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9 來由閲讀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李娴很快匆忙跑回来,表示自己要回去蹲票了,来电话的估计是她某个粉丝群的组织人,大概又是哪位明星大腕准备到这里了吧?陆凝和应采依也理解李娴这人的性格,点点头就放人了,然后两个人就一起去了电影院。
《茫茫冬日》确实是最近排片比较多的一部火爆影片,当然从宣传海报上也看不出来内容,只知道演员是谁。
“黎西楼,容湘,覃子浩领衔主演?”陆凝看了看海报宣传,“这仨人我不认得啊……”
“咱们又不为看演员来的,管他是谁主演,演得好就行。”
应该庆幸李娴没来,否则在这问题上两个人估计又得争执一番才好过。陆凝确实不怎么在意,两人买了票,等到时间就走进了电影院。
海贼召唤系统
《茫茫冬日》属于悬疑片但并没有一个侦探角色。剧情是讲述一对新婚夫妻选择自驾旅行来度蜜月,来到了一座荒凉小镇上,并在这里遭遇了种种诡秘莫测的事情。黎西楼和容湘饰演这一对夫妻,而覃子浩则扮演另一个主要角色,在当地向他们提供了大量帮助的一名当地的古董店老板。从前三十分钟的剧情来看,渲染气氛和人物演技都相当不错,虽然大半时间光线都很明亮,但依然能体会出其中夹杂着翻涌的阴谋。
“你猜是怎么回事?”
两人坐在后排,此时观影的人没有完全坐满,应采依就压着嗓子问了陆凝一句。
“或许是当地人布置的阴谋,恰巧被他们撞上了。我觉得可能是最开始那段剧情里他们开车经过了一片树林对吧?那片树林里面好像有一些人影,车辆经过的声音比较明显,那些人估计以为自己的行动被发现了。”陆凝也低声回答。
“我没注意到……”应采依惊讶地说,随后两人便沉默了下来,继续观看。
对于陆凝来说,影片的确不错,不过她培养出来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让她基本察觉到了影片的所有伏笔细节,这样一来结局也就少了一些惊喜感。不过总体来说的确还不错,难怪好评居多。
“感觉不错啊。”
最后出现片尾人员名单的时候,灯也亮了,应采依伸了个懒腰,看表情应该是对此很满意的。
“是啊,其实就是信息不全面,当地人排挤外来人的一种隐性表现,在很多作品中都会用到,只是需要拍摄得好才行。”陆凝说。
“我们也是外来这里上大学的啊。”
“因为大学这个环境容纳性更强啊,你换成自己一个人去别的什么小村镇上学,估计就不一样了。排外的方式可不止是冷遇一种,当地人完全可以做到一方面给你宾至如归的热情接待,一方面让你对当地所有的所知都流于表面,这也是排外的方法。”
“唔……你这说得有点严重了吧?毕竟也没必要将本地的什么私事都往外说啊。”
“没错,毕竟游客本身也不是为了听这些来的,多数情况下双方互不冲突。但在电影里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明明已经把外地人卷进来了,却依然采取排外的方式对待他们,这就是电影剧情制造的最初矛盾点。”
“你还真能想,我是觉得看得满意,值回票价,好了。”应采依拍了一下巴掌。
西游蛇妖传
“哈哈哈,这才是看电影的心态。”
看完电影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一天消磨得也挺快,两人还要准备明天上课,所以不再多留,回到街口去叫出租车去了。
这时候,一支穿着统一黑色袍子的游行队伍从步行街中穿行而过,这帮人手中举着牌子,似乎是为什么遭受了不公待遇的人发声,这种游行队伍非常少见,街上的行人都纷纷避让开来,陆凝也应采依也退到了路边。
这些人也不喊什么口号,只是举着牌子沉默地通过,反而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等这些人过去了,应采依才拍了拍胸口:“真吓人,怎么还会有游行的队伍。”
“一般来说……能游行都是允许的,这些人也不闹事,应该有组织。”陆凝也说,“但确实挺少见。”
话音刚落,那支队伍里就出现了骚动,处于队伍当中的一个人忽然倒在了地上,开始浑身抽搐起来,而周围的人也不复刚才死寂般的平静,纷纷蹲下身围拢那个人。
就在这一瞬间,陆凝看到了来自畸变点造成的偏折。
城堡里的猫
“怎么……”
哧。
人群当中喷出了一股高度有两三米的鲜红色液体,如同一束喷泉一般。液体在空中分散落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周围不明所以的人群愣了大概两三秒钟,随即便有人反应过来,开始大叫。
“给医院打电话,我去看看什么情况。”陆凝拍了应采依一下让她原地等着,自己两步冲了过去。那些游行的人也陷入了惊慌失措的状态,不过居然没有一个跑的,他们有的掏出手机,有的试图给中间的人治疗,总之行动各有不同。陆凝挤到附近看了一眼——那个抽搐倒地的人心脏附近开了一个血洞,刚刚的血正是从那里喷出来的,动脉血的压力完成了最后的推动,如今这个人已经死透了。
“报警。”
陆凝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旁边就有人慌张地说:“报警?可,可这样一来……”
他们有什么事情,陆凝一瞬间就明白了,如果不是因为某种利益或者目的,遇到这种事不可能还老老实实留在原地,甚至没人报警。但她可不想管这些,畸变点在身边四处开花已经够麻烦了,无论是始作俑者还是被骗,总之先去警察那里交待清楚吧。
警察来的速度很快,跟着一起的还有救护车。街上出了人命和之前闹贼的阵仗自然不同,现场很快被封锁,相关人员也全都被留在了当地。由于游行加上目击的人还不少,一些警察开始现场询问起证词来,而这帮游行的八成是要被带回警局配合调查去了。
陆凝退回了应采依旁边,这么乱也没几个人注意到她,最多也就是给现场的警察提供一下口供而已。她和应采依也没被麻烦缠上。
“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死了一个人,但是死得挺蹊跷,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去警局交待。”陆凝瞥了眼正在被分批带进警车的游行人,如果幕后有人控制此事,估计也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换句话说,当那个人当街死亡的时候,对方的目的就完成了。
畸变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
“方老兄,近日畸变点已经越发频繁了。”
蒙彬拿着一叠文件快步走进了局长办公室,警察局长刚撂下电话,见到蒙彬马上一脸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看到我不会不开心吧?”
“开心,问题是……蒙兄弟,我这地方从来就没什么大事,偏偏你们来了之后事件报告就和下饺子一样,到底是你们追着他们过来,还是他们跟着你们过来了啊?”局长叹了一口气。
“这话说的,咱们都是吃公粮的,我还能害你不成?邪教不除,总是春风吹又生,这次畸变点事件也是如此。”
“蒙兄弟,你们圈子里的事情我虽然不太好打听,不过这次市里闹得这么凶,总得给我点实际的。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蒙彬坐下来,拿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笑眯眯地说道:“这畸变点事件也是超能力暴走之一,不过呢已经扩散传播开了,其中一支流窜到了你们市。你想知道更详细的情报我也有,不过那都是历史资料了,如今已经无法沿着这条线索追查。”
“说说吧。”
“其实是一起比较常见的超能力者不能自控而导致的事故,大约在两年前,一个八岁的男孩拥有了超能力,他能够看见零维度的事物。”
“这个我不懂,你就直接说发生了什么,导致了什么后果吧。”
“好吧好吧。这个男孩只是获得了超能力,对于其具体是什么像你一样懵懂。他在小学的课程上,将自己所看到的东西画成画写成文字交了上去。”
很难用语言来讲述他所看到的东西,甚至人们至今也无法描绘零维度所呈现的形态是否其实也是无穷维度的缩影,但那些字与画在被阅读之后引发了第一次的“畸变点”,在学校了造成了一起小事故,两个老师和一个学生因此而进了医院。
孩子们之间的关系往往会很巧合,明明没人真的清楚是男孩的字和画引发的问题,然而因为那些实在太过怪异,男孩就变成了孩子们口中的“小怪物”,遭到了排挤。
我给DNF指条明路 跟风成仙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首先,男孩自己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什么“小怪物”,努力向孩子们表现出自己的“正常”,这一行为也导致了更多“畸变点”源头扩散了出去。接着,一些孩子拿男孩写出来的东西回家给家长看,这样的散播促成了第一批信徒的成型。
“第一批信徒?”局长惊讶,“所以这里的不是第一批?不,等等,这些东西能够影响普通人的神智?”
蒙彬点点头:“不然你以为是什么?畸变点最初出现的时候完全不是什么有意行为,不过是一名可怜的超能力者成为了导向不同世界的关联,而被一些人有心利用了。这些信徒并不是什么愚蠢的人。相反,他们都是很聪明的人,虽然被影响了,却也同时立刻明白能够利用这些知识做到一些什么。”
“嗯……他们将这些完全扩散了出去。”
“是的,最初的十位信徒已经在我们的追缉中不是死亡就是落网,但是他们将自己的东西已经传承出去了。我们有理由相信,其中一个自称是织羽人的信徒躲藏到了这里,并继续着将这些扩散出去的事业。”
局长轻轻摇了摇头,将桌上的一个笔记本拿起来丢给了蒙彬。
“今天又汇报了十三起畸变点相关,其中在昭兴北路步行街那里发生了一起死亡的事故。我们还在闻讯和整理口供,先筛选出来给你看看好了。昨天晚上市郊烂尾楼的那些尸体还没全部认定身份。”
“谢了。”
“那些信徒数量如今是多少?目的是什么?跟我说清楚。这局长的位置我还想多坐几年,蒙兄弟,希望你不要隐瞒这些了。”
“好说。那位超能力者实际上已经不在人世了,因此从他那里所传出的初稿其实已经不会继续增加,如今我们遇到的都是通过知识学习到的信徒。换句话说,真正接受了第一手原生知识传承的只有那十位信徒,只有这十个和后继者比较麻烦。”
“但按照你所说,那不是可以学习的吗?”
“如果您愿意听我介绍一下,就会知道那个男孩所见到的知识是一种……使用品,和我们的认识不太一致。举个例子,就像是一块金砖,同一个时间里只能保存在一个盒子当中,无法将它切开分散到别的盒子里,却可以完整的地转移到另一个盒子中。剩下的信徒所知道的,仅仅是那个盒子里有一块金砖这样的事。”
“你们所研究的东西真是令人费解。”局长头痛地说,他当然能理解蒙彬所说的话,但这样才头痛,这不是常识的解决方法熟悉的领域。
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
“所以说,交给我们吧。放心,局长,您的位置不会因为这种不是您能管的问题而受到苛责,前提是……全力配合我们。”蒙彬笑道。
“我知道。”
蒙彬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至于目的,我们其实不太能明白那些疯子的想法,金砖被取走的盒子变成了空壳,连原本放在里面的东西也不存在了,除非我们能抓住一个真正的信徒,否则就没有用。”
这时,他翻看资料的手顿了一下。
那笔记本是局长统筹归纳的东西,因为被要求协助的缘故,他记录了很多疑似案件,并对确定的进行了标记。不过蒙彬速读的本领不错,顺带着也看了前面记录的一些简录。
“方兄,之前昭兴这里还闹过一起偷盗事件?”
“那事和畸变点没关系,已经用你给的机器测试过了。”局长说。
“啊,我当然相信方兄,不过有点小巧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