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五十章 喪家之犬鑒賞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院内残存的积雪早已化尽,阳光舒缓而明亮,风依旧很大,冬日的彻骨寒意随着立春的到来而逐渐消退。
林云墨带千山暮到了玉山的营地,周琛并没有因为临近年根而有所懒散,关于兵将的格斗术,摔跤,以及骑射,他不敢有一丝懈怠,始终恪尽职守。
营中的操练场地宽阔而平整,身穿铠甲戴了头盔的兵将或持长矛,或拿盾牌 分列而立,正在进行防御与冲击的操练,兵卒们精勇强健,发喊连天,其势锐不可当。
千山暮看的无比震撼,汝山一战,林云墨的实力暴增,俨然成了威风凛凛的一方霸主。
不过,这十几万人的军营,每日所需的粮草,也是够令人咋舌的,这还没算所需兵服,铠甲,兵械,战车,若是一一算下来,定是个极其庞大惊人的数字。
“王爷要养这数十万的将士真是辛苦,若是钱财有短缺处,我愿意倾囊相助!”千山暮笑眯眯的歪头看着林云墨。
林云墨噗嗤一笑,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揶揄道“夫人无需担忧,为夫目前还能撑些时候,只是,若是真有所需,也都是上万的银两,即便夫人倾囊相助,亦是杯水车薪。”
“哼,你怎么瞧不起人!”千山暮举着拳头,愤然说道:“怎么说,我也是即将成为烟浮国的国君,不要看烟浮国的狐狸们为了一口肉争的你死我活,那是因为它们觉得能果腹的肉,其价值远大于冷硬的金银。”
千山暮见林云墨听的用心,颇为自得的又说道:“在距离锦山三百里处有座绣山,山中没有水,无草木,独独盛产金玉,王爷以为怎样?”
林云墨抱着胳膊,疑惑的看着千山暮明澈的眼眸“夫人所言有些匪夷所思啊,先前却从未听夫人提及过此事,”
千山暮横了他一眼:“东方韵早就说与我了,之所以没提过,一则是我未放在心上,二则王爷从没说过钱财短缺,我又怎能想到此处,能怪我么?”
“怪为夫,全怪为夫!”林云墨哈哈笑道:“有夫人在,再难的事总能轻易化解绝处逢生,为夫还真是娶了个宝!”
两人正谈笑时,赵飞自一旁疾步而来,抱拳道”王爷,送至营中的那女子今清早咬舌自尽了……”
林云墨冷哼一声:“那便扔到乱葬岗吧!”
赵飞答应着,正欲离开。
我在东京当和尚 世末鸽者
“等等!”千山暮忽然喊住他,波澜不惊的说道:“王爷,还是找个僻静处埋了吧。”
赵飞眼观鼻鼻观心,眼神不敢乱瞟,垂手而立,等着林云墨发话。
“就依王妃所言!”
看着赵飞走远,林云墨拉起千山暮的手,走向拴马石。
“王爷这便要回去了吗?”千山暮不满的问道,她还没看够呢。
林云墨笑道:“刀枪剑戟打打杀杀的,有何好看的?”
“自然好看,那日听李继说起王爷的神箭来,我是崇拜的五体投地,王爷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我也好想学,可不可以也教教我?”千山暮眼眸里闪着星星。
被她如此夸赞,林云墨笑的合不拢嘴。
“夫人要学射箭啊?”难怪听说来玉山,死缠着非要跟来不可,原来是有此目的。
千山暮嗯了一声,用力点点头。
林云墨目光古怪的扫了千山暮两眼,“夫人这一身护卫服侍不太好,若是本王手把手教夫人箭法,营地中人多眼杂,会以为本王有断袖之癖!不如回到府中,再慢慢教习夫人?”
千山暮嫌恶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饰,皱了皱眉头,犹豫道:“那,不然回到王府我便重新换衣裙,王爷再教我?不过不许耍赖!”
“不耍赖!”林云墨眼中闪过促狭之色,背手而立。
回来的路上,他们又顺便到了安济坊,上次来的时候,千山暮的眼睛还没有恢复,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林云墨说给她听。
安济坊的大院子被收拾的很是干净爽利,今日天气晴好,竹杆上挑了几床被褥沐浴在阳光下,院子一角,有女子正为老婆婆梳头,两人笑语晏晏的说着什么,那女子清丽秀雅,容色极美,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衣衫飘动间身材纤细,约莫十七八岁年纪 。
“她便是裴轻婵?嗯,不错啊,不能还是蛮有眼光的。”她低声对林云墨说道。
林云墨笑道:“不能,注定是当不了和尚的!”
说着,两人迈步走了进来,见宁王来了,裴轻婵与院内的几位晒太阳的老人,忙起身过来行礼。
“王爷!”裴轻婵恭敬的行礼,明亮的眸子在千山暮身上转了转,又脆声喊道:“王妃!”
如此聪慧的女子,千山暮不由得好感大增,眉目含笑:“如此装扮都瞒不过裴姑娘眼睛!”
“王妃天姿国色,岂是单单一件护卫服饰便能掩盖的?”裴轻婵甜笑道,对于千山暮她可是满满的好奇之心,之前仅是远远模糊见过几次,未曾有机会说过话,今日终了得见真容。
她悄悄打量了着,忍不住暗自惊叹:“这世间竟有如此貌美之女子。”
但见千山暮肌肤莹白如雪,双目犹似一泓秋水,璀璨灼灼,顾盼流转生姿,世间万物仿佛都黯淡无光,周身萦绕着的清贵傲然之气。
“本王听闻裴姑娘的家便是在启洲,这几日若无太大事,便回去与家人团聚过元日吧!”林云墨温和的说道。
裴轻婵微微怔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丝僵硬的笑来:“多谢王爷!”
周围那几个老人也都感恩戴德的围拢了过来,先前那个老婆婆早已认出了千山暮来,她走上前和蔼亲切的说道:“王爷俊郎王妃貌美,都生的如此好相貌,可要多生几个小世子,小郡主才好!”
闻言,千山暮心头蓦地一沉,笑意凝滞在嘴角,眼眸深处又浮现出那种细碎的伤痕来。
“承老人家吉言!”林云墨笑呵呵说着,状若无意的攥紧了千山暮的手。
千山暮上次血崩身体受损之事,裴轻婵也曾听不能提过几句,见千山暮逐渐冷却的笑意,亦忍不住心生憾意。
回到王府时,天色昏沉,王管事禀报说,棠梨似是听闻了赵余被捉一事,卷了财物不知逃往何处了。
“逃的挺快啊!”千山暮清冷的说道:“不过细想想,她也挺可怜的,将自己都搭了进去,鸡飞蛋打,最后成了丧家之犬。”
见王管事欲言又止,便说道:“若有事但说无妨!”
“棠梨逃之前,曾向府内李郎中讨了些药材!”王管事犹豫了一下说:“是,落胎用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