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v1a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再接再厲熱推-jmmbw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吴静怡!”
“到!”
“在此次撤退任务中,指挥得当,临危不乱,成功完成撤离,同时发现日本间谍福本佐保,有功!”
“什么?”
吴静怡怔住了:“福本佐保就是安光,不是我发现的。”
“福本佐保是福本佐保,安光是安光。”孟绍原淡淡说道:“你丈夫安光现在还在香港,过个把月,因为你是安光的丈夫,所以他在香港遭到了刺杀。”
“孟区长,太危险了。”吴静怡急忙说道:“只要泄露一点出去,你会闯大祸的。”
“闯大祸?”孟绍原出神地说道:“我闯的祸难道还少吗?被枪毙、被活埋,我都已经习惯了。我要是连自己的部下都保护不好,还有什么资格领导你们?更何况,你是吴静怡。”
更何况,你是吴静怡!
平时再鄙视我,再说我不要脸,你还是我的助理:
吴静怡!
这一刻,吴静怡差点又落泪了。
是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孟少爷无耻,孟少爷贪财好色,孟少爷出门都把脸锁在保险箱里。
可他就是孟少爷!
可以一怒血洗上海,可以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想尽法子坑蒙拐骗。
也可以为了保护部下把命都豁出去!
大上海独一无二的孟少爷!
“成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孟绍原看着一点都不在乎:“要真出事,我总有办法应付的。戴老板,恐怕还不会为了这事摘了我的脑袋吧?等几天,我想办法解决你孩子的问题。”
“那我做事去了。”
吴静怡又恢复了平静,当她走到门口,停下脚步,默默的说了一声:“你要因为这事被砍了脑袋,我带着两个孩子,年年到你坟前给你磕头。”
“那是……嗯?吴静怡,你这是在咒我死呢?我好歹……”
孟绍原还真有点害怕了:“不行,我得赶紧把我的青天白日勋章拿回来,这是不是真的是免死金牌啊,别骗我啊!”
……
“还纵横中国三千里?”
孟绍原看了一眼少了半个耳垂,浑身都是隐蔽伤痕的大井新名:“你跑到上海来和我说纵横中国三千里?还他妈的马踏朝鲜第一人?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
“啊,不,我不认识这个姓梁的。”
大井新名的士气、信心完全被打掉了。
不是因为残酷的刑罚,而是他发现自己从头到尾,被对手像个小丑似的玩弄于股掌之中。
王牌特工?
跑到上海来称自己是王牌特工?
还独来独往,纵横疆场?
“你知道我最气你的是什么吗?”
孟绍原似乎带着一丝怒气:“我都不敢说自己纵横中国三千里,你个狗日的就敢这么说。我要不要脸了?”
不是?
这和你要不要脸有什么关系?
赵云和张辽互相看了一眼。
逻辑上,好像说不通吧?
“阁下,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对手。”
大井新民这句话可是掏心窝子说的。
这个局……
反正到现在为止,大井新民还没完全知道这个局到底是怎么设的。
“这个局也只能用一次。”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孟绍原被个日本特工当面拍马屁,心里还是很受用的:“太特殊了,必须满足很多条件,除了我,满情报界你去打听打听,还有谁能设出这个局?你要能找到第二个出来,我就他妈的再给用刑。”
我靠!
赵云、张辽面面相觑,这找还是不找?
可你得承认啊,孟区长虽然大吹法螺,在这个局真的厉害。
就是这么自己吹嘘自己,似乎有点……
太不要脸了吧?
才来上海,就听老前辈说,孟区长办案上是没得说的,对待部下也是没得挑的,就一点,脸皮有那么一丁点厚……
也不算太厚,半个长城那么厚!
“成了成了。”孟绍原心满意足:“我这个部下叫张辽,有点变态……他妈的,张辽,你怎么想出这么用刑的?太恶心了。抗战胜利后我介绍你个新的工作。”
“什么工作?”
“你到日本拍*****去。”
“什么片?”
张辽闻所未闻。
大井新名瞠目结舌。
什么片?
为什么连自己这个正经的日本人都没有听说过?
“再说,再说。哎,可惜啊……”
孟绍原长长叹息一声。
平生不识武藤……阅尽……
哎,再也看不到了。
一想到这,孟少爷心如刀割,说话的口气也变得不太那么客气起来:“大井新名,现在开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只要做一点小动作,我张辽陪你一晚上!”
大井新名浑身颤抖。
那个叫张辽的变态啊!
……
“阁下,我是大井。”
“大井!”
电话那头,传来了影佐祯昭的声音:“现在情况怎么样?”
“托尔先生,玉碎了。”大井新名对着电话说道:“他炸毁了自己的住处,和敌人同归于尽,但当时似乎主要目标未死,我开了三枪,因为是晚上,两枪打空,一枪打在了他的身体上,是否当场击毙,暂时还不清楚。”
“他还没死,根据我的情报,正在圣约翰医院进行抢救。”
“估计很难抢救过来。”
“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之前情报总部顾问宫道宏史,也得到了情报,但随后便失去了联络,目前音讯全无。”
“我会想办法调查的。”
“可是无论怎样,大井君,一旦确认孟绍原死了,这将是我们最辉煌的胜利!”
“是的,阁下,我认为,在这样的时刻,军统局上海区内部一定处在混乱之中,我决定继续潜伏,寻找机会,刺杀敌方重要目标!”
“一定要小心,大井君。”
“我会的,不过,目前我资金匮乏。我在上海几乎没有联络点。而要达成刺杀任务,收买支那人金钱方面是必不可少的。”
电话那头,影佐祯昭沉默了一会:“去宏济善堂,我会通知他们的,在那里,你能够得到你想要的资金。”
“谢谢您的支持,阁下!”
“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千万保重。”
“我一定会做到的,阁下!”
……
“宏济善堂,里见机关,我早就想拔掉它了!”
孟绍原冷笑一声:“这机会,可终于被我等到了!”
里见机关:
“毒王”里见甫!
上海毒王!
日本军队和特务机关的一大经济来源!
里见甫曾经在日本为国父表演过柔道。
1913年秋,里见甫赴上海就读于“东亚同文书院”。
四年后毕业,就职于贸易公司,因倒闭归国。
1921年重返中国,进入报界,奉关东军之命,统合媒体,成立满洲国通讯社。
1937年里见甫以记者的身份从满洲来到上海,应日军陆军省参谋本部第8课长影佐祯昭大佐的恳请,销售军队从伊朗运来的鸦片.
于是他买下一家药铺,改名为宏济善堂当据点。贩卖鸦片得来的钱上缴兴亚院;由那里转送大本营,再回流侵略军和特务机关。
宏济善堂从伊朗产鸦片就赚了大约二千万美元。
后来因欧战阻隔通路,转向蒙古产鸦片,数量是伊朗产鸦片的二千五百倍。
正是鸦片经济,支撑着日本关东军的暴走。
日本历史学家江口圭一曾指出,日本对中国进行的十五年侵略战争是一场“日中鸦片战争”。
这场鸦片战争的关键人物就是鸦片王里见甫。
孟绍原早就想解决这个家伙了,可这家伙太狡猾了。
他是个地道的中国通,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比有些中国人说的还要好。
他还是张作霖、吴佩孚的好朋友。
甚至,是委员长的朋友。
在正式开展鸦片生意后,他的宏济善堂,始终安放在日控区范围内,接受日本人的直接保护。
日本方面甚至里见甫的重要性,毕竟,军方特务机关的活动经费大部分来于鸦片收益。
而这些经费又都用于扶殖傀儡政权-蒙疆政府、华北自治政府及武汉维新政府的财政赤字补贴上了。
里见机关一旦出事,非同小可。
孟绍原始终都没有找到机会!
甚至明知道里见甫不断的依靠鸦片在上海获得巨大利益,然后转而支持特务机关以及傀儡政府,一样也都无可奈何。
现在,机会终于还是出现了!
影佐祯昭来到上海,也会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里见机关。
等到影佐祯昭从汪精卫之事中腾出手来,再想解决掉里见机关那就难上加难了。
“我决定亲自冒充大井新名前往里见机关!”
“那不行!”
孟绍原才说出这句话,赵云立刻说道:“太危险了,孟区长,你冒充安光是一回事,冒充大井新名去宏济善堂?只要有一个人认出你来,你就完了。”
“也是我。”孟绍原一脸坏笑:“那我派谁去好呢?”
“我去吧。”赵云想都不想:“我会日本话,和流利,而且我是生面孔,没几个人认识我。”
“好,好。”孟绍原从一开始,心里中意的人选就是赵云:“我判断,影佐祯昭暂时还不会亲自去宏济善堂,那位汪先生还没走呢。你去有惊无险。”
“只是,去了以后我该怎么做?”
“除了拿钱,再给里见甫送份礼物去。一旦完事,立刻撤离,由日控区的同志,负责护送你安全的回到公共租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