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ai6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討論-第二百九十一章 不同的父親,同一個兒子展示-el5pw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小說推薦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三十分钟前。
卡魔拉在穿梭机上一阵瞎鼓捣,然后狠狠的一拍操纵杆,气急败坏的说道:“该死,那些垃圾山达尔人锁死了航线!”
“正常。”星爵腰别亲妈送的SONY随身听,翘着二郎腿一边听歌一边说道:“我劝你别费劲了,山达尔人都是死脑筋,连带他们的系统也一样呆板。如今旅途漫漫,这船上就你我二人,你又何必非要跟一个冷冰冰的系统较劲呢?我有温暖的胸膛和宽阔的肩膀,不如咱们来听听歌谈谈情,一起交流一下各自的生理结构,共同探讨一下生命诞生的伟大过程,我保证,我丰富的姿势绝对能让你收获一肚子精华!”
卡魔拉闻言长叹了一声,然后脱掉囚服的外套,向星爵走去。
星爵顿时精神一振,关掉随身听嘿嘿贱笑道:“其实你不用自己脱,我完全可以帮你!接下来你准备脱什么,这个难看的背心,还是这条丑陋的裤子?”
“抱歉,都不是!”卡魔拉的回答是一记铁拳,她狠狠的捣在星爵的肚子上,让这货嗷的一声鬼叫,以一个煮熟大虾的姿势跪倒在地。
“有个性。”星爵忍着疼痛,好面子的强撑说道:“我喜欢矜持的女人,我越来越中意你了。”
卡魔拉翻个白眼,摇摇脖子又捏捏拳头:“看来我不应该打你的肚子,我应该直接打头的!”
星爵吓了一跳,跪在地上连连退后:“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的话我可要反击了!”
卡魔拉笑呵呵的说道:“有一点你说的很对,我不该跟一个冷冰冰的系统较劲,因为这艘破船上还有一个弱鸡男人,我完全可以用他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你说对吗?”
星爵大摇其头:“弱鸡男人?不,这艘破船上可没有弱鸡男人,只有一个集智慧和力量为一身的完美男人,你难道看不见吗?”
卡魔拉耸肩:“完全看不见!”
星爵遗憾的说道:“眼睛不要的话可以捐给需要的人啊!”
卡魔拉嘴角一抽,向前走去:“很好,动手的里有又多了一个!”
星爵滑稽无比的摆了个防守姿势:“喂,你再过来我可真要还手了!”
卡魔拉毫不在意的说道:“很好,让我玩的尽兴点!”
这女人特么的就是神经病!
星爵心中暗骂一句,正在心中思考怎么跪地求饶才比较帅,突然他的身上就毫无征兆的冒起了蓝色的光芒。
这可把卡魔拉吓了一跳。
她追随灭霸东征西讨多年,见过不少种族的不少高手,眼界着实不低,但浑身冒光的人她是真没见过。她看的出,这蓝光是某种强大能量向外辐射的一种表现形式,但眼前这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是配得起这种强大能量的人呀!
毕竟她干爹灭霸都那么强了,也没法说放光就放光啊!
难道这小子真是什么隐藏的高手,难道自己是真的看走眼了?
卡魔拉不由打起十二分小心,戒备说道:“你在做什么?这可是在穿梭机上,这么强大的能量释放出来可是机毁人亡的下场,你想清楚了!”
结果星爵哭丧着脸说道:“不是我!”
卡魔拉:“啊?”
“我说不是我!”星爵又急又怕,顶着一脑门子白毛汗说道:“这蓝光不是我放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最近也没在捡地上不知名的东西吃呀。我大概是病了,很严重的那种。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有个软软的枕头就更好了。咦,你胸前的两个枕头就很不错,你一定不会拒绝一个病重的人吧!你不用动,我自己来就好,毕竟我是个绅士啊!”
绅士个鬼,我看你就是个老色批!
卡魔拉一个撩阴腿,把往自己胸上凑的星爵踢的一声鬼叫,原地跪倒,但他身上的蓝光非但没有衰减,反而又越来越刺眼。
装,还搁这给我装!
卡魔拉一脸鄙视。
她现在是坚信这个男人在扮猪吃虎了。
也对,能一路披荆斩棘的拿到失落已久的宇宙灵球的男人,又怎么会是一个单纯的老色批呢?自己不是早已发誓不再天真了吗?
卡魔拉为自己的懈怠而深感自责,其实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一个浑身冒气不知名蓝光生死未卜的人,但凡是正常的,要么是哭天喊地的悲呛,要么就是费尽心思的求活,又怎么可能在这生死关头依旧色胆包天呢。
如果他这么做了,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正常!
卡魔拉的眼神变的犀利了起来,她觉得她已经看穿了这个名为星爵的男人的一切!
很可惜,这完全是地地道道的夏姬八想。
这蓝光真不星爵放的,他现在也真的是怕的要死,就差没尿出来两滴来自证清白了。
但被吓尿是吓尿,起色心是起色心,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系统的,互不干扰也互不冲突,就连新星帝国的法律里也没规定被吓尿的同时就不能起色心啊!
或许这在正常人的世界观中是很奇怪的事情,毕竟都要死了,怎么可能还有闲工夫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
但这就是星爵接受的教育,属于宇宙海贼的教育。
当年将他从地球带走的外星人叫做勇度,他是宇宙中大名鼎鼎的掠夺者集团的一员。所谓掠夺者,也只是自我美化的称号,实际上,这就是一群老兵,恶棍,流氓,罪犯集结而成的非法武装集团。
他们平时里干的都是一些走私和劫掠的勾当,挨个枪毙肯定算是量刑过重,但隔一个枪毙一个绝对会有漏网之鱼。简单来说,这群人中就没一个好人,统统都是坏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他们存在的唯一作用,就是拉低整个宇宙的道德水平!
但就是这样一群人,却也有自己的守则。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不伤害孩子。
他们可以为了劫掠杀光男人和女人,也可以为了走私杀光士兵和平民,但他们绝对不伤害孩子。用掠夺者集团大统领的话来说,因为他们是猎人,而好的猎人绝对不会捕杀幼崽,因为捕杀幼崽,就等于扼杀自己的未来。
不管是真是假,也不管是假高尚还是真道义,反正不伤害小孩就是掠夺者集团不可逾越的铁律,是触之必死的红线。
勇度是掠夺者集团的一位首领,他也始终遵守着这条规则,所以他在得知了伊戈会杀死自己的孩子之后,才没有把星爵送往伊戈星,而是将他扣留了下来,在舰船上当牛做马,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星爵。
我打你揍你折磨你,但我是为了你好!
勇度虽然没看过倚天屠龙记,但他的做法却跟杨逍同出一辙。
杨逍为了避免张无忌被寒冰绵掌的寒气冻僵,所以把张无忌关在地牢里,逢一三五就把这货揍一顿。
勇度也知道星爵是个来自落后星球的低能儿,他想要在宇宙中生存下去,也要吃尽苦中苦才,所以他就逢二四六把这货揍一顿。
这一打就打了三十多年,把星爵从一个只知道看动画片的小屁孩,打成了一个能独立使用盗贼工具去宇宙网上自己下载学习资料,并主动与各星球技术女性实践学习内容的健康青年。
除了这事关生命本质的主要技能之外,勇度还捎带手的教给了星爵诸如:飞船驾驶,星图识别,武器使用,讨价还价,溜门撬锁,脚底抹油等一系列杂七杂八的技能。
说实话,星爵不是什么聪明孩子,勇度也不是什么好老师,但他有那些好老师没有的东西,比方说……砂锅大的拳头。
学不会,就打!
学会了,也打!
反正老子比你强,想啥时候打你就啥时候打你,不服气?来干我啊!
星爵的确跟勇度干过仗,但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
地球人的体质是真的不行,连老虎狮子都干不过,又怎么可能是外星人大爷的对手呢?
勇度的种族虽然不是以强悍著称,但怎么也比地球人强点,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能把星爵打的哇啦哇啦乱叫。
“小子,想要自由吗?”勇度经常在胜利之后对着星爵大放厥词:“等你能击败我的时候,你就自由了!”
于是星爵一度非常渴望击败勇度,他深知自己在力量上无法战胜勇度,于是就自创了一套乱七八糟的小快灵打法。
虽然乱,但特别实际,有着宇宙海贼一脉相承的下流和无耻。但正义的胜利只能出现在诗歌与戏剧中,现实中的胜利,往往都是充满了下流和无耻。
所以渐渐的,星爵和勇度越来越接近,在自己被打倒的同时,他也逐渐能让勇度变的鼻青脸肿。甚至在有一段时间内,他和勇度会以“平手”收场,两个男人会背靠着背坐着互相喘气,在互相问候对方亲妈的间隙,也偶尔会讨论一下比较具有哲理的问题。
毕竟男人在激情过后就会迎来贤者时间嘛,大家都懂。
星爵曾这样问勇度:“喂,你如果明天早上就要被砍头,今晚会干点什么?”
勇度咧嘴答道:“那还用说,当然是看熔岩决斗的总决赛了!我特别看好科特纳罗星的火魔人,那家伙够聪明也够狠,很像年轻时候的我,老子可是在他身上下了重注,如果他输了,老子就率领舰队杀上门去,亲手把他的卵蛋摘下来塞进他的鼻孔!”
星爵傻了:“为什么为是看比赛啊?难道你不该想办法逃命吗?”
勇度答道:“因为今天是星期四。”
“星期四?”星爵一脸懵逼。
“你不知道吗?星期四是熔岩决斗的直播日,真男人就该看直播,只有娘们才看录播!”勇度理所当然且无比自豪的说道。
完全不知道你这份自豪是来源自哪啊!
星爵抓狂的问道:“那生命呢?生命怎么办?你不是常说,生命只有一次,所以能逃就能逃吗?”
“是啊,生命只有一次。”勇度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但直播也只有一次,在只有一次的生命和只有一次的直播中我选择直播,因为熔岩决斗真特么的是太好看了!”
星爵简直哭笑不得,他以为他自己已经完全了解了这个男人,但如今却发现自己了解的还远远不够。
“那你呢?”这回轮到勇度提问:“如果你明天要死,你今天晚上会做点什么?”
“这不废话嘛!”星爵翻了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是把索维林的那个号称全宇宙最美的女人掳来,然后决战到天亮啊!”
“蛤蛤蛤……!”
勇度大笑着起身,让猝不及防的星爵咣当一声躺在了地上。
就停勇度说道:“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的……”
星爵呈“太”字躺在地上,问道:“你的什么?”
勇度嘴角微弯:“不愧是我的……士兵。但你要学的还有很多,你距离一名合格的掠夺者还差的远呢!”
星爵嘁了一声,一脸嫌弃的说道:“老子才不要当掠夺者,老子要当英雄,老子要组建一支守护全宇宙的护卫队,那样老子想睡哪个女人就能睡哪个女人了!”
“he,tui!”
勇度一口陈年老痰吐在地上,距离星爵的小脸蛋只有不足五公分远,就听勇度也一脸嫌弃的说道:“当个狗屎的英雄,英雄都死的早,就你那小身板只怕没几天就得凉,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好掠夺者这份充满前途的职业吧!”
“我不!”星爵一蹦老高,大声喊道:“我就是要当英雄!”
勇度一个大嘴片子就抽了过去:“你没的选,想要自由的话,就击败我!”
星爵抹掉嘴角的血,哇哇大叫着就朝勇度冲了过去。
两个男人顿时又扭作一团。
这就是星爵在三十岁之前的日常。
勇度的一言一行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或者说,星爵虽然不承认自己是一名掠夺者,但他其实已经具备了掠夺者应有的精神。
掠夺者都是一群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亡命徒,他们是欲望的奴隶,也甘愿被欲望所驱使,甚至在生命和欲望之间,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欲望。
就如同是扑火的飞蛾,虽然一生短暂,却能燃起让每一个见证者都铭记于心的光芒!
而这,就是属于掠夺者的浪漫!
勇度之所以会说星爵还不算一个合格的掠夺者,因为星爵已经领悟了浪漫中的浪字。
所以他才会一边差点被吓尿一边向卡魔拉请求来一发,因为在他的世界观里,在生命和欲望面前,当然要先满足欲望啦!
不管承不承认,勇度都把星爵养大成人了。但星爵在三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跟勇度干过仗,有些人认为他是被打服了,也有人认为他是肚子里憋着坏水,但勇度知道,那是因为他老了。
勇度在宇宙中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放在人类身上,他现在起码也有小七十,属于退休大爷。跟奥丁一样,年纪的增长也让他的身体机能大幅下降,坦白说,现在他已经打不过星爵了,毕竟星爵的脏跟他是一脉相传,而星爵比他年轻,年轻就是本钱。
但星爵已经不在跟勇度干仗了,不是因为害怕输,而是因为害怕赢。他渴望自由,又惧怕自由,或者说,除了掠夺者,这个宇宙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了。
人都是需要归属感的,星爵也不例外。
勇度知道星爵的知道他的衰老,星爵也知道勇度知道他知道勇度的衰老,但两人都不说,都假装不知道,星爵以为这样就能一直混下去,但勇度却不同意。
他是一名掠夺者,深知宇宙的残酷,如果不够成熟,那就绝对无法活下去。
所以就像狮子会把幼崽推下山崖一样,勇度也要将星爵逼上绝路。
你想在老子身边一直当乖宝宝,你想在老子身边一直接受庇佑?
白日做梦!
掠夺者的信条就是追寻欲望,如果没有欲望,那我就给你创造一个欲望!
于是勇度动用了一生积攒下来的人脉,最终得到了宇宙灵球的下落,他不知道宇宙灵球里面是力量宝石,他只知道这玩意非常值钱。
而钱,就是一切欲望的根源!
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星爵,所以星爵才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拿到宇宙灵球,因为勇度已经帮他提前把灰吹跑了。
接下来,星爵果不其然的被欲望俘虏,背叛了勇度,但勇度表面上愤怒,其实内心却大感欣慰。
这就对了,诞生欲望,追寻欲望,满足欲望,这才是一名掠夺者该有的样子,小子,去闯堂一番吧,如果没死的话,你就是一名合格的掠夺者了!
勇度或许不是个好人,但他是个好爸爸。
知识,经验,对人生的感悟,对世界的认知,他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教给了星爵,而且不求回报,如果这还不是好爸爸,那什么才是?
短暂的回忆结束,时间又回到现实。
星爵身上的蓝光越来越亮,然后穿梭机的控制台突然爆出一串火花,一个虫洞在飞船前面突然打开,不等星爵和卡魔拉回过神来,两人就毫无准备的被拉入了一场超空间跳跃的旅程中。
下一秒,穿梭机出现在伊戈星的外围,星爵身上的蓝光越发茁壮,它仿佛与伊戈星产生了某种联系,控制着飞船,如同热刀切黄油一般刺入了奥丁布下的光茧,突破大气层,一路横冲直撞的顺着防火女打出的坑道冲进了地心深处。
防火女说的没错,奥丁是神,能突破他设下的屏障的,也只能是神。
而星爵,就是神。
或者说,他体内有着神的血。
随着伊戈力量的不断释放,这份血脉也被牵引,所以才带领着星爵跨越空间来到了伊戈星。
其实在他到来之前,伊戈也并没有要刻意的吸引他,甚至他也不知道自己与自己的后代会存在这种力量上的共鸣现象,毕竟他之前也没有孩子,没有同类。
但在星爵到来之后,伊戈就全明白了,他终于等到了一个能继承他力量的孩子,他期待已久的大业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
这个发现让他振奋不已,他立刻派了一个分身前往穿梭机的陨落处,准备来一场感人肺腑的父子相认。
星爵有传承自伊戈的星球能量护身,在坠机中毫发无损,他刚把摔的只剩下半条命的卡魔拉拖出穿梭机,一回头就看见一个三米多高,浑身不断散发着滴答粘液的巨大虫子张牙舞爪的站在自己面前,开口就是一声催人尿下的呼喊:“崽儿啊,我是你爹啊!”
谁特么回事一条虫子的儿子啊!你当我生物是跟看门秦大爷学的吗?就算勇度说是我爹也比你说是我爹可信度高哇!
“呵呵!”星爵笑了一声,从屁股口袋掏出颗今年武器黑市最畅销产品第一名的磁暴手雷,吧唧一声扔到了大虫子嘴里。
“你是我爹,我还是你爷爷呢!去死吧,怪物!”
轰隆一声,伊戈分身,卒!
父子相认不存在的,父慈子孝才是众望所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