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625火熱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175.分餐、讓梨與各懷鬼胎閲讀-aj3c9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血色牧羊人?!”看到身后追上来的那厮,playmaker和艾神情不约而同的严肃起来。
难缠的家伙出现了!(其实是因为无人机系列没出没法写……)
“快走!”
Playmaker与焚魂者转身就跑。
“血色牧羊人?”不灵梦抱着双臂,语气中有些凝重,“SOL公司雇佣的赏金猎人?一上来就调动秘密武器吗?看来这一次为了对付我们,SOL公司真的是志在必得。”
“那家伙可是超难缠的,不要被追上了!”
三道滑板,两前一后掠过天空,呼啸的风声和喧嚣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是playmaker!!”
“还有焚魂者!”
终于,下方有人看到了上方发生的追逐,在看到是playmaker之后,狂热的粉丝们欢呼起来。
仿佛只要playmaker出现,他们就有救了,就能一起冲进屏障之中。
大話秦始皇
“山本前辈!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鸽子与青蛙的组合再次出现在人群中,在下方直播着出现在大家面前的playmaker。
“都说了别叫我的名字!看看playmaker进去之后我们有没有机会跟进去。”
说完,青蛙对鸽子下达了命令,“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们跟上去……”
Playmaker与焚魂者的滑板与SOL公司设置的屏障刚一接触,就如同热刀切黄油一样飞快的熔出一个大洞。
紧跟着两人的身影带着各自的AI,一起消失在被熔开的通道中。
血色牧羊人紧随其后,却也不停留,而是发出了一道识别信号,身上也没有任何防护的东西,直接撞向了屏障。
屏障自动让出一条道路,血色牧羊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屏障缓缓愈合的笼罩之中。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下方的人虽然见到了playmaker与焚魂者冲进屏障,以及屏障为血色牧羊人打开一条通路,但是那屏障愈合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就像是一层水一样的薄膜,愈合的时间接近于零。
哪怕青蛙和鸽子紧紧地跟在后方,也没有办法随着playmaker他们瞬间突入。
当然,也有一些不怕死的,在咬咬牙之后就朝着屏障撞了上去,结果当然是当场封号。
“呀嘞呀嘞,”艾玛在下方看着三人冲进了屏障区域,摇了摇头,“速度还真快啊……”
哪怕自己早有准备也没能跟着冲进去,毕竟这个特殊程序是SOL公司下了血本造出来的。
随后艾玛嘻嘻一笑,拿出了另一个程序,自言自语道:“不过幸好,本小姐早有准备!”
“那家伙要追上来了!”焚魂者向身后看了一眼,不远处,血色牧羊人的身影越来越近。
Playmaker低头看了一眼滑板ꓹ 上面草薙设置的抵抗封号的程序依然在启动中,说明了屏障的范围还没有过去。
但是血牧那家伙靠近的这么快ꓹ 已经说明了问题。
“啧……”SOL那帮家伙,给血色牧羊人开启了权限吗?
“真是卑鄙啊!”艾很显然也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
“尽快飞出这片区域!”playmaker当机立断,在这里与血色牧羊人决斗的话ꓹ 很明显正中SOL公司的下怀。
“好!”
焚魂者也没有任何异议,两人脚下的滑板几乎是以临界状态飞行。
等飞出了被黑色屏障笼罩的区域ꓹ 前方的广阔空间让眼前为之一空。
抵消的程序随后撤去,playmaker和焚魂者的速度又再度加快。
“束手就擒吧!Playmaker!焚魂者!”血色牧羊人在后方喊道ꓹ “你们已经进入了SOL公司为你们精心布置的陷阱ꓹ 现在已经逃不掉了!”
“果然是陷阱吗?”焚魂者回头,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光束从身后飞来。
“小心!”不灵梦瞬间取得了滑板的操控权,操控着滑板向身侧轻轻一转,让焚魂者避开了从身后袭来的光束。
“哇去!”焚魂者惊魂未定,待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注意到那道光束的来源。
“真是卑鄙啊!”焚魂者大喊道ꓹ “假意劝降我们,趁机偷袭吗!?”
“切……”见到自己刚刚没能打中焚魂者ꓹ 血色牧羊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无耻ꓹ “怎么会呢?我可是真心实意想让你们停下来不要与SOL公司为敌!”
就在这时ꓹ 又有几道光束自血色牧羊人的掌心发出ꓹ 对着焚魂者袭去。
錯嫁:惹上霸道將軍
“小心!”
光束在焚魂者身后对撞,产生了剧烈的爆炸炸开了团团烟雾。
焚魂者自烟雾中飞出ꓹ 身形狼狈不堪ꓹ 还在那里兀自恼火ꓹ “唔,这家伙真是让人火大!”
“别和他纠缠!”playmaker说道ꓹ “他不是我们能应付的!”
“那家伙的卑鄙程度远超你想象啊,”艾喊道,“无论是决斗也好,决斗以外也好,所以我才会说他难缠……”
“但是这家伙紧紧的跟着我们,”焚魂者说道,“这样的话要怎么寻找水之伊格尼斯?”
听到焚魂者这么说,playmaker低下头似乎在想什么,忽然间他抬起头,速度忽然间慢了下来。
“帕斯已经过去了,所以我们必须加快速度才行。”
“playmaker?”
“我来对付这家伙!”playmaker说道,“你去找阿库娅!”
艾从决斗盘里跳出来,“拜托你了。”
情况紧急,焚魂者也顾不得许多,在明白了没有其他办法之后,焚魂者点点头,“我知道了!”
先婚後愛:我的市長大人
随后转身朝着地图上标记的地点飞去。
见到焚魂者离去,playmaker才彻底转过身,面对迎面而来的血色牧羊人,“决斗吧!血色牧羊人!”
艾也张开手臂作阻拦状,喊道:“别想从这里过!”
“嘿!”血色牧羊人低沉的笑了一声,忽然间身形绕着playmaker转了一圈,猛地朝焚魂者的方向追去。
“什么?!”无论是负责阻拦的playmaker还是已经飞远了的焚魂者同时大惊失色。
决斗邀请竟然被那家伙拒绝了?开什么玩笑!?这也是SOL公司给他的权限吗?
Playmaker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一咬牙转身朝着血牧的方向追了上去,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道影子忽然间出现在他面前。
神醫毒聖在都市 在路上的驢友
“谁要和你们决斗啊?”血色牧羊人笑了起来,“别傻了,和你们决斗的,另有其人。”
Playmaker愕然的看着面前的马头人身的怪异形象,脑子顿时嗡的一声炸响。
“是你……”稻草人的假身?
“稻草人!?”不灵梦一脸的难以置信。
“稻草人?”焚魂者眨了眨眼睛,随后目瞪口呆,“怎么可能?”
那个搞笑一样的形象,要怎么和那个白色风帽一身一丝不苟的白色研究院士袍的强大决斗者联系起来?
“那是稻草人曾用的形象!”不灵梦说道,“他们都曾经用过相同的卡组,所以毫无疑问,那个马头人就是稻草人本人!”
“唏律律律律律律……”马头人甩了甩自己的马头,“好久不见了!Playmaker!我的名字是吃草人。”
異界機器人軍隊 風中淚
“……”playmaker沉默。
“明明你就是稻草人!”艾大声说道,“敢不敢用原本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
“唏律律……决斗了!Playmaker!!”
“能不能不要用那个腔调和我们说话!!?”
Playmaker没有艾这么冲动,而是冷静的对“吃草人”说道:“我们现在还有急事,决斗的话能不能以后再说?”
“唏律律……不可能的,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阻碍你们办事!唏律律……”
“啊啊啊啊!!!Playmaker大人!这家伙还是不要和他纠缠了吧!快去追血牧……”
然而下一秒,决斗挑战被强制接受,两人的决斗盘亮了起来。
“你,”playmaker看着“吃草人”,与那两只瞪得像电灯泡一样的马眼睛对视,“被SOL公司收买了吗?”
“唏律律律律律律!!!!”
紅雨傘下的謊言
“快走!”不灵梦看着身后追来的血色牧羊人,“playmaker被吃草人缠住了!看起来对方也被SOL公司收买了!”
不灵梦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接受了“吃草人”这个古怪的名字。
“为什么!?”焚魂者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什么稻草人那么强大的决斗者也会被SOL公司所收买!?”
“因为是人类吧,”不灵梦回答道,“因为是人类,所以也有着自己在意的东西,那就不可能不会被收买……小心!血色牧羊人过来了!”
庶女的錦繡田園 沐櫻雪
焚魂者感受到了来自深厚的灼热光线,脸色大变,急忙操控着滑板躲开,然而那些光束再度在空中拐了个弯,在焚魂者不远处相撞。
“轰!”“哇啊!!!”
剧烈的爆炸让焚魂者身上挂了彩。
没等焚魂者喘匀气,紧接着又是数道光线飞来,从身后、身侧、身旁不停的炸裂。
焚魂者在爆炸声之中感觉自己像是被猫戏弄的老鼠一般,这种憋屈感令他愤怒,然而每当他想转身向对手发起决斗挑战的时候,一大堆飘过来的光线和爆炸顿时将这些话塞回了他肚子里。
“那家伙根本没打算和我决斗吗?”
“你还想和他决斗吗?”不灵梦抱着手臂,“那个前汉诺骑士已经去找阿库娅了,这种情况下,难道不是应该去找阿库娅吗?”
“可是继续和他纠缠下去的话是没办法找阿库娅的,”焚魂者摇了摇头,紧跟着身旁的爆炸又让他咬紧了牙关,“必须摆脱他才行!”
“那就停下来和他决斗吧。”不灵梦接着说道。
“诶?”
“我以为你在逃亡的过程中失去了和他对决的勇气,我很欣慰,比起阿库娅,我更希望你能走出阴影有所成长。”不灵梦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傲娇。
“不灵梦……”
“好了,”不灵梦抱着手臂,看着延爆炸追上来的血色牧羊人,“是时候告诉他,焚魂者的强大之处了。”
在短暂的惊喜之后,焚魂者猛地点点头,“好嘞!!”
滑板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圆环,焚魂者转身朝着血色牧羊人的方向飞去,“血色牧羊人!!”
血色牧羊人对于此刻焚魂者的表现似乎全在意料之中,然而面对焚魂者的挑战,他只是低下头,微微的笑了一声。
“哼哼……”
忽然间一个扭身,滑板同样在天空中打过一个回旋,躲过了焚魂者的正面撞击。
攻击扑了个空,焚魂者愕然的扭头,“什么!?”
“蠢货!”血色牧羊人在笑,“连playmaker的决斗邀请我都没有接受,你又凭什么确信我会接受你的!?”
血色牧羊人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更前方飞去,甚至连身后焚魂者逐渐变黑的脸色都没有心情去看。
“你这混蛋,竟然把我当傻子耍!?”
焚魂者急忙转身朝着血色牧羊人追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影子忽然间从追来,拦在了焚魂者面前。
那是一条乘着滑板的银色哈士奇,带着红色的围巾,就以这样莫名神秘的方式登场。
焚魂者:“……”
“又是稻草人?”不灵梦一脸懵逼,回头看看playmaker那里,吃草人依然在坚持不懈的盯着playmaker。
“RUA!别想从这里过!RUA!”
“稻草人的话,能用自己的名字和形象吗?”焚魂者汗颜。
然而下一秒,决斗邀请被强制接受,两人的决斗盘打开。
银色的围巾哈士奇侧着脸说道,“我的名字是生草人!RUA!”
不灵梦盯着围巾狗看了一会儿,确定对方脑子没问题之后,点头,“这家伙应该只是单纯的不想和我们说话。”
“RUA!”
“你还同意了啊!?”焚魂者痛苦的吐槽完,心里极度崩溃,“这样下去要怎么去救水之伊格尼斯啊!?”
“重要的是,这个人到底是谁,”不灵梦满脸严肃的盯着围巾狗看,然而他却看不出围巾狗与稻草人有任何相似之处,“还要等决斗开始之后才能确定他的身份吗?”
稻草人难道有同伙?
难不成,吃草人、生草人和稻草人不是一个人?
“没准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不灵梦说道,“焚魂者,尽快打败他然后去追血色牧羊人!”
“但是这个时候决斗的话水之伊格尼斯那边要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窈窕身影忽然间越过了焚魂者和围巾狗,朝着血色牧羊人的方向追了上去,“拦住血色牧羊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wink~~~~)”
“ghost girl!”焚魂者与不灵梦同时冷汗直冒,“为什么她会突然出现!?”
Playmaker这一方早就知道了SOL公司已经雇佣了ghost girl,虽然对方立场不明晰,但是无论是焚魂者还是不灵梦都下意识的将ghost girl当做敌对势力。
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playmaker对幻变骚灵的评价。
太过于危险了!
“恐怕让GG去追水之伊格尼斯也和SOL公司去追的情况差不多吧?一样令人感到不妙。”不灵梦说道。
“……”焚魂者无言以对,“现在只能先面对面打败这个生草人……”
……
“艾玛吗?”血色牧羊人看着身后追来的艾玛,心情忽然间复杂了起来,是停下来阻止她,还是继续向前?
和SOL公司合作不是什么好事,自己这个妹妹似乎陷得太深了。
正在朝前方飞行的艾玛忽然间发现有一道闪光朝自己飞来。
急忙转身躲过了那道飞来的光线。
“血色牧羊人!”艾玛看向面前的血色牧羊人,“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的指令是待命,你应该没有接到进来的命令才是,”血色牧羊人说道,“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
“哪怕没有接到命令,作为宝藏猎人的直觉当然不可能放过伊格尼斯这么好的东西。”艾玛的回答让血色牧羊人的脸色沉了下来。
“离开这里,”血色牧羊人说道,“我可以当你没有来过。”
看到血牧得态度,艾玛反而感兴趣起来,眯起眼睛说道:“看起来你并不希望有其他人去捉伊格尼斯呢,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和你没有关系。”
“啊,确实……”艾玛回答道,“恐怕,就算是你也没有抱着将伊格尼斯交给SOL公司的打算吧?”
“……”
“你想做什么呢?”
“他在想什么,应该和你无关。”忽然间,稻草人的声音从血牧的身后响起。
血牧转身,却看到……一只踩着咸鱼冲浪板的咸鱼出现在他身后。
“!?”
“你们好,”咸鱼举起了鱼鳍,“我的名字是大草人。”
“……”明明是稻草人的声音能不能不要装蒜了!?

Comments are closed.