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ime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一百一十六章 嚴重缺錢讀書-msc3n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想了想,觉得吴胖子说得有道理,很快就找耀阳商量,耀阳现在是见钱眼开,才不管这里面怎么操作,只要有钱给他就行了!。
很快,我就以2000万,买下了规划图街中间的5间连体商铺,钱直接打到了公司账上,可进了公司账上,钱缺迟迟不给耀阳,这下我和耀阳都真的火了。
进了财务室,我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先出去!”众人知道这是有大事发生,都溜之大吉。
拖走腹黑殿下 馨月月
然后,我推开了财务室里面莫柯的门,莫柯看到了我和耀阳脸色很难看,就知道什么事了?
我开口质问道:“钱我都打到公司账户了,为什么还不给耀阳转钱?”
莫柯很淡定地说道:“钱到了,我自然要先还银行啊!”
耀阳差点就骂了出来道:“你把钱给银行了,那我们怎么办?”
莫柯面无表情地说道:“这钱本来就是该还给银行的啊?”
耀阳气愤地说道:“你把钱都给银行了,我们怎么把项目做下去啊?有了钱肯定是想办法,怎么把项目迅速完工,这样才能把银行的钱还上啊?现在可好,银行的一期账款是还上了,可我的项目呢?就让它成为烂尾楼啊?”
莫柯无情地说道:“那就是你该想得事情了,我要做的就是不能让公司,在银行那里失去信誉!”
我愤愤地说道:“感情儿我2000万进去了,都用来还银行钱了?”
莫柯瞥了我一眼道:“你不换到了5间商铺吗?按着市值,那5套商铺可远远不止2000万吧?”
我切了一声道:“那也得它能盖起来啊?现在钱都没有,拿什么交房啊?”
莫柯还是那句:“这个我不管!我只管控制风险,小心坏账,烂账!”
耀阳气地牙根都痒痒,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我拉着耀阳走了出去,低声地耀阳商量道:“咱们找投资去,既然这钱她们不想万众一家赚,就让其他人赚!”
耀阳犹豫着说道:“这不好吧?你毕竟是……”
我冷哼了一声道:“我是个屁啊!连2000万都要不出来的董事长!!就这么定了,我今天就去找杜诗阳,我不信她不感兴趣!”
杜诗阳还真的不感兴趣,皆因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酒店在附近,加上大型超商,根本就不需要和我们做这笔生意,况且她的资金也不宽裕。
我还真没有过四处漏风的的情况,钱少的时候,有钱的花法,可像现在这样,还真的是第一次,我要求人投资,而且我还真没什么信心。毕竟项目现在是停滞状态,还不知道后期投资到底是多少,才能竣工。
这边事情太没解决,细毛那头三天两头的要我过去看她们娘俩,我还真不是推脱,实在是没什么时间,忙的我都脚打后脑勺了,酒家装修,古镇要钱,还得天天躲着胜男,我是真没心情搭理她们,可一想到飞飞,觉得这孩子还是挺无辜的,就还是过来看看。
我到了小区,就看到春华蹲在路边的一个贴膜摊,正在和人聊着天,看我过来,只是点了点头,表示人在家里。
我敲了敲门,飞飞来开门的,我问了句:“妈妈呢?”
飞飞向里面指了指,然后乖乖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我看到细毛穿着一件薄纱睡衣,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电视,手上涂着指甲油,烟灰缸上还放着一支点着的烟。
细毛头都没抬,说道:“还以为你不管我们母子了呢?把我们接过来,就扔在这儿不管不顾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把烟灰缸上的烟,掐灭了,解释道:“这几天事情比较多,你有什么事吗,这么急着找我?”
盲少掠爱:律师老婆休想逃
细毛不悦地说道:“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你怎么说也是飞飞的父亲啊,不该关心一下他的上学问题吗?拱北小学我打听过了,要本地户口才能上学,不是本地户口的,得多花20万,人我已经找好了,是学校教务处的主任,说能帮办,你看怎么样?”
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師
我想了想问道:“你给飞飞上户口了吗?户口在哪儿啊?”
细毛顿了顿,说道:“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掏钱出来就好了!其他的事,我自己处理!”
我皱了皱眉道:“钱没问题,但总要把飞飞的户口落到珠海吧?再说了,你找的是什么人啊?靠不靠谱啊?别让人给骗了!”
细毛撇了撇嘴道:“放心吧!我看人比你准!现在这年代,还真没有敢收了钱不办事的!”
我轻笑道:“是吧?我就见得多了!钱,我明天转你卡里,需要我找人和你一起去吗?”
细毛摇着头道:“不需要!”
我点了点头,推开了飞飞的房门,看他正聚精会神地写着大字,一页纸就写一个字,还是歪歪扭扭的,握笔的姿势也十分的难看,就说道:“谁教你这么握笔的啊?这么握笔,字会写的很吃力的,而且啊,为什么你不写小点呢?”
飞飞疑惑地看着我问道:“为什么写小点呢?”
我笑了笑道:“写小点,不浪费纸啊!”
飞飞挠了挠头道:“纸很贵吗?”
我哎了一声道:“也不是!你看啊,我们的书本上的字,是不是一页纸要写很多的字啊?这样方便别人阅读啊!不然,我们根本就看不懂别人在写什么,一个字就得翻一页是不是啊?”
飞飞点了点头,又问道:“怎么样才可以写小点呢?”
我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个“飞”字,然后说道:“你只要把你的比划缩小一点就行了啊!另外,我教你怎样握笔!”
飞飞很听话,也很聪明,一教就会,写的虽然有点吃力,但上手还是很快,还很好学。
我好奇地问飞飞道:“以前没上过幼儿园吗?没人教你写过字吗?”
细毛倚在门口,涂着指甲油,抢着说道:“我那文化水平怎么教他啊?幼儿园倒是上了几天,就吵着要回家,不肯去了,我也没办法啊!”
我嗯了一声道:“也是难为你了!不过,这样的水平很难去上小学啊?现在的小学也要考试的!”
细毛哼了一声道:“有钱就行呗!我上小学那会儿,不也一样,一个字不会写,都是上了学才会的!”
我哎了一声道:“能一样吗?你那是什么年代,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别到时钱交了,考试通不过啊!”
细毛白了我一眼说道:“那怎么办?我是教不了他,你有时间,你教吧!”
我点了点头,拿起了飞飞的书包,刚刚打开,就被细毛一把抢了过去,慌张地说道:“看什么啊?什么都没有!明天我带他去买书和本!”
我皱了皱眉,看着书包里掉出来的一包白色的东西,细毛急忙捡了起来,匆匆地走出了房间,我再次拿起丢在地上的书包,用手向书包里面摸了摸,什么都没有。
我低声地问飞飞道:“妈妈,平时都在你书包里放什么东西啊?”
飞飞低着头不说话。
大唐沧澜 沧澜江
我加重了语气道:“小孩子一定要说实话,不可以隐瞒啊!”
飞飞喃喃道:“妈妈不让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妈妈只是说里面的东西很重要!谁也不能告诉!”
三國之烽火連城 秦王天策
我摸了摸飞飞的头,叫他专心练字,然后关上他的房门,走出客厅,看见细毛刚从洗手间里出来,再次恢复了神定自若的表情。
我指着细毛说道:“我不管你要干什么,钱我可以给你,就当弥补当年我的过失!但我警告你,你要是觉得我是个傻子,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可不再是当年那个傻乎乎,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孩了!下次,再让我在这个家里,看到那些东西,别说我不客气!你能戒就最好给我戒了,戒不了,我就找地方给你戒!”
细毛一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表情道:“你在说什么啊?刚刚那个不过是一包洗衣粉,我买东西太多,没地方放,回来忘了放卫生间了!”
我冷哼了一声道:“最好是你说的那样!”
说完,准备走人。
细毛不冷不热地说道:“好大的脾气啊?果然不同了,有钱了,气势都不一样了,吓得我半死!有本事,你就把我们扔大街上,我倒要看看,你堂堂万众集团董事长,能狠到什么程度?”
我转过头去,半眯着眼睛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狠到你想象不到!”细毛不自觉地向后退了退。
我关上了门,走了下去。
看到春华时,对着他问道:“她没接触什么人吧?”
春华摇着头回答道:“没有啊,这几天我都盯着呢!”
我想了想说道:“你看紧点,不对劲,这几天她一定接触过什么人!”
春华看着我说道:“老板,真没有!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干这个都多少年了!”
我嗯了一声说道:“你去和小安说,问问这附近有没卖那个的!”说完,把手背放在鼻子上,吸了一下。
春华马上明白了,问道:“问这个干嘛?不会是你?”
我瞪了他一眼道:“是个屁!问清楚了,看看有没卖给楼上这位?”
春华噢了一声,疑惑道:“不能吧,她不像啊!”
我瞥了他一眼说道:“让你做,你就做,还像不像的?还有啊,你是不是让人给发现了啊?你自己说不会,觉得自己本事挺大的,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别给我搞砸了!”
春华急忙点头称是。
我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就把这事和小黑说了一下,小黑只是淡淡地说,有时间他过去看一下。
我和耀阳这几天正为资金的事发愁呢,项目部也挤满了人,中字头施工方的老总,也亲自找了过来,本来想发发牢骚,可看到我也坐在经理办公室里,才没好意思开口,敲了敲门,我招手让他进来。
耀阳是一脸的不高兴道:“高总,你这儿一天三次地往我这儿跑,是担心我跑路啊?还是担心钱一到账,我不第一时间给你啊?”
絕對紅人
高总笑嘻嘻地看着我,我没有一点的笑脸,只是直直地盯着他看,看得他有点发毛。
高总递过两支烟,然后解释道:“张总,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混凝土和我要钱,钢筋和我要钱,班组快运转不动了,我这一睁眼就是一屁股债啊,原本上个月就该拨款的,到今天了,还没到账,我也是难啊!”
耀阳把他的烟扔在了桌子上,说道:“你难,我就不难了!前期进场,还没开工,你就和我哭穷了,我犹豫了一下没?是不是进场就给了2000万了,2000万打底,你都干了什么?基础都没给我打完呢?拖工期我就不说了,天灾人祸的事,谁也怨不上,我罚过你们一次没?说过你们一次没?这才几天功夫没见钱啊?你就跑我这儿闹来了。行啊,陈总,今天也在,你和他说吧,让他直接把我换掉,找个能及时给你钱的人上来!”
高总急忙摇着头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有难处啊!”
如果可以重來
等待奇跡 夢蝶1
我哎了一声道:“高总,你也别和我这儿哭穷了,怎么打算一分钱不出,就承揽整个工程下来啊?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公司有施工队伍的,可以自己干的,为什么还要找你们,不就是因为这些年,咱们两家一直合作的,你们技术也的确是过硬,可光拿技术就想赚钱啊?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啊?回去和你们公司说下,也垫点钱出来,回头给你算利息,还有啊,和那些分包商说下,该垫的就垫点,万众差过你们一分钱吗?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也别说我不讲理,是我们以前对你们太好了!你们呢,能垫就继续干,不能干,耽误我一天工期,我就清场换人,信的着我呢,就跟着干,信不着,等几天咱们就算账!”
高总也是压着心中的怒火,说道:“行!有您陈总的话在这儿,我就再挺一个月,一个月后,要是真看不见钱,我自己清场走人!”
耀阳不冷不热地说道:“好走不送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