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新書 七月新番-第236章 斧鉞!讀書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卫将军,谋久不发,恐漏泄,如今陛下忽然召见,不如遂斩使者,勒兵而入,挟持皇帝,大事可期也!”
当王莽令人召王涉入禁中的命令传来时,王涉手下参与此事的一位护军立刻如此建言。
“不可。”
王涉却摇头说道:“宫中四门,我不过掌其一而已,外有五威中城将军崔发,内则有郎卫,皆非吾等掌控,若是孤军而战,必是腹背受敌。需待国师公与维新公发动,才能里应外合。”
而且说好了二十八日举事,他王涉是个言而有信的人,那就得二十八!
毕竟第五伦决定提前动手,也压根就没通知他啊!
王涉的迷信程度绝不亚于王莽、刘歆,国师公说只有在四七之数,太白天象时才能成功,这还能有假?国师这两天已经借口出城去终南山挑选坟墓,实则是在太白峰下布置星阵,以祈求皇天上帝庇佑,使兵变成功。
更何况,现在形势不是对己方利好么?亏得第五伦的神来一笔,皇帝已听信举咎,逮捕陈崇,欲将师尉大尹田况召来,又派遣大司马将斧钺交予维新公,专征伐之权。
再加上临时调换北军六校将率之职,一定会闹得人心惶惶,只要再等几天,陇右那边说不定也会响应,最有利于他们的情况就将出现。
眼下皇帝召见,亦是寻常事也,五官中郎将刘叠亲自过来传话,国师公的儿子当然是自己人,说皇帝要将北军之职交给自己呢!
王涉不疑有他,离了把守的北阙玄武门,朝禁中走去。
岂料王涉才到金马门,按照规矩下了车,脚往前一踏,就发现,自己进入一个巨大的人影中,整个人都被笼罩了起来。
网络复生
当王涉抬起头时,却见前几天被王莽任命为右中郎将的巨毋霸就等在这,靠在墙上等他。
这高达丈余的巨人,其甲胄也较旁人大上许多,持着一把大戟,强壮的手臂好似能将人头捏爆,只低头冷冷看着自己,让人毛骨悚然。
身后惊呼惨叫传来,回过头,却是跟随王涉入内的几位护军、士卒皆被王路四门的郎卫抽剑所击。
还不等王涉反应过来,就被巨毋霸反持大戟,用戟杆一扫,将王涉击倒在地,又令人绑了,旋即直接将五花大绑的王涉夹在腋下,大步流星朝王路堂走去,重重扔在阶下!
“陛下,王涉带到!”
当王涉抬起头时,看到的是堂兄王莽愤怒的双目。
“吾弟,你也叛了么?”
……
王莽依然记得,三十多年前,自己在叔父、大司马车骑将军曲阳侯王根卧榻前接受他嘱托,成为王氏宗主时,王涉年纪也不小了,就跪在一旁。
被其父要求效忠于王莽时,王涉信誓旦旦,王莽也答应叔父,要将王涉当成亲弟来栽培,绝不忘他家恩情。
他将其视为王氏族人中最值得信任的人,待王涉不薄,封为上公,授予重权。岂料就在新室危急之际,本该鼎力相助大宗的王涉,却策划了逆案,这是来自血液里的背叛!
此时此刻,王涉面对王莽,一时愕然,又怕又愧,垂首不发一言。
别人骂得王莽,他却找不到任何理由。
皇帝也绝不会原谅他,只让人将王涉押下去,又将五威司命陈崇放出来,让他拿出手段来,好好收拾王涉。不管是断一条胳膊,还是断一条腿,定要将叛逆的计划和前因后果统统审出,而对于王涉的从逆者……
皇帝现在的头脑格外清晰:“下书赦卫将军属吏士卒为其所诖误,谋反未发觉者,由五威中城将军将军及巨母霸接管宫中防务。“
王莽虽遭到背叛,但仍剩下了一些心腹,有人视他为暴君,亦有人执迷不悟,以为他是圣天子。毕竟王莽除去苛待儿孙外,对亲信们却十分亲和,他从年轻时就善于博取名望,能下人,吃这一套的人不少,譬如巨毋霸。
没了首脑后,只控制着宫中一角的卫将军下属也没翻起大浪,很快就被崔发和巨毋霸扫平,北阙重新回到了王莽手中。
既然宫禁已宁,下一步就是迅速逮捕其余叛逆了。
刘歆前日请求出城一趟,去往终南山祷山川,顺便看看他自己的墓穴,王莽怜惜老友,同意了恳求。
现在他明白了,刘歆去祈求的,只怕不是新室万年,而是他王莽早点死去,汉家快点复兴吧!
和之前的背叛不同,来自老友的背刺,让王莽比死了好几个儿孙,加起来都要痛心,痛心十倍百倍!
本以为他们这数十年结下的友谊,共同筹划的事业,能超越一朝一姓,超越小儿女的生死,可万万没想到,刘子俊还是在最后关头,叛变了!
王莽仿佛还记得数十年前,二人在黄门郎署的初见,那个坐在日光下,正襟危坐读着圣贤书的青年。
刘歆的家族虽是汉朝宗室,却饱受元成时黑暗政治的折磨——主要是来自王氏外戚的阻挠,其父刘向郁郁不得志。
而王莽虽然出自王氏,却是族中的异类,喜好儒道,行为高洁,心怀大志。
二人一拍即合,既是莫逆之交,也是朝堂上的党羽,以新代汉,刘歆居功至伟。
可从何时起,他们却背道而驰了呢?是其女与婿废太子王临同死时,两个儿子卷入叛逆被分尸时,还是更早,在他发现王莽野心不至于做“大汉周公”时!
“予还在坚持,不管天下人如何反对,仍死守王田制不废,汝何故竟走了回头路?”
王莽感到迷惑不解,却仍没有开始反思。
而更让他愤怒的,还有第五伦竟也参与其中,一个二十三岁的孺子,固然有些本事,但被破格提拔为上公、大将军,即便在前汉,这样的事例也极其稀少。
“原本今日应当是第五伦最后一次谒见,予还打算告诉他,分刘姓与豪强之地予天下人的依据,找到了。”
出自《易》:“损上益下,民说无疆!”
王莽还欲好好任用第五伦,试试自己新的构想,使天下焕然一新,可现在却再也无从分说了。
但王莽依然心存一点幻想,或许第五伦只是受了刘歆、董忠、王涉等人的蛊惑胁迫,毕竟他还年轻,不太能分辨是非,加上对陈崇的仇恨,才走了歧路……
于是在控制北阙后,王莽下了两道命令。
其一,派遣他颇为信任的宦官、中黄门王业,迅速带兵去追大司马董忠,务必将斧钺追回来;若是追之不及,便假装无事,将一份王莽的诏令传达给第五伦,就说要拜他为四辅三公,务必令第五伦入京来见。
其二,则就是派人去将住在与皇宫一街之隔的第五霸,“请”进宫来。
“以第五伦之笃孝忠恳,见予诏令,又闻其祖父在宫中,定会归来,届时再好好审清楚,他究竟是受了蒙蔽,还是心存异想!”
……
从昨日傍晚到今晨,随着陈崇被缉捕,五威司命陷入了短暂的停滞,许多陈崇党羽被抓进诏狱,甚至有人被酷刑活活打死……
而现在,恍然大悟的王莽才匆匆将其放出来,让这些吃了一宿苦头,满身伤痕的朝廷鹰犬,反过来去抓捕真正的叛逆。
但期间整整一夜,城中本被严格监视的地域无人管理,不知道放跑了多少大鱼小鱼。
片刻之后,当一心报复的五威司命党羽冲进北阙甲第时,却发现时至下午,府邸上下却都还在酣睡,到处都是酒味。
原来,第五霸响应皇帝号召,大酺五日,昨天请全府的下人喝酒。
他们只记得,第五霸饮着饮着,忍不住潸然泪下,追问为何而泣,老爷子却不说话,只是目光看向皇宫,竟有几分愧疚。
然后第五霸便带着他们朝宫室敬酒,高呼:“陛下万年!”
那之后第五霸回去睡了,此时陈崇及其党羽才刚刚被逮捕,常安的宵禁未到,十二城门依然敞开。
而众人得了允许,放开了喝,一直饮到凌晨,包括看门的卫士在内,皆大醉,这段时间,陈崇还在诏狱里抠着断足,写血书……
等五威司命爪牙揪起几个人,询问第五霸何在时,他们都十分迷惑,只指着一处道:
“或许在厅堂!”
厅堂近了,五威司命的爪牙们分散开来,手握环刀,脚尖小心翼翼朝那靠近,却见窗户紧闭,但隔着门扉,却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里面确实有人!
等他们猛地一脚踹开大门后,却发现里边空无一人。
只有一头凶恶的野兽:戴着金项圈的黑斗犬,正蹲在第五霸平素爱坐的席子上啃着肉骨头,忽然被人打扰,这黑狗龇牙咧嘴,朝这群不速之客狂吠不止。
倾世嫡女 非雨
“汪汪汪!”
……
大司马董忠今天清晨得了皇帝所授斧钺后,便慢悠悠出了城,往东赶去。
常安距离骊山脚下的鸿门还挺远,隔着一个霸陵县,足有七八十里,董忠虽然没心大到在半路过一夜,但好逸恶劳的他也快不起来。
走到太阳偏西时,才到灞桥,此乃常安通往东方的必经之路,横于灞水之上,当秦地之冲口,束东衢之走辕。
但在两年前,这儿发生了一场火灾,驻扎在此的步兵营几千人打水都没就下来,整个桥面都被烧得一干二净。王莽令人重修,加了石墩子后,改了个名,叫“长存桥”,寓意新室长存。
“等我过了此桥,抵达鸿门,将斧钺交予维新公,二十八日举事之后,新室,只怕要荡然无存了。”
董忠如此想着,也不忘观察北军之一,步兵营的情况。
顾名思义,步兵营以步卒为主,一部驻扎在桥西的枳道乡,此处便是刘邦接受秦王子婴投降的地方;另一部则在桥东的霸陵县,但听说军纪不太好,甚至有人掘汉文帝墓……
王莽派出的“九虎”,比董忠来得更快,已经将步兵校尉撤职取代,这突如其来的命令,使得步兵营有些骚动。
“乱吧。”董忠幸灾乐祸,不由感慨第五伦的妙计,如此一来,步兵营的战斗力将大减,加上分驻东西,以数万之众来攻,便很容易击破了。
想必其余六校,也是如此罢?
我家别墅穿诸天
马车即将驶上灞桥,按照惯例,所有车马都要接受检查,但董忠自有符节旌旗之权,不在此列,亮出自己的身份就要过去,却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呼喊自己。
“大司马?”
董忠下意识地抬过头去,顿时愕然,喊话的竟是奉王莽之命,拼命追赶他的中黄门王业,也才到灞桥片刻。而他身旁的几位骑士,及数百守卫桥头的步兵营士卒,手里端着弩,已经瞄准了董忠及其亲随。
“大司马,何其慢也!”
……
世事便是如此奇异,有人就在皇帝眼皮底下都能溜走,但有人,本是稳稳脱身的局面,却因为自己的愚蠢而耽误。
当然,也可能决定提前动手的第五伦,早早闭了麦,从来就没将自己的计划,与猪队友们沟通过,前脚刚利用完王涉将水搅浑,后脚立刻让第四咸、张鱼借着走巷入里的煤球车,将大父接走。
第五伦最终没等来董忠的斧钺,反而等来了笑眯眯的中黄门王业。
王业是王莽亲信,身穿锦服,冠上饰貂,腰上有珰,走得快时叮当作响。
他不止是中黄门,还被加了“中常侍”等官职,一旦轮到王业来宣诏,都意味着大事。
据说,也是此人负责了对灾民的接济事宜,结果就接济出熬煮观音土来,导致流民欲求一口稀粥而不得,成批饿死。
第五伦让人打开辕门放王业入内,按照规矩与他见礼后请入营中就坐,王业先说起了城内的动荡。
“谁能想到,五威司命陈崇居然勾结了师尉大尹田况,意欲谋逆!陛下十分震惊,已令卫将军将陈崇缉捕,又召田况入朝,将军部曲扼守京师与师尉之间,少不得要受重任,盯着渭北。”
“这是自然。”
第五伦目光放在王业侧脸上不断流出的汗,笑道:“这大热天,中黄门一路赶来,恐怕热坏了。”
“王命在身,岂敢耽搁?”王业遂对第五伦宣读了王莽的诏书,读完后说道:“宵小已经伏罪,还望维新公随我回朝。陛下除了欲拜将军为四辅三公外,也令太史钻灵龟,卜吉日,就在明天,将军亦已斋戒三日。”
“一如陛下所言,社稷之命在将军,即今国有难,愿请子将而应之!明日陛下会在城南九庙授予斧钺,给将军专征诛之权!”
斧和钺,这是自古以来兵权的象征,出征时,皇帝都会召诸将至祖庙,然后,以受鼓旗,然后皇帝就在高庙授予将军鼓旗斧钺。
第五伦说道:“我年纪轻,不清楚礼仪,还请中黄门与我分说,好做个准备。”
“仪式上,陛下将亲自操钺持首,授吾其柄,曰‘从此上至天者,将军制之’。”
“而后陛下有复操斧持柄,授将其刃,曰:‘从此下至渊者,将军制之’。”
王业颔首:“正是如此!”
君臣各有一次持柄以刃对准对方的机会,若非当真信任,这斧钺授起来,还真是让人胆战心惊啊。毕竟你也吃不准,皇帝或将军,会不会忽然恶向胆边生,当场拎起凶器,以野兽般的心情,将对方砍了!
做我男友吧,小冥警 逆水游鱼
这时候外头有人入内,却是万脩,他看了王业一眼,又在第五伦耳畔说了几句话,第五伦笑着颔首了然,复朝王业作揖道:“中黄门,我粗通兵法,听说过一句话。”
“身为将军,其临敌决战,不顾必死,无有二心。是故无天于上,无地于下,无敌于前……”
第五伦意味深长地将最后一句咬得极重:“亦无主于后!”
“受命而不辞,敌破而后言返,将之礼也。既有鼓旗斧钺之威,自此不必还请。”
第五伦摊开手笑道:“所以,我不明白,我为何要多此一举,还朝去呢?”
王业不知第五伦做何打算,越发心悸,声音有点颤抖了,只道:“确实如此,但斧钺还没授予啊……”
“是么?”
第五伦诧异道:“我怎么记得,斧钺,已经授过了!”
这不可能啊,磨磨唧唧的大司马董忠已经在灞桥被射落下车,逮了起来,斧钺和鼓旗等物也由郎卫收了送回常安。
如此才有王业匆匆赶来鸿门,想奉皇帝之命,赚第五伦入朝去,只要他跟自己走到霸陵,就能被步兵营拿下。
但第五伦又不是王涉、董忠,岂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早就习惯计划被打破,既然如此……
那就不要计划!管他四七二十八!
“中黄门请看,这是何物?”
既然得知祖父已经脱困,第五伦也不跟这老宦官开玩笑了,站起身来,亮出了放在案几下的两个物什来。
右边的是一柄陈旧的砍柴斧,柄上绑着布条,黑黝黝的斧身尽头是雪亮的刃部,第五伦前些时日巡视营中,与士卒同食,还露了一手,就以此劈柴。
而左边的,则是一柄磨得锋利的钺……不对,王业没看错,那根本不是钺,明明是一把镰刀,是第五伦从长陵老家取来的,割过麦子和粟,在非常时期,也会被农夫举着造反。
在王业愕然惊惧的目光下,第五伦拎起两物,一步步走到被卫士按住的王业面前,一斧一镰,直接架在他的脖颈上,擦出了血!
1号别墅区
“阉宦!”
第五伦不装了,大笑道:“汝且擦亮眼睛看清楚。”
“这,便是吾之斧!钺!”
“不由暴君、一夫来授。”
“而授之于天意,授之于民心!”
……
PS:明天有加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