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ank都市小说 全職國醫 愛下-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問題不大(三更)鑒賞-vzll1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夏师兄,您说实在不行请郭老,是不是因为方寒?”
边弘毅是对方寒没信心的。
其实这也正常,凡是没当面见过方寒本事的人,哪怕听说过方寒名气,遇到类似的情况,也不会对方寒产生信心。
边弘毅和之前很多人的想法一样,他承认方寒或许是天才,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可和老一辈名家比起来,肯定还是有差距的。
之前夏青群信誓旦旦,自己不行可以请汤于权,实在不行可以请郭文渊,边弘毅这会儿觉得夏青群请方寒应该就是给请郭文渊做准备的。
重生之贅婿神醫
外人请不动,自己的学生或许能请的动吧?
“方寒足够了。”
夏青群就站在别墅区门口的位置,看着远处车辆来的方向,心不在焉的回了边弘毅一句。
“方寒足够了?”
边弘毅一愣,这个足够是什么个意思?
边弘毅还打算再问几句呢,柴思耀来了。
“柴先生。”
边弘毅现在是相当心虚的。
紙婚厚愛,首席的秘密情人
盤古龍神
人往往就是这样,之前名气有多大,出了事就有多心虚。
像第一位医生,柴家现在已经不怎么理会了,名医出错要比小医生出错严重的多,这个时候边弘毅自然是觉得既愧疚又丢人的。
“既然是夏主任请来的专家,我陪夏主任一起等一等吧。”
夏青群只是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相比起边弘毅,夏青群倒是没太过心虚。
毕竟患者的病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和边弘毅最初治疗的情况不一样了,自己拿不动,没把握也没什么丢人的。
夢中騎士 雪落桑
而且夏青群还没用药,还没治疗,这个时候柴家也找不上夏青群。
有人或许觉得这种情况请人救场是坑人,其实不是,救场的人来了要先看情况,量力而为,有能力了帮忙,没能力不出手就完了,你看一看患者,难道还能看出责任来?
要是这样,夏青群也不敢随便请方寒了。
当然,要说救场一丁点损失没有那也不准确,救场这种事,存在能救和不能救两回事,能救自然是皆大欢喜,不能救,救场的医生名气太大的话,对自己的名气多少是有点影响的,这也是边弘毅请了不少人,很多人都不愿意来的原因之一。
夏青群能来,不管能不能帮忙,这个人情边弘毅都要记的。
这会儿已经下午六点多了,不过海亚市这边天黑的晚,依旧是大白天,这会儿相对来说也能凉快一些了,还有点风,站在这边等人倒也不感觉到热。
大概过了十五六分钟,一辆普通的尼桑开了过来,尼桑在夏青群几个人边上停下,车停稳,方寒这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车是酒店叫的车,档次自然不会太高,也就是寻常的滴滴跑车一类,并非酒店专属接送车。
方寒刚下车,夏青群就急忙迎了上去:“方医生,这次真是麻烦您了,这个时候还让您跑一趟。”
“夏主任客气了。”
方寒客气的笑了笑,道:“走吧,先看看患者。”
病情紧急,方寒也就不耽误,先看情况再说吧。
现在的方寒真的是已经有了罗元辰和周同辉等人那样的气质了,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显得很是随意,就好像一切皆在掌握。
不说还有系统做后盾,关键时候有模拟卡,就说方寒现在的水平,十一种宗师级技能在手,综合实力绝对是稳稳属于杏林第一人的水平了。
我的美女老板有点怪 酱鸡蛋
有着这种水准,方寒自然也就有着和他实力匹配的自信。
所以来之前方寒也没怎么问患者的情况,只是听夏青群说情况紧急,胎儿随时不保,方寒就火急火燎的来了,一路上也只是考虑着患者,考虑着胎儿,可以说方寒压根就没考虑自己解决不了这个情况。
换句话说,方寒要是都解决不了,哪怕是罗元辰和郭文渊来了,也不一定能有什么法子了。
传奇史诗·大虾正传
夏青群和方寒说着话,一起前来等人的柴思耀则是有些懵。
边弘毅还好一些,他毕竟是知道方寒的,刚才夏青群也说了,自己等的就是方寒,对边弘毅来说,他现在的冲击也就是电视上看到的和真人的差别,方寒真人要更帅气更年轻一些。
可柴思耀是真的懵了。
夏青群请的人是谁,柴思耀也猜测过,可能是江中市的某位名家,也可能是周边几个省份的,夏青群这个层次,认识一些名家医手很正常。
虽然没猜出是谁,可柴思耀一直觉得夏青群等的应该是一位六七十岁的宿老,他是万万没想到夏青群等的竟然是一位二十五六岁(很多人总是纠结这个年龄,看起来和实际肯定有差别)的小年轻。
柴思耀还在懵逼的时候,夏青群已经带着方寒走到了柴思耀面前。
“柴先生,这位是江州省中医医院的方寒方医生,方医生是郭文渊郭老的学生,同时也是今年部委评选的名医,和我也算是同学。”
其他的什么东东柴思耀没怎么在意,不过郭文渊的学生这个柴思耀还是注意到了,看在这一点上,柴思耀还是客气的伸出手:“方医生,麻烦了。”
“先看患者吧。”
方寒和柴思耀握了握手,依旧是刚才的话题。
“方医生请。”
柴思耀前面带路,方寒和夏青群跟在后面,边弘毅稍微慢了半步。
玲瓏曲笙歌 曾經的美好
原本夏青群其实还打算介绍一下边弘毅的,方寒一直说先看患者,夏青群也就没再在介绍上浪费时间,先看患者,等患者情况稳定了,再介绍不迟。
“方医生,患者的情况比较棘手。”
一边走,夏青群一边给方寒详细的说着情况,同时低声叮嘱:“要是您这边把握不大,那就作罢。”
夏青群原本想说切不可意气用事来的,想了想以方寒的名气,他给方寒这么说有些像是长辈给晚辈说话,不合适。
“我心中有数。”
方寒点了点头。
进了别墅,上了楼,患者就在楼上的房间。
以柴家这种财力,患者不住医院,在自己家瞧病是很正常的,病房还有专门的陪护,都是精通护理和医疗的,而且患者要是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柴家这边也能第一时间送患者去抢救或者治疗。
进了房间,方寒就看到患者挺着大肚子,靠坐在床上,显得相当无力,给人的感觉非常虚弱,虚弱中还带着烦躁,同时患者的眼睛也已经突出了眼眶,看上去非常吓人。
方寒走上前,先看了患者的舌苔,舌苔呈黄色,而且一半已经没有苔了。
看过舌苔,方寒这才给患者诊了脉,脉象洪数兼浮。
“是个热证,邪热内胜,问题不大。”
重生战世录 庭边水
检查过后,方寒直起身,显得很是随意,也很是轻松的道:“我开个方子,先抓药,吃上一剂,避免滑胎,明天我再来看情况。”
一边说,方寒还一边左右看了看:“有没有纸笔?”
边弘毅和柴思耀都懵了。
这会儿两人都觉得自己产生幻觉了。
这么严重的情况,边弘毅都快急疯了,先后给好几位认识的专家都打过电话,很多人一听都急忙找借口推脱了,夏青群虽然来了,可刚才看了情况,也不敢随便开方,方寒倒好,进了门,简单的检查了两下,嗯,问题不大,先吃一剂…….
好一个问题不大。
这问题要是都不算大,那自己这些年医岂不是白学了?
柴思耀也是差不多的心思。
边弘毅不行,请来了夏青群也不行,这已经让柴思耀的心情相当沉重了,毕竟生病的是他老婆,肚子里的是他儿子,结果来了小年轻,进了门很是随意的一看,问题不大?
倒是夏青群没觉得什么。
所谓难者不会,会者不难,这一点不仅仅是在医疗领域如此,在各行各业都是如此。
有时候在你眼中觉得很棘手的问题,在别人眼中不一定就棘手。
你让学渣做一道难题,绞尽脑汁做不出来,人家学霸过来一看,我去,这么简单。
这个难和简单本就是相对的,看对谁来说。
不会,不得其法,不入其门,那就是难,会,知道法子,那就是不难。
放在一两年前,方寒给患者治病,哪怕会,可能还要让夏青群指正一下,给夏青群点面子,那个时候他毕竟是新人,态度要有。
可现在,完全不需要了,方寒本就是夏青群请来救场的,能救场,那就意味着水平比夏青群高,这个房间,方寒就是水平最高的,就是权威,他自然也不需要找谁商量,找谁指正什么的,所以就显得很随意,颇有郭文渊罗元辰等人的风范。
进了门,嗯,问题不大。
“您好,纸笔。”
柴思耀和边弘毅还在懵,房间就有护理,已经急忙拿了纸笔到了方寒面前。
方寒接过纸笔,刷刷刷写了一个方子,一抬头,这才发现气氛不对。
“柴先生是不是还有什么疑惑?”
刚才的一切,方寒其实都是下意识的,可以说是很自然的动作,这会儿抬头看到柴思耀和边弘毅的表情,方寒倒是反应过来了,人家这是对自己不太信任?
;三更送到,求推荐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