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nee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 起點-第272章 掛在牛角上的死人看書-t853s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
今晚这个雨夜,注定不会平静。
就如这雨。
不来时风平浪静。
来时又急又猛。
就在晋安和老道士还在棺材里的赵平发做法事超度时,忽然,黑夜下传来一声巨大动静声。
咚!
像是重物踏地声音。
老道士看到摆放棺材的凳子腿摇晃了下,还以为棺材里的死人要诈尸了,一声惊叫,小兄弟不好,赵平发不吃我们这一套,他娘的今晚铁定要诈尸了!
老道士急吼吼喊完,抓起黄布法事桌上的一叠黄符点燃,然后扔进倒有三阳酒的土陶碗里,黄符混合三阳酒化为符水,老道士猛喝一口符水,噗的朝棺材里喷一口。
好家伙。
老道士这一口符水真多。
就是这赵平发今天也真够倒霉的,下个葬都不安生,频频遇到倒霉事,到晚上了还要被老道士冤枉喷了一口口水。
“老道,不是赵平发诈尸了,是外面,动静是从道观外传来的。”晋安无语看一眼老道士,并同情的看了眼棺材里好端端被老道士喷符水的赵平发尸体,这赵平发脾气真好,到这样都没诈尸去掐老道士。
“这动静传到道观里,还能有这么大动静,地面晃动,这动静绝对不小。”
“府城里哪里方向肯定有发生什么大事了。”
晋安放下手中纸钱。
轻松跃身上屋顶,眺高远望,但是雨夜连绵的府城里,黑黢黢一片,四周都是雨幕下的朦朦胧胧的建筑轮廓,再远些就只剩下漆黑一片。
倒是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还有地晃感,把一些还没熟睡的人惊醒,雨夜里看到一家家灯烛正零星不断亮起。
忽然。
晋安惊咦一声,雨夜里,有一个地方骤然亮起许多火把,把一个地方团团包围。
看那情形,就像是早已埋伏许久。
当看清那个方向是什么地方后,晋安目光里升起浓厚兴趣,他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地方可不就是那位屍解仙前辈遗留在人间的石牛方向吗?
咻!
就在晋安思索之际,一只响箭射向高空,然后当空炸开,如一轮白天旭日点亮夜空,异常的醒目。
这只响箭就像是一个信号,城池里,开始传来一大批军队的急行军踏步声。
黑魆魆的雨幕下,城门大开,一串串火光亮如火龙,照亮了黑夜,正从城外往城中一个方向快速聚集。
看那方向。
正是朝响箭所在的广场石牛去的。
晋安神色一动。
能在府城内这么明目张胆行事,能够轻松调动这么的人马行动的,不用想都知道,也只有驻扎在城外军营里的朝廷大军和都尉有这么大能力了。
“老道,都尉今晚好像有大行动,你跟削剑留在道观里守好赵平发尸体,免得这赵平发的尸体再生什么意外,我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晋安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身子在黑夜里快速闪跳,快速远去,才几个眨眼时间,人就消失在浓浓漆黑里。
随着越是接近广场,听到的动静越大。
禦妖師·逆世狐妃 涼水魚
看来白天有屠夫看到石牛活过来的事,衙门的普通衙役没引起重视,却引起了都尉的足够重视。
都尉这又是派人暗藏在广场石牛附近,又是早有预谋的紧急调动大军奔赴广场石牛,这摆明了就是冲着屍解仙前辈遗留在人间的石牛而去的。
因为晋安是走捷径,从屋顶上身影快速飞跃,所以他比城外驻军先一步赶到广场。
哗哗哗——
雨水冲刷地面,地上流开一大滩血水,滴滴答答,猩红血水混合着雨水滴落,在那尊高大威猛,气势磅礴苍凉,两人高的石牛尖尖牛角上,胸腔穿透的挂着一个仰面朝上的死人。
重生之寶瞳
那是名穿着普通老百姓麻布衣的半百老者,老者已经死透了,面露惊恐,像是生前看到了什么极其骇人的场景,把他吓得目光恐惧,死不瞑目的睁大两眼。
他的死相很惨,胸腔被穿透,心肺被石雕牛角撕裂,死后的他头颅和四肢无力下垂,肺泡里的空气跟鲜血顺着无力下垂的脑袋逆流,从嘴巴跟鼻腔里倒灌出泡沫样的血水,染红了麻布衣和地上的积水。
尸体脚下的地面,洒落了一大叠黄符符纸,十几根棺材钉,一枚道镜,一根金溜溜的铁棍。
好家伙。
晋安仔细一瞧那金溜溜的铁棍,这玩意居然是纯金打造的降魔棍,黄金能镇邪,自古僧人里就有在寺庙里供奉金佛辟邪的传承。
这么大一根黄金降魔棍,没个一二十斤,晋安敢把脑袋摘下来让广场石牛当泡眼儿踩。
晋安琢磨着,这降魔棍应该跟无头村金棺一样,都是外面镀金的镇邪法器。
毕竟,换了谁要真的抱着这么多黄金天天跑,还干啥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修行者,整天跟一些臭烘烘的尸体、阴祟、污秽打交道?整个苦行僧一样苦哈哈。
拿着这么多黄金在大城里购置几套大宅子养老,再买十几家铺子,买一千多良田,最后再娶个十房二十房老婆,天天有小美人小侍女香喷喷暖被窝的奢靡腐败生活他不香吗?
很显然。
眼前这名穿着打扮普通,故意不想引人注意的老者,是名隐藏在民间里的能人异士。
至于这人为什么大晚上出现在广场石牛这?
不用猜都知道。
肯定是奔着石牛来的。
晋安觉得,应该是白天有屠夫经过广场石牛,看到这尊石牛活过来的消息,不知道被谁泄露出去,从而引来了有心之人的窥觊。
连都尉都看出来些端倪,派人埋伏在附近,不可能别人就特别蠢笨,看不出来这石牛的端倪。
只不过……
看着倒挂在牛角上死不瞑目的尸体,这一幕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是都尉他们杀的?
还是…石牛真的活了过来?这石牛已经从石头的死物成了有灵的活物?
如果是后者的话……
联想到之前在道观里听到的重物踏地动静,晋安不由皱起眉头来。
随着洞天福地通道即将出世,各种幺蛾子都开始赶一块了。
……
……
此时的广场上好不热闹。
晋安看到了手举火把的几十号铁骑卫,团团围着石牛,目光扫过这些人,他还注意到了都尉。
而且在都尉身旁,还跟着两名熟悉背影。
婚有千千结
是那对很搞笑的哭丧人兄弟俩。
弟弟头戴尖长帽,写着“正在捉你”,手持哭丧棒。
哥哥头戴尖长帽,写着“你可来了”,手持打魂棒。
能在这里看到这对哭丧人兄弟,晋安丝毫不觉意外,这次那么多民间驱魔人响应府尹大人号召,下阴邑江平定龙王,本就是冲着加官进爵,进朝廷当官去的。
有的人喜欢潇洒自由,无拘无束。
也有人厌倦了四处奔波,就喜好当官,想改变命运,给子孙后代留份丰硕福荫。
也有人渴望大富大贵。
人各有志。
就好比晋安这次下阴邑江平龙王,是奔着那伙古董商人去的,他对当芝麻小官没啥兴趣。
“这对哭丧人兄弟的确有些本事,而且为人心地不坏,跟着都尉这么位视手下如手足,爱兵如子的都尉,倒也是个不错前程。”
晋安是真心祝福哭丧人兄弟跟着都尉这位好将军,前程似锦,当个大官。
唔。
就冲着老道士多次救过这对哭丧人兄弟。
以后他在府城混,也算是朝中有人的特权人士了,这么一想,晋安顿时乐了,改天让老道士给这对兄弟看看面相,官运如何。
滴答——
滴答——
尸体上的鲜血还在不断滴落。
地上的血水还在继续扩大。
随着身体里的血液流干,血水流速慢慢变慢,凝固,变成了缓慢滴落。
广场。
都尉拒绝了手下人递来的雨伞跟蓑衣,他淋着雨,负手站在石牛前,跟藏匿在远处的晋安一样,神色凝重的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石牛。
石牛还是那石牛。
姿势没有改变过。
王者魔妃 仟殿
就像是十几年来都不曾动过一样,保持着十几年如一日的姿势——
牛首微低,粗壮牛角微微倾斜仰天,前蹄抬起,像是身上正负重驮着什么东西,重若千钧,气势既磅礴又沧桑,悲凉,孤独。
石牛被石匠雕刻得栩栩如生,每一根腱子肌肉的纹理都清晰可见。
传神。
巧夺天工。
都尉淋着雨,面无表情的与眼前二人高石牛,四目对视…都说眼睛就是心理世界,眼神可以看穿一个人,他仿佛是想以此看穿眼前这石牛究竟是不是活物?
但这就是个不会动的死物。
始终没有动。
其实,眼前这个挂在牛角上的死人,并不是都尉出手杀死的,他甚至都没看到这人是怎么死的,埋伏在附近的手下也都没看到这人是怎么死的。
他坐镇后方,闭目养神,养精蓄锐,当他听到夜里响起的巨大动静,起身来到窗前时,就已经看到牛角上已经挂着个死人。
幻蝶之壹世傾城 纓落雪
问埋伏在窗边的其他手下,居然没有一人说得上来那人是怎么死的。
这么多双眼睛。
居然没有一人看到那人是怎么走进广场,是怎么接近石牛,又怎么死在了牛角上。
一切都太突然。
太离奇了。
误惹吸血鬼殿下 十六夜
透着远超普通人理解的诡谲跟怪诞。
“哥,都尉将军咋站着一动不动,在雨里跟一个死物干瞪眼?”此时,问题多多的哭丧人弟弟,悄悄问自己身旁的大哥。
哭丧人大哥瞪了眼自己弟弟:“咱们已经是官家身份的人了,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我们说话要有文化,要有内涵,不能再口无遮拦乱说话了。啥叫都尉将军在干瞪眼,说话没文化!”
“你没听过读书人常说的‘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鸣’这句话吗。”
“你以为都尉将军是在赏雨?错,其实都尉将军是在看石牛。你以为都尉将军是在看石牛?又大错特错,都尉将军看的不是石牛,而是在天人感应十几年前那位屍解仙失败了的散修仙人。”
“你以为这石牛为什么这么出名?出名的不是石牛,而是石牛背后所隐藏的仙人,这石牛有了仙人,所以才天下闻名。”
“?”
在雨中负手淋雨,瞪石牛瞪得有点眼睛发涩的都尉,脑门上青筋突突跳。
四周其他铁骑卫:“……”
哭丧人弟弟没有发现到身边其他人的气氛异样,两眼发亮的看着自己大哥,兴奋说道:“哥,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想告诉我,我们对着这石牛哭丧,就能哭出位屍解仙的仙人!”
凄凉的雨夜下。
开始响起阵阵凄凄惨惨戚戚的哭丧声。
大晚上哭得周围百姓心头发慌,晚上睡不着,男人吓得抱着婆娘暖被窝,没婆娘的男人憋着泡尿,身子越憋越冷。
禍世毒女 漫妖嬈
踏踏踏——
甲胄碰撞。
火把如一条长龙照亮夜空,一队队军纪森严的军队,终于从城外开拔到广场这边,杀气腾腾的把广场周边团团包围,兵器出鞘,严阵以待漆黑夜幕下的四周。
然后有领队的将士,下马来到都尉将军面前,因为隔着远,晋安未听清都尉与其对话内容,过不多久,那位将士走开后又回来,找来梯子爬上石牛搬尸体。
只是这尸体死死挂在牛角上,胸腔骨头跟牛角牢牢卡死住了,最后还是力气大的铁骑卫高手,几人练手去搬挂在牛角上的死人。
此时的晋安,盯着广场石牛方向,他很好奇,这石牛究竟会不会活过来伤人性命?
就在晋安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广场石牛方向时,蓦然!
晋安似察觉到什么,目光凝重一转,黑魆魆,阴冷的雨夜下,距他身旁二三丈外的另一座屋顶上,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多了一名书生。
书生出现得无声无息。
就跟突然出现的一样。
那书生文弱,长得面黄肌瘦,一开始晋安还以为这人是阴祟,可这人不怕他身上阳气,晋安在书生身上感应到了活人才有的阳气。
但这书生有点不对劲。
脸上肌肉,身上肌肉,正在以肉眼可见速度消瘦下去,身上三把阳火在快速削弱下去,晋安仔细一看才留意到,这书生的后背上趴着一团不知是什么正在蠕动的东西。
那是一张被剥皮下来的人皮人脸!
晋安目光一凛,但他想出手救那书生时已经迟了。
那书生本就不多的阳气,已经被其背后蠕动的蠕动人皮人脸给吸光最后一丁点的阳气,骨瘦如柴的暴毙而亡。
就在书生死去的时候,那团人皮人脸蠕动到书生脸上,人面替换掉书生五官。
书生被阴祟上身。
皮肉重新充盈的“复活”过来,阴气冲天。
他注意到晋安的目光,脖子僵硬的咔嚓咔嚓转过头来,已经被换脸的书生,朝晋安露出惨白牙齿的桀桀一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