利,就是这样的胜利,兄弟们不过是笑笑,没有人有着血战得胜后的欢愉。
又有人窜到阿里克身边:“他们居然这么弱!老大,咱们回收了箭矢就沿着他们的退路夺了他们的营地,依我看就靠咱们三十人,真能砍掉他们三百个脑袋。”
二嫁猎户之悍妻当家
阿里克坐下来,使劲拧拧自己的胳膊:“先打扫战场,反正你们中也没谁懂得那些敌人的语言。”
现在又有人窜过来:“我懂!”
“你?”
“据说科文人和塔瓦斯提亚人有关系,我在这边捞鱼和那些科文人打过交道,也许我可以听懂这些敌人的语言。”
带球老婆不好当
“那就试试吧,我倒想知道他们的情况。”
罗斯人捡拾这箭矢,顺便也给死了的敌人收尸。
这绝非他们好意,完全是阿里克有意对敌人进一步的羞辱。
有两个受了不重箭伤的敌人被押解到阿里克身边,果不其然塔瓦斯提亚人和科文人语言有着很大共性,一些关键的情报方为罗斯斥候们得知。
阿里克万万想不到,这并非入侵者的一次偶然的入侵,而是有意的永久性占领。这种行为的性质,就相当于丹麦人远征北方占领梅拉伦湖区一样恶劣。
俘虏为了活命尽量说明自身的实力,声称五百人占领了一个旧堡垒。
五百人都是战士吗?因翻译的谬误阿里克确信这一点。如此以来收殓的大概七十具尸体(伤者被砍杀)不过是敌人兵力的七分之一?
获悉这个消息,嚷嚷着凭着三十个斥候就歼灭入侵者的兄弟这下闭嘴了。
阿里克猜得出那个所谓的堡垒必然是旧灰松鼠山堡,当年攻克这个堡垒罗斯人也付出了一些伤亡代价,且那个堡垒确实需要一些重型武器才能击垮。他想到了新的战术,纵使兄弟们不能歼灭入侵者,搅扰着敌人整天生活在恐惧中倒是非常乐意也很有信心。
俘虏并没有被杀死,此二人被释放,并带着一些非常关键、简明扼要的信息逃回了被塔瓦斯提亚人占领的山堡。
此二人后于逃亡者回来,他们向瓦特亚拉诉说了罗斯人交待的事。
他们只转述了罗斯人传出的发音奇怪的科文语言的词汇:“冰雪融化、罗斯、船只、很多人、战争。”
打了窝囊败仗的瓦特拉瓦正在气头,落败的战士惊恐与罗斯人很快就进攻山堡,加上全部的塔瓦斯移民的女人和孩子,他们已经在加固自己的防御做好了打守城战的准备,一如在故乡与卡累利阿人战斗那般。
现在的瓦特亚拉基本弄清楚一件事,罗斯人的主力还没有杀来,来者只是一支小部队。
可这不是更加恐怖吗?!
不过是一支小部队!就让自己现有的三百多个兄弟,一战损失七八十个!活着的都被那诡异的箭矢吓得瑟瑟发抖,甚至对外出打猎都充满了恐惧。猎人们根本就不怕熊与狼,他们就怕走着走着突然被飞来的箭矢精准打穿脖子,毕竟那恐怖的箭矢是木盾都不容易挡住的。
放弃这一带是不能的,把控这片地域的资源,塔瓦斯提亚会变得更加强大。
瓦特亚拉没有想到逃跑,这若是真的跑了,可就没有脸去见故乡的人们。
他开始派出信使去后方求援,获悉了远征部队与神秘罗斯人交战并吃亏,塔瓦斯提亚盟主瓦特卡德勃然大怒也在情理之中,且联盟里所有的村庄都要求必须出兵抱住大家的胜利果实。
至于出兵多少,这就有讲究了,需要一番会议。
也恰是在他们忙着商讨之际,实实在在耽搁了援兵的出现。
宏观上气温是逐渐变暖,阿里克也察觉到了海冰正在快速变薄。就在这世界即将恢复温暖的时间点,他下令战士们布下恐怖的氛围。
罗斯的侦察者也在打猎,只不过猎物名单里多了塔瓦斯提亚人。
现在可好,塔瓦斯提亚人更愿意躲在山堡里,活动区域仅限于河畔捞鱼,很多人陷入半饥饿的状态,只因那些冒险进入远处森林的人都没了音信,去打猎获取肉食变得极为危险,那就只好忍饥挨饿傻傻等援兵。
但罗斯堡已经收到了阿里克的调查报告,虽是信使带着口头的消息坐着驯鹿雪橇冲回来,信息存在一定失真,留里克确切地明白了两个基本信息:第一,敌人占领整个流域就不想走,除非用战争手段将至全部杀死;第二,敌人战斗力羸弱,然其兵力之规模的确需要罗斯人重视。
留里克该如何判断?
这不就是塔瓦斯提亚入侵者的故意挑衅,一上来就渴求一场大决战?罗斯需要的就是这个!正好用塔瓦斯提亚这种羸弱的敌人练练兵,为下一步远征不列颠做准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