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第608章 大唐,終究要俯瞰萬方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凌晨。
整个道德坊都在沉睡中,两个坊卒也靠在房门边上打盹。
贾家。
兜兜房间的门开了,一个女仆捂着肚子,急匆匆的往茅厕跑。
黑白相间的阿福缓缓滚来,左右看看,就滚进了房间里。
它到了床边,扒拉在边上看着沉睡的兜兜。
孩子的睡眠是最好的,阿福好奇的戳戳,没动静。
越无邪睡的就好!
阿福再戳戳。
兜兜缓缓睁开眼睛,偏头……
“阿福。”
兜兜习惯性的伸手抓去。
阿福避开,张嘴咬住了兜兜的衣裳,轻松的叼着出去。
对于阿福来说,一个小女娃压根不算事。
“阿福,玩!”
兜兜张牙舞爪。
侍女舒坦的回来了,见到门开着不禁诧异。
“啊……”
她捂着嘴打哈欠。
然后动作僵硬了。
貓膩 將 夜
那双眸中全是惊骇。
“小娘子!”
砰砰砰砰!
贾家乱作一团,贾平安率先冲出来,接着是两个婆娘。
“兜兜呢?”
贾平安炸了!
“奴……罪该万死!”
侍女知晓罪孽深重,跪下请罪。
“找!”
贾平安把后院找遍了,一无所获。
“夫君!”
苏荷腿都软了。
“都别急,去前院找找。”
众人去了前院。
“阿福!”
才将出去就听到了兜兜的声音。
贾平安心中激动,狂奔而去。
就在正堂的前面,阿福靠在门边,兜兜背靠门槛站着。阿福把竹子递给兜兜,兜兜接过……阿福咬一口,轻松咬碎了竹子,示意兜兜照着做。
兜兜看着竹子……
贾平安心中一松,此刻才发现腿软了。
大清早一场虚惊,随后就是批评。
“兜兜,你吓死娘了!”
苏荷一番吓唬。
赛尔号之布莱克的危机 赛尔号之雷霆守护局
兜兜依旧如故。
“为何把兜兜叼到前院来?”
阿福嘤嘤嘤。
阿福为何要这般做呢?
贾平安百思不得其解。
早饭时,阿福大摇大摆的进来,就坐在两个孩子的对面。
“阿福,吃。”
贾昱小朋友很有爱心,把自己掉在案几上的面片递给阿福。
阿福尝了一下,舌头一舔,就把面片舔走了。
兜兜把筷子递过去,“阿福。”
阿福很果断的把筷子接过来,张嘴……咔嚓!
卫无双低声道:“阿福这是无聊了。”
苏荷点头,“没人陪它玩耍,就寻了兜兜。”
这是个问题。
兜兜少了筷子,侍女去拿。
苏荷在惆怅的想着……
兜兜伸手进碗里,幸而他们的馎饦都是温热的,所以没被烫着。
二次元月老系统 菲袅
兜兜抓住了一把馎饦,奋力一甩……天女散花喽!
啪!
苏荷的脸……
“兜兜!”
挂了一脸馎饦的苏荷炸了。
兜兜瘪嘴……
“哇!”
卫无双叹道:“哎!我早就告诉你要教她,可你不听,看看……”
贾昱见到妹妹这般嗨皮,他也嗨了,双手抱住碗,用力……
“小郎君!”
侍女尖叫一声。
卫无双一看……
贾昱把自己弄的满头满脸都是馎饦。
炸了!
大清早就是这般的鸡飞狗跳。
出家门时,杜贺为自己的懈怠很是愧疚,发誓明日早起半个时辰。
徐小鱼想到了个主意,“郎君,要不……给阿福寻个娘子吧。”
贾平安摇头,“食铁兽很难动情。”
不是吧。
等贾平安走后,杜贺说道:“这男男女女,不该是一见面就动情吗?不,这叫做发情。”
徐小鱼不信邪,就去寻了猎人。
晚些他回来,杜贺问道:“如何?”
“他们说在山里遇到的食铁兽都是独来独往的。”
杜贺一脸震惊,“郎君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
可阿福为啥寂寞呢?
贾平安一路纠结到了百骑。
熊猫好像是很难发情吧?
后世为了让熊猫交配,各种手段啊!
所以熊猫就是个注孤生的动物,吃吃喝喝,玩玩耍耍,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熊生难道不爽吗?
但阿福显然不同,它希望有人能陪自己玩耍,可卫无双和苏荷整日不是理事就是聚众赌博,或是带孩子……
阿福对侍女们没兴趣,两个孩子反而成了玩伴。
贾平安突然笑了。
玩伴就玩伴吧,我纠结这个做什么?
“武阳侯,卢国公寻你。”
贾平安起身出去,明静说道:“晚些还得议事。”
……
“布失毕来了。”
程知节在看地图,手指头在西域那边一画……
这一画就画了半个大唐大小的地方。
“布失毕带来了许多礼物,另外还有西域美人,怎么,可想要一个?”
老程你想坑我……贾平安淡淡的道:“家中两个娘子,我已无暇分心。”
“还有一个公主!”
程知节抬头,眼中有些探寻之意,“老夫也很好奇,高阳公主烈性,你如何能忍受她的性子?”
“呃!”贾平安想到了崔氏,心想老程在家被管的很严,但你不能以己推人啊!“就是多些男儿气,让女人感到顶天立地,女人自然就温柔了。”
呵呵!
程知节觉得这是对自己的讥讽,“胡言乱语!”
崔氏是个外柔内刚的,嫁过来后,把家中打理的井井有条,也把他打理的井井有条,“高阳那边你要小心些,莫要惹出事来。”
这话含蓄的告诫了贾平安。
“出不了事。”贾平安淡淡的道。
程知节不置可否,“布失毕此来有些牢骚,你和他是老熟人,老夫举荐你去和他说说。”
“小事!”
“小事?”程知节告诫道:“能执掌一国的都不简单,莫要轻敌了。”
贾平安告辞,程知节越想越觉得不能。
“高阳老夫当年见过,傲气冲天的那等人……”
“卢公。”
李敬业来了。
“多谢卢公。”
此次他离家出走,帮忙的人不少。程家出了一队凶悍的家仆,顺着官道一路寻索,贾平安才能专挑那等偏僻的地方去追踪他。
“下次再敢乱跑,打断腿!”
程知节一番告诫,李敬业告辞。
“等等!”
程知节叫住了他,“那个……高阳公主对小贾如何?说实话,否则老夫亲手把你吊尚书省外面。”
李敬业一怔,“公主对小贾颇为温柔……上次我见过一次,很是温柔。”
“果真?”
程知节最近接到了一些隐晦的暗示,来自于崔氏那边。
比如说当初长孙无忌和皇帝谋划收拾那些对头的时候,贾平安插手了高阳的事儿。
这是个麻烦事,程知节这才想着告诫贾平安。
“我亲眼看到过。”
李敬业眉飞色舞的道:“那几人也看到了,他们从未见过高阳公主这等温柔的模样,啧啧!那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还有人羡慕嫉妒,说兄长定然是那事儿了得……”
程知节想到了自家的娘子,不禁叹息一声。
“卢公为何问这个?”
好奇宝宝李敬业问道。
程知节打个哈哈,“就是关切一番。”
“卢公怎地像是心虚了,所谓越假装若无其事什么,就越差什么。”
李敬业抬头,“卢公,你莫非是家中有难言之隐?”
“胡说!”
“卢公,越不肯承认就说明越严重,你在家中……”
砰砰砰砰砰砰!
程知节随后进宫。
“大唐移民安西,布失毕不会坐视,若是能劝说他赞同最好,若是不能……”
李治的眼中多了冷意。
长孙无忌说道:“陛下,安西四镇乃是大唐在西域的据点,若是处置了布失毕,焉耆等地定然会有兔死狐悲之想,弄不好就会反叛。”
李勣点头,“陛下,安西四镇反叛大唐不惧,可右侧有突厥,左侧有吐蕃,两边都在虎视眈眈,若是他们趁势下手,安西再无宁日。”
“可恨!”
李治冷冷的道:“阿史那贺鲁如丧家之犬,如今远离了漠南漠北,就是被朕打怕了。吐蕃不安分,禄东赞在觊觎吐谷浑,拿下吐谷浑就能威胁河西走廊,这也是冲着西域去的。突厥吐蕃都在盯着西域……”
“鼠辈!”
程知节轻蔑的道:“不敢和大唐厮杀,却绕个圈子跑了西域去。”
来济提醒道:“所以龟兹不能乱,龟兹稳住,其它三镇也就稳住了。要说服布失毕……”
程知节说道:“武阳侯和布失毕打过交道……”
“老夫知晓。”来济不客气的道:“可此事重大,武阳侯年轻气盛……”
李治屈指轻轻叩击着大腿。
……
许久未见,布失毕看着胖了不少。
“武阳侯依旧如故,让人羡煞。”
双方在鸿胪寺里见面,有官吏作陪。
“不知国主此次来何事。”
大唐对龟兹实际上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先帝时龟兹灭国,李治登基后放归了布失毕等人,封他为国主。
可那块地方乃是四战之地,布失毕有些力不从心。
布失毕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道:“此次来的路上,我见到了不少百姓,都说是移民……”
一旦开始移民,龟兹的未来就确定了。
——大唐的地盘!
而布失毕的未来也确定了,就是一个傀儡。
贾平安很干脆的道:“对。”
布失毕的脸上浮现了红晕,身体微颤,“大唐为何移民?”
“因为你掌控不住龟兹!”
贾平安淡淡的道:“那利谋反,羯猎颠随后,突厥虎视眈眈,你可能抵御?”
布失毕面色涨红,知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能!”
“你除去吹嘘之外还有什么?”
朱韬在边上微笑,听到这话不禁一惊。
这是要翻脸吗?
布失毕还没翻脸,你怎么就翻脸了?
懂王微微皱眉,给贾平安使眼色,暗示他赶紧缓和一番气氛。
布失毕怒道:“武阳侯此言何意?我当年也曾在西域纵横一时,在你的口中难道就不堪一击吗?”
剑拔弩张了啊!
有官员看着朱韬,暗示该出手了。
“确实是不堪一击。”
贾平安淡淡的道:“那一夜羯猎颠叛乱,你率领残部遁逃,贾某带着五十百骑从后方击溃了羯猎颠……这便是大唐,而你……有什么?”
那一夜是布失毕心中永远的痛。
他面色难看之极,刚想发火。
“突厥在右,可吐蕃在左!”
贾平安一字一吐的道:“吐蕃在盯着安西,你可能挡?”
布失毕心中一颤。
阿史那贺鲁是著名的跑路大佬,见势不对就遁逃,算不得厉害。但吐蕃却不同,连大唐都要忌惮吐蕃的实力。
贾平安在案几上指指左侧,“我知你依旧是半信半疑,葱岭一带可有吐蕃人的动静?”
吐蕃垂涎西域多年,而且打下安西不但能强大自身,更是能斩断大唐的对外通道,从此大唐就成了一个封闭型国家。
贾平安再问,“龟兹的吐蕃商人这几年是否越来越多?”
布失毕身体一震,“你如何得知?”
“禄东赞要图谋安西,可出兵只有一条路,走葱岭。走葱岭绕道,粮草人员补给不易,所以出击之前必然要查探清楚,联络安西那些有异心的权贵……必须慎之又慎。”
“那是……”布失毕失态了,“那是吐蕃的探子?”
“你以为是什么?”
贾平安冷冷的道:“要挣钱,来长安做生意岂不是更爽快?这一路虽然遥远,可路上安全。而走葱岭去安西经商,这一路势力纷杂,不小心连人带货都没了。那些商人是傻子吗?”
布失毕心中一冷,“吐蕃要动手?”
这等大国相争的场面布失毕哪里见识过,只觉得自己变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吐蕃是要动手,不过不在这两年。
贾平安颔首。
棍子打过了,接下来就该给蜜糖。
“吐蕃渐渐从内乱中恢复了过来,他们张开嘴,露出了利齿,他们的敌人就是大唐……”
可若是投靠吐蕃呢?
布失毕不禁转动着这个念头。
“当然,你等也能去投靠吐蕃人。”
布失毕面色惨白,心想贾平安难道有读心术?
朱韬在边上旁观者清,心中恼火的同时,也颇为惊讶。
小贾怎地知晓他的想法?
贾平安也看到了布失毕的失态。
历史上安西四镇有不少势力不安分,想搅乱西域,赶走大唐,于是就勾结了吐蕃,甘做带路党。
布失毕被镇住了。
趁热打铁!
贾平安淡淡的道:“大唐至少对你等不错,富贵该有的依旧有。可吐蕃人会给你们带来什么?杀戮。安西将会成为战场,无数城市会变成废墟……而你们,将会成为两个大国交锋中的尘埃,被踩在脚底下。”
布失毕的脑海里浮现了那些厮杀的画面,不禁颤声道:“杀人盈野!”
“对,杀人盈野!”贾平安觉得布失毕的大唐话说的越发的好了。
他起身,“是想要哪一个,我想国主应当有了答案。”
布失毕痛苦的道:“若是吐蕃取胜,我等该如何?”
“那不可能!”
贾平安俯瞰着他,“大唐的百姓都是战士,只要不断移民过去,安西将会成为大唐的要塞,那些吐蕃人会在安西撞的头破血流。”
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后世安西被吐蕃隔断了和大唐的联系,就凭着那些军民,他们依旧坚持了五十年。
此刻河西走廊在手!
大唐怕了谁?
贾平安淡淡的道:“还有一点我需要告诉你,并通过你去告知那些人……就算是吐蕃人攻陷了安西,大唐将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让所有人后悔!那将会是一场铁与血的盛宴,无人能幸免!”
那样的大唐……布失毕起身行礼,“我错怪了大唐……”
他一脸懊恼。
此人已经怕了!贾平安颔首,“国主既然来了长安,可好好看看长安的景色,顺带看看大唐的军队,想来能令国主印象深刻。”
他很忙,还得回去主持百骑的三巨头会议。
就这样结束了?
朱韬把布失毕送了出去,有官员说道:“那武阳侯难道就不担心布失毕翻脸吗?”
朱韬也不解,“胆子太大了。”
“但布失毕却低头了。”
胆子大小另说,布失毕低头的很彻底,他甚至写了书信,书信里交代了龟兹当地的官吏必须要配合大唐移民,并热情洋溢的说了移民对于龟兹的好处……
朝中得了消息,来济颇为惊讶。
“大唐移民龟兹,随后民政也会跟上,整个龟兹将会变成大唐的疆土。布失毕好歹也是龟兹王,为何这般心甘情愿的出力?”
朱韬忍住你不必说……
“武阳侯用的是威慑的法子!”
“威慑?”
李治好奇,“他如何威慑?”
朱韬说道:“武阳侯说若是大唐不移民,吐蕃将会绕道葱岭来进攻安西……”
“这应当是布失毕他们乐于见到的。”来济起身,“陛下,那些人不会甘心大唐的统御,甚至会勾引吐蕃来进攻安西。”
穿越兽世之搜食记 弦
“是啊!那些人……”李治想到了先帝的决断,“时移世易,当初安西只是大唐的一块地方,所以驻军即可。可随着吐蕃对大唐露出了獠牙,要想稳固安西,移民和接管民政势在必行。”
他好奇的道:“贾平安是用了什么法子来让布失毕愿意配合大唐移民……”
他是帝王,自然知晓那等一朝王者跌落尘埃的痛苦和不甘。
朱韬说道:“武阳侯说……就算是吐蕃攻陷安西,随后大唐的大军将会用铁与血来让所有人懊悔,无人能幸免!”
长孙无忌的嘴唇动了一下,“说得好!”
程知节须发贲张,“若是如此,老臣当请命,让吐蕃看看何为大唐!”
“陛下!”
一个内侍进来,“布失毕在宫外跪地求见。”
李治一怔,来济大笑,“这是臣服之态。武阳侯好手段,竟然把此人慑服了。陛下,龟兹稳固了,臣为陛下贺!”
“布失毕归心了,哈哈哈哈!”
程知节笑道:“龟兹稳固,好兆头!”
李治淡淡的道:“告诉布失毕,忠于大唐者,富贵!”
反叛者……
这一刻他的目光睥睨。
“大唐,终究要俯瞰万方!”
……
求月票,推荐票也砸一些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