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明尊 ptt-第五十一章帳中魔頭驚四座鑒賞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环海珊瑚礁外,灵光翻涌,碧涛生澜,一只清脆的竹筏缓缓滑入这片海域。
女修韩妃站立筏头,眉宇之间沾染一丝忧色,她身旁则是那婢女彩菱,看着龙宫整齐的营帐,林立的水族妖军,更是战战兢兢。
反倒是何七郎纵然见了此地数千百道妖气和光华冲霄,声势之壮观,以他的见识当真是前所未见,怀中银镜感应到最强烈的几道妖气,都凝如实质,却犹然能保持冷静。
银镜中的风闲真人借助灵宝只能感应到这般景象,更是神情凝重道:“那妖军之中的三个大将,具都是元婴修为,前方那顶大帐虽然有禁法掩饰,但借助宝镜,也能窥出其中数道灵光皆是元婴之中的强者!”
“方才经过外面的时候,我就借助宝镜看出那片海域有浓厚的血煞之气残余,其中一道血气,更是接近元婴真人陨落之后的那般惨烈,此地绝非善地,七郎且小心!”
何七郎微微点头,神色浮现一丝沉重。
他依钱晨所言,混入了琼湶宗少主韩妃一行当中,便是知道韩妃等人率领的道兵再多十倍,也不敌钱晨一袖挥扫。他自己虽然难以脱身,但等到钱晨的另一尊化身到来,带走自己却是不难。
可如今却出了这番意外,心中不由感叹一声道:“这里的元婴老怪就有许多,纵然前辈化身赶来,也不知带不带得走我们?”
“依师父所言,我身上的灵宝碎片,乃是龙宫欲得之物,甚至有元神真仙为此动手。若是前辈慢来一步,只怕也难以在这么多元婴真人的眼下做些什么?此番横生波折,形势却是难了!”
大帐门口的几位侍者,便是几位或是俊俏,或是姿色上佳的水族,有男有女,皆是海中的异种出身,修为也是通法水准。
他们站在门口扫了一行人一眼,眼光落在彩菱身上,笑容浮现一丝傲气,但对彩菱全无妖气的法力,却又藏着一丝极深的嫉妒。
彩菱低眉顺目,在此地不敢言语,像一个小丫鬟一样紧紧跟在小姐的后面。
当前的一位侍者乃是银鲨化形,通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月光,修为很是深厚,妖气也有几分淡薄,她扫了韩妃一眼,朗声道:“我家王子正在帐中招待贵客,韩妃道友请跟我来!”
说罢,便领着她进入帐内,在先前向敖壬献媚的那位白发结丹老者下手处落座,那白发真人扫了韩妃一眼,看她只是通法修为,还面露一丝不屑之色,便不再正眼看她。
韩妃却是一个玲珑心思,此时也不卖弄和龙宫的交情,只想平平安安先将何七郎带回宗门再说。
此人身上那件灵宝的残片干系甚大,不得不将他放在眼前看好!
她扫视了一圈殿上的众人,心中暗忖道:“那黑袍老者应是铁谶岛主,听闻他修有一袋五毒碧磷阴火砂,厉害非常,昔年仗此差点打破了岛屿灵脉,这才驱赶了方寸宗,占据了铁谶岛!那个蛮人,口耳穿的金银环灵光流溢,着实非凡,应该是传闻中的赤獠教主,此人素有恶名,贪杀好色,不可招惹……”
一圈下来,心中已经将座上有名的修士认了个七七八八,只是这般本事,钱晨这辈子也比不上。
许是做珠子的时间太久了,记忆繁杂,钱晨此世的一个弱点就是不太认得人。
虽然修道人有过目不忘之能,但钱晨回想自己杀过的那些修士,也是要一会才能尽数想起来,殿上的这些人,更是要转过几个念头,才能将他们的姓名对上。
韩妃对了自己记忆中那些人物,才将目光转向了钱晨,此人仙风道骨,风姿不凡,而且位列龙宫太子之侧,乃是此番宾客之中地位最高者,奈何她居然对这般人物全无印象,便有一丝好奇,心中暗道:“那位前辈风姿不凡,又与敖壬太子亲善,想来也是一位有道高人,前辈散仙之流,若非我还有要事在身,倒是可以奉承结交一番!”
突然,座上的赤獠教主开口道:“太子此番龙宫的菜色虽好,但我乃是蛮人出身,素来饮血茹毛惯了,这些海味虽好,我口中却淡出了个鸟来,不若上些血食,热辣的快活?”
敖壬闻言看了一眼身边的钱晨,心中恍然道:“是了!我随中土的风气惯了,掼是爱吃些熟食,进行炮制的珍馐,忘了他们魔道中人的那口子爱好……”
随即心中又是迟疑:“那老魔头十分凶残,我可没有豢养凡人的习惯,若是他向我讨要菜人做血食,那该如何是好?”
当即不敢怠慢,呼喝一声令人将后面豢养的异兽牵了一头上来,那异兽其状如马而白首,身上花纹如虎而赤尾,正是一头异兽鹿蜀。
那赤獠教主看了钱晨一眼笑道:“还是太子知我心意!”说罢便大手一张,赤黑的五指探出,骤然暴涨十丈,将那只鹿蜀抓到了手上,凑到嘴边,一口便咬住了它的脖颈,大口大口的吞咽其那一腔热血。
傲世特工,将军请接招 夏沐夕颜
鹿蜀四蹄挣扎,哀鸣不已,叫声犹如玉石佩鸣,虽然凄厉,却并不刺耳,反而犹如琴声铮铮,令人哀伤。
钱晨身后的白鹿刨着前蹄,有些躁动起来。
一时间帐中修士们便有些泾渭分明,清修之士,虽是旁门但法力养得还是一股清气的,便有些暗暗皱眉,对着血腥的场面略显不适,气息驳杂,旁门路数之中掺杂了巫鬼魔道的,便熟视无睹,甚至有些还食指大动。
须知巫鬼之术修习起来便会改换身心,口味发生变化,需要生吞血食,来平抑心中躁火的不在少数。
就连龙宫中人,也有分化。
敖壬固是有些不耐的,他自幼锦衣玉食,早学了中土世家的风度,但他麾下的妖兽却是饮血茹毛之辈,不少面露凶光,精神振奋起来。
赤獠教主吃了这头鹿蜀一般的血,待到其生机微弱之际,才从埋头起来,呵呵笑道:“我那赤獠岛上也有许多人口,但贫瘠的紧,平日里吃的血食也只有牛羊而已,似太子这般豢养鹿蜀异兽,龙宫之宽裕,着实令人羡慕。想来还是昔年四太子设宴招待之时,最是大方,那一次宴席之上,每个客人都有一对有根基的童男童女。”
“入口鲜滑,令人难以忘却啊!”
“我在赤獠岛上如法炮制,令麾下岛民每年献上一对,奈何蛮人肉粗,纵是小儿也不比中土之民鲜嫩!”
此话一出,座上大半修士赫然变色,就连敖壬太子神色都有些勉强,他几位兄弟之中颇有一些兽性遗存,甚至特此彰显气概的,命领地中的海国祭祀童男童女的,并非少数。
赤獠教主如此恶形状,倒是令钱晨眉头一挑,让始终注意的敖壬心中一惊。
“不好,怕是勾起了这老魔的凶性了!”
钱晨冷眼扫去,只见殿上不少修士神色浑然不在意,那些龙宫水族听闻此言更是颇有意动,那三个阴神妖王闻言都仰头大笑起来,想来也是因为如此,那赤獠教主才会在龙宫宴会之上,放此厥词!
在龙宫那些大妖看来,人族修士还好,凡人不就如猪牛羊一般吗?
甚至有不少修士,只怕也是如此想的。
这赤獠教主便是如此,修行太古巫教法术,只怕已经将自己视为神祇,享受血食供奉,自是理所当然,观念早已经转变,不再将自己视为蛮人,所修的法相只怕也是邪神巫鬼之流,身心俱变。因此在中土视为禁忌之事,在他看来却是理所当然。
那些龙宫妖王出身虾蟹,修行有成后便自以为脱离族类,吞噬同族还少吗?更何况人族和并非他们同类……
钱晨心中漠然道:“终究……非我族类啊!”
旁边身穿黑袍的铁谶岛主也是嘿嘿阴笑,伸手一划,剖开了那只鹿蜀的胸腹,摘下了一颗鹿心来捧在手里大口吞咽,吃的鲜血淋漓,冷笑着朝着钱晨看去,道:“白鹿道人,你怎么不吃?莫非是嫌弃太子赐下的血食不够鲜活,还是你号称白鹿道人,本相也是如此?见同类而哀伤,吃不下去呢?”
殿上一众修士看那两人挑衅钱晨,心中皆是一惊,韩妃暗道:“原来这位前辈道号白鹿,前辈既然身骑神鹿,道号也是白鹿,定然是爱鹿之人,那两个旁门魔头如此做法,前辈本就是清修之士,有道之真,如何能忍耐?”
敖壬却是胆战心惊,他可是知道白鹿道人的‘跟脚’,心中骂道:“赤獠这厮是疯了吗?不过一个旁门左道,竟然敢招惹九幽魔道出身的老魔头的霉头,人家残忍之处,胜过你百倍不止,只怕开始吃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多大呢!”
钱晨心中一片冰冷漠然,面上却好声好气道:“贫道并非不好这一口,只是不喜欢吃冷食,要等食物热血沸腾之际,才会下口!”
众人听闻一派仙风道骨的他如此说,俱都是一愣,那韩妃更是微微皱眉暗道:“可惜了!这位前辈当是见到赤獠教主和铁谶岛主有联手之意,也不愿驳了龙宫的面子,终是低头退让……”
何七郎也和风闲子吐槽道:“原来这人空有一副好相貌,却也不是一个好人!”
风闲却皱眉道:“等等再说,此人的气息却是有些古怪!”
赤獠教主闻言大笑,浑身散发黑红的煞气压迫了上去,狰狞道:“还说什么不吃冷食,此血食我和岛主都已经吃过,你却不肯动口,是不是不肯给我们面子?”
卿本红妆陛下请入账 冰糖雪梨
钱晨看着此人,面露一丝微笑,走上前去……韩妃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叹道:“此人倒是能屈能伸……”结交之心,却是淡了!
一时间众人都以为钱晨却是要低头,去吃两人的残羹剩饭,唯有敖壬在旁边,却是心惊肉跳,拿着酒杯的手都有些不稳。
钱晨来到赤獠教主身前,看着他浑身散发的煞气和热力,满意一笑,道:“如今气血喷张,才算到了我爱吃的火候!”
说罢袖中玄黄如意滑落手心,当面砸出,如意之上的玄光之光在颠倒阴阳大神通的分化之下再次分开,玄光、黄光呈双钳之势像是夹核桃一般笼罩赤獠教主之身,骤然一合,此番熟悉的画面叫帐中三位妖王神色具是一颤。
玄黄天地合,清浊合一,混沌倾压的大力再次铺天盖地袭来,让赤獠教主一声狂吼,现了法相。
一只数十丈高,身上缠绕百八骷髅,赤色面獠牙,狰狞如魔神的巫鬼法相赫然显现。
在玄黄之气的钳制之下,愤然支起四臂,撑起玄黄之光!
钱晨拎着如意,用手在他头盖骨上丈量,然后对准连接处的那道骨裂猛然一砸,登时头骨掀开,露出里面那蠕动滑嫩的脑子,此时仙风道骨的白鹿道人发出喋喋怪笑,露出血红的双目来,凑到赤獠教主的头盖骨前,捞出脑浆,盛了一碗然后哧溜哧溜的大口吞咽。
而赤獠教主在天地玄黄老虎钳之下,只能无力的凄厉哀嚎。
伴随着这般凶残的毫无道理的景象,钱晨将其吃的气息奄奄,最后更是摄出神魂,伴随着脑浆一并吞下。
江山美色 瓜仁
这一幕看的帐中鸦雀无声,旁边的铁谶岛主更是面无人色,几欲转身遁逃,敖壬脸色再次惨白,却只能等着钱晨尽性。
蓝领教皇 李闲鱼
钱晨运转水火两色神光,在脑浆入口之前,便炼化为滚滚的水火精气,又随手将那道神魂收入袖里乾坤之中,看了一眼帐中诸人的神色,暗道自己这番表现,应该坐实了了九幽道老魔无疑。
便施施然擦了擦嘴,甩手扔了赤獠教主的肉身给白鹿吞噬精气,自己在他原处座下,笑道:“贫道吃相不雅,惊了着了诸位,还望恕罪!”
众人看着那面露狰狞,身上探出数只触手扎入赤獠教主身上,眨眼间将其抽空成一具干尸的白鹿,又听闻钱晨如此说,修为差一些的,被长辈带来‘见识’一番的男女无不两股战战,那里还敢回话。
还是敖壬白着脸,颤声道:“白鹿前辈乃是九幽魔道的高贤,尔等不可冒犯!”
此时,所有人都毫不怀疑的相信了。
哪怕钱晨根本没有拿出丝毫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但众人就是确信无疑,连一丝一毫的怀疑都不曾有过。
钱晨如今的仙风道骨,怎么看怎么透着邪性,淡然的笑容,在众人眼中都透着一股狰狞,玄妙泛起莹莹玄黄之光的如意,似乎都缠绕着一层血怨之气,就连那可爱通灵的水精白鹿,也成了妖魔——最后一个倒是并非幻觉,任谁看了,也不会觉得这只正在吞噬精血,炼化残尸精气的白鹿是什么‘祥瑞’!
就在他微微一笑,好声解释之际,整个大帐之中鸦雀无声,就连韩妃的脑子也是一下子木了,有几分转不过来。
何七郎面露惊悚,心神追问镜中的师父,此前感觉不对,是不是就是因此?
风闲子笃定道:“当是九幽道的魔头无假了!这魔头修为和赤獠教主不过伯仲之间,但一身神通,着实惊人,施展的法术虽并无一丝魔气,但其凶残之处,一样看出就是老魔为了满足自己吞噬人脑的爱好特意修成了!”
“此魔为了活吃人脑,竟然特意修了一门可以禁制人头颅的神通,就为了满足自己听闻受害者哀嚎的爱好,凶残的已经没有道理了!面对这等魔头,七郎你躲得越远越好!“
钱晨这般的伪装,似乎有些好过头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